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RSS Feed
茅山后裔全集 茅山后裔1传国玉玺 茅山后裔2兰亭集序 茅山后裔3将门虎子 茅山后裔4不死传说 收藏本站
 茅山后裔5建文迷踪 茅山后裔6太平邪云 茅山后裔7大道归元 鬼灵报告之清微驭邪录 茅山宗师 屌丝道士 茅山遗秘
 茅山道士之灵异笔记 茅山鬼道 茅山鬼道之尸道

第六十六章 魂中阵

大力金刚掌     发布时间:2013-10-03

鬼灵报告(清微驭邪录)全集1第六十六章 魂中之阵

  “那咱们现在怎办?回去?”魏笑彤也有点不知所措,“那东西有多厉害?”
  “实话告诉你,我的八字特别容易招引这些东西,否则也不回一生下来就带两个,好在这玩意平时很少见…”钟鬼灵眉头紧锁,跟平素里那个马大哈乐天派完全断若两人,“眼前这个东西,江玲活着的时候没准对它发了超度的愿了,现在江玲死了,我怀疑这东西现在已经盯上我了,因为把我弄死的话它照样能投胎!今天咱们两个人要是一起回去肯定有危险!你听我说,去找茅山派掌教,他也许能帮忙!”
  “茅山派?江苏那个茅山?”魏笑彤一愣。
  “这人就在天津!小站!”钟鬼灵道,“今天下午我跟他见了一面,忘了留电话地址了,不过据说他在当地挺有名的,随便打听一下应该就能问出来…”
  微微点了点头,魏笑彤往后退了两步,转身翻上了墙,看着魏笑彤的背影,钟鬼灵心头忽然涌起了一股悲壮的感觉,“也罢…”钟鬼灵摇了摇头微微苦笑,当年师傅曾经说过这么一句话:天无横财,强敛必戕。现在想了想,可能指的就是现在吧,熬夜宿夜就赚了五百万,这不就是强敛来的横财么…
  “哥们…今天晚上全指望你了…”钟鬼灵心中默念了一句,扑哧一下把青锋剑插入土里,放下背包就地打坐,“老子坐在这念经,看你能把我怎么样…”
  想的是挺好,可是刚念第一句,忽然感觉墙根底下扑通一声,睁开眼睛,钟鬼灵的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只见魏笑彤目光呆滞的站在自己跟前,两只胳膊一个劲的抖。
  “我靠…”钟鬼灵拔出青锋剑噌的一声就窜到了两米开外,扑的一口血就喷到了剑上…
  “哈哈哈…”面对钟鬼灵的迎敌架势,魏笑彤噗嗤一下笑了出来,“看你那熊样…!一个大男人吓成这样…”
  “你…”钟鬼灵差点被气吐血,“你…你还有心思开这种玩笑!!我告诉你,我是认真的!凭咱俩这两下子,就算死不了八成也得被那东西粘上!你知不知道什么后果!?”
  “我不认识小站!”魏笑彤一抿嘴。
  “你车上不是有GPS么?”
  “我不想去!”魏笑彤态度似乎很坚决,“把你一个人丢在这,万一你死了,谁帮我完成婆婆遗愿?”
  “现在不是儿女情长的时候!”钟鬼灵回到刚才打坐的地方,“得,你要不回去,咱们就在这挨到天亮!到时候那东西不管粘上咱俩谁,你婆婆那个遗愿都甭想痛快完成!”
  “少臭美!谁跟你‘儿女情长’了…”魏笑彤冷冷一哼,“仗还没打就开始盘算逃跑的事!算什么男人?我就不信,这年头活人不如死人厉害!那个江玲的墓在哪?”
  “你…你要干嘛?”钟鬼灵一愣。
  “废话,咱们来这是为了什么啊?”魏笑彤眼眉一立,“当然是把江玲的魂魄招出来看看有没有什么特别啊…”
  
