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RSS Feed
茅山后裔全集 茅山后裔1传国玉玺 茅山后裔2兰亭集序 茅山后裔3将门虎子 茅山后裔4不死传说 收藏本站
 茅山后裔5建文迷踪 茅山后裔6太平邪云 茅山后裔7大道归元 鬼灵报告之清微驭邪录 茅山宗师 屌丝道士 茅山遗秘
 茅山道士之灵异笔记 茅山鬼道 茅山鬼道之尸道

第三十六章 答谢之宴

大力金刚掌     发布时间:2013-09-25

鬼灵报告1第三十六章 答谢之宴

  “死…死了?”钟鬼灵也是一愣,“我靠,怎么这么快?”
       “交通事故,就在附近…”周五金半身不遂般的猫腰捡起了手机,“喂…我是…她男朋友…什么?哪里…?好的,我马上就到…”

  挂上电话,周五金脸色发青两眼无神呼吸急促,看样子像是要犯哮喘,“周先生,你没事吧…?”钟鬼灵下意识的抓住了周五金的手腕子,号了号脉,脉象虽急,但却不像要犯哮喘,貌似只是血压暂时升高而已…
    “电话是交通队打来的…”周五金缓了缓神,“出事地点就在附近…她开车和一辆大货车撞上了,而且严重超载,司机已经跑了…他们让我去认尸…”
  “唉…没想到这么快…”钟鬼灵摇了摇头。
  “钟大师,她…”周五金似乎欲言又止,“她这么晚到这附近干嘛?莫非她真的像你所说的…”
  “这个要问她自己了…”钟鬼灵也无奈了,这俨然已经是明摆着的事了,怎么这个猪头还不明白?“周先生,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跟你一起去一趟…”
  “我…也去…”还没等周五金说话,周小曼忽然把脑袋从被子里露了出来,“爸爸,你有女朋友?”
  “这…”周小曼这么一问,周五金顿时楞在了当场,“小曼,你听我解释…”
  “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周小曼的眼神中似乎透出了一丝恨意,“我知道,你一直认为我是多余的…就像我妈妈一样…对不对?”
  “我…我就…我…唉…!!”周五金的脸色忽青忽白,急得都带了哭腔了,“小曼啊,这件事爸回头给你好好解释行不行?”说实在的,连钟鬼灵都有点看不下去了,可怜天下父母心啊,平心而论,在自己这个外人看来,这周五金对这个周小曼确实是不错,闺女出事,单凭当爹的这股子着急劲就能看出来的确是从心眼里的心疼,而这个周小曼也确实有点偏激了,看自己老爹一把年纪了,为了你的事一宿没合眼,眼圈黑的跟熊猫差不多,脸色比你这个着过道的还难看,非但不心疼,还在这火上浇油,生你养你给你钱花供你上学,倒欠了你了?
  “周小姐!”钟鬼灵一脸的凝重,俨然一副压抑怒火的样子,一改了刚才的潇洒姿态,“你男朋友死了,看把你难过成这样!昨天晚上你失去意识,你爸豁出自己的性命救你,你知不知道!?”
  这句话一出,周五金也是一愣,支吾了半天想似乎是想“辩解”,“钟大师,我…什么时候…”
  “真他妈的猪头,我在这替你编瞎话你倒是配合一下啊!”钟鬼灵真是彻底服了,脚底下偷偷的踩了踩周五金的脚,周五金似乎也明白过来了,赶忙点头哈腰的迎合。
  “你四岁的时候你妈就死了!你爸一个人养了你十六年!你当你爸是和尚啊?啊!?盼星星盼月亮把你盼回来,你反倒把他轰出去自己跟一帮朋友在家聚会,还怪你爸不管你!?你给他机会了吗?你一天到晚口口声声什么没有爱没有温暖,你想过你爸没有?嗯?他的爱在哪!?他的温暖在哪!?啊!?我忍你很久了我告诉你…”钟鬼灵的语气越发的强烈,“你在这趟了一宿连晕带睡的,还输了两瓶葡萄糖,你爸从昨天到现在什么都没吃,还熬了一宿夜!这都是为你!你呢?醒过来第一件事不说问问你爸有没有事,反而跟审臭贼一样质问他?他有高血压你知道不知道!?”说罢钟鬼灵一把拎起了周五金的手腕子。
