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RSS Feed
茅山后裔全集 茅山后裔1传国玉玺 茅山后裔2兰亭集序 茅山后裔3将门虎子 茅山后裔4不死传说 收藏本站
 茅山后裔5建文迷踪 茅山后裔6太平邪云 茅山后裔7大道归元 鬼灵报告之清微驭邪录 茅山宗师 屌丝道士 茅山遗秘
 茅山道士之灵异笔记 茅山鬼道 茅山鬼道之尸道

第六十三章 神秘失踪的老者

大力金刚掌     发布时间:2013-10-03

鬼灵报告(清微驭邪录)全集1第六十三章 神秘失踪的老者

  “我后头呢…?”钟鬼灵诡异一笑。“你…你到底是干什么的?”此刻,李文岗的脑门子上也见了汗了。
  “李大哥,有些细节,从传统的眼光看,往往很容易被人忽略,但如果你相信了一些东西的存在,站在这个立场上再去回忆的话,可能会发现很多新的线索!”钟鬼灵压低了声音,“如果你真的想写出一本好书的话,最好能重新回忆一下,你父亲都说过什么,写过什么!”“钟兄弟…刚才那个到底是什么?”李文岗并没直接回答钟鬼灵的问题,“莫非不是我的幻觉?”
  “首先,你得相信,有些东西在世界上是的确存在的…”钟鬼灵同样没直接回答李文岗的问题,“你刚才看见的的确不是你的幻觉!”“那…那是什么?难道真的有鬼?”李文岗似乎还想刨根问底。
  “是什么并不重要…但你要相信,有些东西确实存在!”钟鬼灵也懒得跟李文岗解释自己身上这个“十世哀煞”的来头了,“令尊所执行的任务是日本军部的最高机密,军方肯定不会大张旗鼓的派大批军队保护,所以我怀疑,保护令尊的,不只是人!”
  “难怪…”李文岗两眼发直若有所思,“原来是这样…”“难怪什么?”钟鬼灵赶忙追问。
  “我父亲有日记!类似于幻觉、恶梦的事情有很多记录!但确实被我忽略掉了,我以为那是他心理压力过大所致…”李文岗道,“日记里他经常提到一个叫川子的女人,好像是个女特攻!我父亲觉得这个人很奇怪!”
  “光子?女特工?”钟鬼灵一愣,“怎么个奇怪法?”“父亲说这个人从头到尾没说过一句话,而且…而且身上从来不带枪!”
  “莫非…是她?”钟鬼灵冷冷一哼,都说女的狠起来比男人狠十倍,莫非这个人就是后来的江玲?
  就在这时候,只听病房的门砰的一下就被推开了,几个大夫气势汹汹的进了病房,“怎么回事!?”只见为首的大夫满脸的麻子,后面跟着的大夫个个也是杀气腾腾,“刚才谁喊的!?”
  “没事…没事…刚才我想翻个身,碰着伤口了…”李文岗还挺会说话,“对了王大夫,这位就是给我接骨的人,钟鬼灵!这是我的主治大夫,王新儒王大夫!”“你?”王新儒看了看钟鬼灵,似乎不大相信,“小伙子,骨头你接的?”
  “是啊,原来您就是王神医啊,我刚到宁武的时候,就听宾馆的服务员提过您的大名,说宁武没有王大夫看不好的病,没想到能在这见到您!”钟鬼灵的马屁来得简直比嘴里分泌唾沫的速度都快,“当初之所以把李大哥往这送,也是冲着您的大名来的,本来打算跟李大哥说两句话就去拜访您的…”说句实话,这一串马屁把周小曼都听出了一身鸡皮疙瘩,跟宾馆服务员说过话是不假,啥时候提过这个王新儒的事啊…
  “哦?是吗?过奖过奖!什么神医不神医的…”还没等钟鬼灵说完,王新儒就找不着北了,冲着身后的人一摆手,连头都没回,“没事了,你们回去吧,我跟这位小兄弟好好聊聊…对了,小兄弟,你这接骨的本事,从哪学的?”
  “哦,我师傅教的,对了王神医,跟您打听个事,我听说咱们医院以前治过一个食物中毒的老头,后来在咱们医院失踪了…”“哦,老郁头啊,让毒蘑菇给毒傻了…”王新儒一脸堆笑,“那个老头子…”刚想往下说,王新儒脸色猛然一变,瞬而一脸的警惕,“你问这个干吗!?”
  “厄…我就是问问…”钟鬼灵也是一愣,没想到这个王新儒这么大反应,“华家新村的陈老爷子托我打听的…他说这个人失踪后曾经在他们村出现过…”“陈老爷子?”王新儒眉头一皱微微点了点头,“那他干吗不自己来!?”
  “事情是这样的…”钟鬼灵一个劲的编,“我呢,是一家杂志社的记者,像写点抗战题材的文章发表,听王老爷子说那个老人曾经是抗战老兵,但失踪了,所以想跟您打听一下…”
  “记者?记者证给我看看!”看来这王新儒警惕性还挺高。“这里…”正当钟鬼灵没辙的时候,李文岗忽然拉开了床头柜的抽屉,拿出钱包后掏出了自己的记者证,“钟兄弟是记者,我们以前是同事,后来我跳槽去了别的社…”
  “哦…”王新儒点了点头,“记者同志,你写文章弘扬抗战精神的出发点是好的,但你也得动脑子好好想想啊,老郁头住院那阵子就六十多岁了,现在这事已经过了二十多年,就算他没失踪,差不多也该走了啊…”