  “晕死…”钟鬼灵也服了,“告诉你,那个江玲绝对是恶鬼,大愿未了外加惨死当街,现在咱们没搞定恶煞就把她招出来,你弄得过来么你!”
  “你怎么就一口咬定有恶煞?就凭你一不小心摔了一跤?”魏笑彤一撇嘴,“你这人平时婆婆妈妈的也就算了,没想到关键时刻这么没种!不告诉我,我自己找!”
  “你说谁没种?”钟鬼灵也有点急,“我说你别一人吃饱全家不饿行不行,我家里可是还有爹妈等着孝敬呢!万一……”
  “是!我没爹没妈!行了吧!!”还没等钟鬼灵把后面的话说完,魏笑彤便猛的回头站定,差点跟身后的钟鬼灵撞上。“哎…”钟鬼灵也是一愣,只见魏笑彤眼睛里似乎湿润润的,心中暗到不好,其实话一出口,钟鬼灵已经后悔了,人家姑娘去而复返明明是担心自己啊,怎么能好心当成驴肝肺,不但不感动反而揭人家的伤疤呢。
  “你可以走,我自己来,我会小心的…”瞬而,魏笑彤的语调又软下来了,只不过有些冷漠与无奈,“我知道不应该给你找这些麻烦,我只有一个要求,希望你别把我的事告诉周五金…”
  “哎?你误会了…我只是…”
  “你走吧…”魏笑彤抿嘴一笑打断了钟鬼灵的解释,转身开始寻找江铃的墓碑。
  “我…”钟鬼灵叹了口气,只得背起包跟在了魏笑彤的身后,心里开始不由自主的念叨起来:“恶煞快出来给个英雄救美的机会恶煞快出来给个英雄救美的机会…”这可好,开始是怕碰上,这么一来倒成了盼星星盼月亮了…
  作为高档陵园中的“贵族墓区”,“云台区”售出的墓地本就不多,魏笑彤很快便找到了江玲的墓碑,碑体由整块汉白玉打造,足有两米高,碑文只有四个字:江玲之墓,后面则是一块呈梯形凸起墓体,整个坟墓被一圈汉白玉护栏围着,就刚才往经过的几个墓而言算是比较排场的。
  “你听我说…兴许江玲的魂魄也不在她身上,我忽然想起来一件事,她是被车撞死的,魂魄缠上肇事逃逸的司机了也说不定啊…”
  看了钟鬼灵一眼,魏笑彤并未说话,一把夺过钟鬼灵的包开始往外掏法器,前后也就一分钟的时间,钟鬼灵便感觉到了一股股的阴风,脖颈子一股凉气一直窜到腰眼,“大姐…你是在招江玲的魂魄么?你可悠着点!这是坟地!你…你这是哪门子招魂法?”看着江铃招魂的步骤与动作,钟鬼灵着实一愣,各个道派只见虽说传承各异,但一些基本的法阵还是大同小异的,像江玲这样招魂的钟鬼灵可是头一次见:只见其先用香灰在身体四周撒了一圈,之后用手指沿着香灰的圈也乱七八糟的写了一通,之后打坐其中,闭上眼开始叽里咕噜的念叨,念的什么虽说听不清楚,但钟鬼灵的经验绝对不是招魂用的经文咒语。
  “老巫婆…搞的什么飞机啊…”见魏笑彤不理自己,钟鬼灵干脆也坐在了地上,开起了慧眼,这一开不要紧,差点吓出尿来,只见一束束的青灰之气正在从四面八方聚向江玲的墓地,而一些星星点点的黄光正在蹦蹦跳跳的朝四外散去,貌似这个魏笑彤似乎把墓地里的住客们都招来了,一些昆虫小动物正在搬家外逃…
  “不会是刚才的话刺激到这丫头了,想他娘的自尽吧…”睁开眼,钟鬼灵第一反应就是抽出青锋剑摆出了“金刚步”的架势,“魏笑彤!我承认刚才我错了,咱别干傻事成么…?”
  “别给我捣乱…”魏笑彤闭着眼冷不丁一句,“想帮忙就把江玲的魂魄找出来!快!”
  “她的坟就在这!你招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你想干嘛?”