  钟鬼灵这么一说,周五金倒真把这些年来的苦辣辛酸都想起来了,鼻子尖一酸眼圈还真红了,一股子眼泪在眼眶里打起了转。
  “你就继续闹吧!给你那帮朋友尽孝去吧!”钟鬼灵假模假式的转身出门,“周先生,你找基金会退钱吧!就说我不干了!我不为这种不孝之子服务!”临出门前,钟鬼灵偷眼观察周小曼,一脸的茫然,两行眼泪正哗哗的往下流,评电视剧里学来的经验,但凡女孩子出现这种表情,八成应该是被击溃了…
  “哎…钟大师…”周五金抹了把眼泪赶忙追出了门,“你别走啊…”
  “我不干了…你们另请高明吧!”出了门,钟鬼灵一边嚷嚷一边同刚追出来的周五金挤眉弄眼,“除非她 跟你道歉!”
  “我不用她道歉,你就当她已经道过歉了怎么样?”看钟鬼灵挤眉弄眼的表情,周五金此刻也明白了什么意思,假模假式的往楼下追,边追边回头看上面的动静。
  “爸爸…”此刻屋里忽然传出周小曼夹带着哭腔的叫喊声,“对不起…”
  “嘿嘿…要的就是这个效果…”钟鬼灵微微一笑,“伟大的思想家教育家钟鬼灵同志就子女教育课题方面取得历史性突破…”
  “钟大师…谢谢啊…”周五金压低了声音,一脸的感激。
  跑步开回了周五金的大奔之后,钟鬼灵开车载着周氏父女直奔殡仪馆,边开车,钟鬼灵边用余光观察反光镜,只见周小曼坐在后排一直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不时的抿嘴。“莫非我刚才的正义形象打动她了?这丫头看上我了?”钟鬼灵不停的胡思乱想,“不行…这丫头脾气太怪,真跟她搞会被欺负死的…”
  停尸房内,周五金一眼便认出了死者正是江玲…
  “今天早晨,几个过往农民发现路边水沟里趴着一辆车,鼻子都撞平了,便报了警…”办完手续后,几人马不停蹄又到交管局找到了负责现场处理的刘警官,“肇事车是一辆解放平头柴,河北车,三年前就该报废了,荷载八吨,实载二十二吨,出事的时候这辆车在逆行线,属于严重违章,司机已经跑了,我们正在跟河北方面联系…”刘警官摇了摇头,“经过现场勘查,江小姐的车基本上已经报废了,解放平头柴超载了三倍,时速不会超过五十公里,从现场判断,江小姐的车速至少在一百五十公里以上,也存在违章…”
  “大半夜的,她跑那里去干嘛?”从交管局出来后,周五金虽说神情沮丧,但也是疑心重重,“钟大师,莫非真像你说的那样…?
  “玩火自焚…”钟鬼灵不禁摇了摇头,“周先生,如果你到现在还不信,我可以带你去现场看看…”
  “现场?什么现场?”周五金一愣。
  “离位”在八卦中代表正南,周五金所居住的别墅区,进小区的门是开在西南方向,正南方与“艮位”也就是东北方向一样,也是野地,三人在野草中走了不到二百米,便看见了一滩烧过的纸灰,四周的野草已经被拔掉了。八根手指粗细的细钢筋均匀的插在纸灰周围的土里,露出地面的部分大概有三四厘米。
  “这是什么…?”钟鬼灵蹲下身子拔出了钢筋。
  “钟大师…这…这是干什么的?给死人烧纸的?”周五金不解,而周小曼也学着钟鬼灵的样子拔出了钢筋。
  “别动这个!”钟鬼灵赶忙把钢筋从周小曼手里夺了过来,这一嗓子把周小曼也下了一跳,赶忙躲到了周五金的身后,低头抿嘴看着钟鬼灵。
  “我是害怕这个东西不干净…”钟鬼灵叹了口气,“周先生,这里距离交警形容的事发地点不超过三公里,莫非你还是不信?”
  “唉!”周五金一拍大腿,“我到底哪点对不起她!?要这么对我!钟大师,这个是干什么用的?”
  “不知道…”钟鬼灵顺着插钢筋的地方往下挖了几下,似乎没什么异常,“这不是道术,像是一些民间的东西…周先生,不管怎么说,据我所知,昨天晚上的东西绝不是什么善类,换作是我都摆弄不起,以前我身上也有个类似的东西,是我师傅用十年时间替我化解的,见到我师傅之前,我身上还有个量级差不多的玩意一直保着我,否则就凭我,早八辈子就挂了,根本扛不到我师傅出现,江玲冒然招这么个东西出来,应该也是很冒险的,可以说是破釜沉舟的招数,自从那个大夫身上的东西被我吓跑以后,她对于我的能耐也应该有了底,所以才会冒如此大的风险招来这个,没想到那个神秘女人暗中帮了我一把…唉!周先生,这个江玲的底细恐怕没您所知道的那么简单…”钟鬼灵站起身,“不过说一千道一万,她现在也已经死了,以后希望您交朋友谨慎一点…”