  “是,是,所以我想问问您,他家人怎么联系…还有就是,您说的毒傻了,是怎么回事。”钟鬼灵满脸堆笑点头哈腰,背地里冲着李文岗一个劲的竖大拇指…
  “当年这个事可是闹的满城风雨的…”王新儒叹了口气,“我师傅就因为这个事受的处分,当时的钱院长也受了处分,但是…唉!谁能想到呢…”
  二十多年前,文革刚刚结束不久,当时的宁武县工人医院还只是个卫生院,有一天忽然送来一个老人,姓郁,说是食物中毒了,但症状不是很严重,虽说出现了昏迷的症状,但一切生理特征都很正常,包括老人的家人也很奇怪,儿媳妇从市场上买的蘑菇,全家人都吃了,症状最严重的也只是有些头晕恶心,不知道为什么只有老人反应如此严重。
  当时整个卫生院只有六个医生,王新儒的师傅郭成就是当时的主治医师,鉴于老人有间歇性休克的症状,所以让老人住院观察两天,没想到到了第二天早晨,郁老汉的儿子却忽然跑到值班室大闹,说自己的父亲不见了,(全文字小说阅读尽在拾陆K文学网)起初医生并没当回事,觉得老人有可能是康复以后自己出去溜达了,后来听说这老郁头半身不遂,一个人下不了地的事后才觉得事情有蹊跷,遂发动全院的职工家属外出寻找,不但给公安局打了电话,还在报纸上登了寻人启事,但却始终没找到老郁头的去向。
  “听我师傅说,当天晚上老郁头好像醒了一次,问旁边的人现在是几月,我师傅就告诉他了,之后又问是哪年,我师傅说是八零年,再之后,他就问,是不是民国八十年,我师傅以为他有老年痴呆,就没回答他,结果第二天人就不见了,当天晚上他儿子就在屋里守着,后来趴在床上睡着了,等醒过来人就不见了…”王新儒撇着嘴摇了摇头,“那会人都没啥法律意识,人丢了也就丢了,家里人闹了两天,后来组织上派人去做工作,又在县城给他家儿媳妇安排了工作,这事也就不了了之了,要放在现在,这篓子可就捅大了…”
  “没错了…!”钟鬼灵点了点头,“您知不知道他家人怎么联系?”“这…我就知道他儿媳妇叫兰金凤,应该还在县里上班,其他的就不知道了,你自己去打听吧…”王新儒道,“可别说是我告诉你的…!对了,小兄弟,你这个接骨的本事…敢问你师傅是专门接骨的?”
  “我师傅早就死了…,我这辈子只接过两次骨,一次是给我自己,一次是给他…!”钟鬼灵站起身,指着李文岗笑了笑,“李大哥,我先告辞,明天来接你出院…”
  “出院?”李文岗看了看胳膊上的夹板,一脸的后怕,“出院去哪?”“带我看看你老爷子的日记啊…”钟鬼灵一脸的坏笑,拉起周小曼便出了病房…
  宁武县百藤超市。
  这里曾经是县电影院所在,后来被人承包口开了超市,兰金凤以前就在电影院买票,电影院被承包后便成了收银员。钟鬼灵则继续以记者的身份找到了兰金凤,好在这个兰金凤可比王新儒好糊弄的多,听说有记者愿意出面帮忙寻找父亲的下落,也没要求看什么记者证,而是从家里拿了张老人失踪前的照片交给了钟鬼灵,从兰金凤口中得知,失踪的老者叫郁爱国,解放前当过民兵,虽然没参过军,但确实也打过鬼子。
  “莫非,此人就是贺掌石?”拿着老郁头的照片,钟鬼灵暗自点头,此次宁武之行,虽说没找到决定性的线索,但至少解开了不少谜团,首先,周五金的小情人江玲,就是子午阵里出去的人,看来子午阵里圈着的除了大岛明之介和杀他的那个神秘人之外,很可能还有日本方面一些奇能异类的魂魄,而且此人很可能隐瞒了真实年龄,以老郁头失踪为参照的话,这个江玲至多只有二十七八岁;再者,梨花行动所针对的对象——大岛少佐中国之行的目的摸清了——这是二战期间日本核弹计划“仁方案”的重要组成部分;再其次就是这个神秘老人的郁爱国的照片,按钟鬼灵的猜测,潜入大岛明之介住所的神秘人应该是贺掌石,本来可以借华广生“假死”的机会“复活”的,但这次宝贵的机会却莫名其妙的被大岛明之介的魂魄抢先了,以至于贺掌石本人只能在几十年后“还魂”到了郁爱国的身上…  “车丢了不心疼?”国道上,钟鬼灵打开窗户点了根烟,还好,输了一宿的液以后,李文岗的烧还真退了。“有保险…”李文岗若有所思,“钟兄弟,我一直想问你,你调查这事,究竟是受谁委托?”
  “说来话长,这事关系到道教的一些野史,大体上说,你老爷子的事,只是线索之一…”钟鬼灵道,“不过说实话,我也开了眼界了,我以前就是个卖饮料的,没想到竟然能和这种国际密史扯上关系…”

下一篇:
点此回到茅山后裔首页
上一篇:

发表评论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