  “我总是听您说什么投胎不投胎的…”回到别墅,周五金若有所思,“她能不能投胎?”
  “理论上讲…不可能…至少近期不能…”钟鬼灵摇了摇头,“按佛教的说法,渎神戏鬼属大忌,死后必入金刚地狱,永世不得超生,道术也有类似的看法,民国时期有个叫唐海琼的道士发明过一种方法也可以驭鬼,但那是利用鬼本身的一些习性加以诱导而已,算不上真正的驭鬼,也不会折寿,但江铃用的不是道术,很可能是一些民间的硬碰硬的驭鬼术,真是这样的话,死后怨气会大的没边啊,建议您在山里给她买一块墓地,如果能占据正阳之位的话,过个千八百年没准能投胎…”
  “千八百年!?不是说能超度么?”周五金一皱眉,“那她会不会来找什么麻烦?”
  “不是所有人都能超度的…”钟鬼灵冷冷一哼,“找麻烦的事您不用担心…就算找也找不到您…”
    “那会找谁?”
  “谁害她她找谁…”钟鬼灵微微一笑,“鬼是没那么多心眼的,不是有个肇事逃逸的司机么?我要是那个司机,当场自杀都比逃逸来的痛快…今后有他受的喽…”
  “那我四个哥哥和我父亲的死…”周五金似乎仍然心有余悸。
  “应该就是她干的…这种东西不是人人都会…”钟鬼灵一笑,“现在警报可以解除了…”
  知道了一切一切的真相以后,周五金心里的一块石头算是放下了,当晚在天府老妈定了个包间非要摆答谢宴,偌大一张桌子N十几个菜,却只坐了五个人,除了钟鬼灵和周氏父女外,当然还有小吕和另外一个手下。
  “能告诉我你的QQ号么?”饭桌上,周小曼偷偷问钟鬼灵。
  “哎?我没有QQ号…”钟鬼灵真是后悔透了当初为什么没申请一个,美女找男生问QQ号,这可是古往今来头一回啊…
  “你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看钟鬼灵摇头,周小曼似乎有点不信。
  “说哪去了?我能生你什么气?”钟鬼灵放下酒杯,“我平时忙的很,真没时间上网啊…”
  “那能把你的手机号告诉我么?”周小曼仍不死心。
  “这个没问题…”钟鬼灵吧手机号说了一遍。
  “我打一个电话你别接…”周小曼掏出手机当场就要拨。
  “别…!!!”钟鬼灵一口酒差点本在对面小吕的脸上,自己那个新石器时代的化石手机要让周小曼看见,别说是看见,哪怕是铃声被听见,那一直以来建立的高大形象就算彻底毁了…宁肯让她看见自己裸体也不能让她看见自己手机啊…“我手机没电了…等会我回家,你晚会儿打给我…”
  “嗯…!”周小曼微微一笑,“那说定了,不许关机哦…”
  “好,肯定不关机…”钟鬼灵一颗跳动的心刚刚恢复平静,只听口袋里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这种五年前已经被淘汰了的单音节铃声就好比一股阴气一样,让钟鬼灵瞬间找回了头天晚上几乎被冤孽冲身的感觉,浑身上下从脚脖子一只凉到了后脑勺…  “他妈的…早不打晚不打,偏赶现在打…”钟鬼灵看了一眼周小曼,尴尬的掏出了手机,021打头的固定电话,上海的号码。
  “你不是说手机没电了么?”周小曼一脸的委屈,似乎很在意别人骗自己,“你就是骗我…”
  “真没电了…真没电了…”钟鬼灵也顾不得别的了,掏出手机让周小曼看屏幕,丢人总比被误会强啊,只见黑白的手机屏幕上,显示电量的电池格已经空了,电池的轮廓正在闪烁报警,“今天下午就报警了,我以为自动关机了,没想到还挺着呢…嘿嘿,我手机坏了拿去修了,售后服务给了我这么个手机备用…”钟鬼灵关键时刻不忘替自己的面子开脱…

下一篇:
点此回到茅山后裔首页
上一篇:

发表评论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