  “她的魂魄不在她尸身上,你们老道那种编草人写名字的招法我不会!我就会这么招!快找啊!”
  “你是我亲祖宗…不会你倒是说一声啊…”钟鬼灵无奈,只得放下宝剑,继续开起了慧眼…
  约么过了一分多钟,钟鬼灵猛的看见一团格外强烈的黑气扑向魏笑彤,速度远远超过了其他一些慢慢悠悠的主儿,但到了撒香灰的地方似乎又被挡住了,在慧眼中,阳气会呈现橙色或红色,如果过于强烈也会显现紫色,而阴气则会显现为灰白色或灰色,当阴气达到一定强度的时候则会呈现灰黑色或黑色,在轻微道法中,阴气达到灰黑色级别的便已经够恶鬼级别了,如果达到纯黑色则被称之为“煞”,“是江玲…还是那东西…?”钟鬼灵的手此刻已经握在了剑柄上,“莫非…这个江玲,已经成‘煞’了?”
  “你干嘛呢?”魏笑彤的鬓角此刻已经见了汗。
  “看…看见了…千万别轻举妄动…这东西…的确有些怪…”
  “怎么怪…”
  “好像是…魂…中…阵…!”钟鬼灵简直不敢相信慧眼真是自己开的,以前听师傅说起这东西,总以为是传说,没想到这次还真看见“活”的了…
  在现代的生物灾害防治领域,曾有这么一种防治方法:分布在美洲的一种吸血蝠有一种奇怪的习性,就是当一只蝙蝠身上有污垢的时候,其他同伴会帮忙清理(用舌头舔),利用这种习性,科学家们只要在一只蝙蝠身上涂抹毒药,便可毒死一窝的蝙蝠。其实,类似于此种“以毒攻毒”的原理,在一千多年前已经在道术中有所应用,那便是直接将阵法布于魂魄之中,这样一来,便给人省了很多事…
   说起“魂中阵”,不得不提的便是道门中“亚特兰提斯”式的教派——始于东汉的巨无霸组织“太平道”。
  东汉时期可以说是道教规模的鼎盛时期,道教对于社会的影响在这一时期基本上等同于中世纪的欧洲教会,当时的中国有两大道派——五斗米道和太平道,其中又以太平道势力最大,相传信众数量曾一度突破百万,东汉末年著名的黄巾起(意)义就是太平道发起的,起(意)义的最高领导人张角便是太平道的主要创始人。
  东汉时期中国的人口密度可不像现在那么高,动辄一个省就上亿,要说一下子能忽悠住上百万人,没点真本事可是不行的,这张角传说也是个道术高手,不过说实在的,他那点本事若放在后世,也就那么回事,毕竟当时道术的总体发展水平摆在那里*。
  在当时,由于天灾不断战乱连绵,不少地方都出现了尸横遍野千里饿殍的惨景,一个村镇死人比活人多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在这种情况下,张角的本事可是派上了用场,一些现在看来不足挂齿的入门级法术便可让方圆十里炸开锅,老百姓们个个崇拜得五体投地,每当师傅陆青阳讲到这时,钟鬼灵都会有“晚生了两千年”的想法,倘若以自己此刻的本事放在当时,不把皇帝老子忽悠成自己徒孙那都不算学过道术……
  不过话又说回来,虽说当时道术发展有限,但某些来自民间或旁门的异术还是可圈可点的,“魂中阵”便是其中之一,在当时那种尸横遍野的情况下,怨魂孽魄的密度已经大于人口密度了,虽说当时超度法术已经发明,但如果想将如此之多的魂魄一一超度还是不大可能,即便是将其密度减低到安全范围内,也都是一件大工程,为保证至少是教区信徒的人身安全,一个叫王辇的宫廷术士便借助道术中的阴阳理论发明了一种叫“牵魂术”的法术,其原理是在魂魄身上步一个超度的法阵,魂魄有游走七章的特性,利用这种特性,一个带有法阵的魂魄在游走七章的同时便会顺便超度很多因怨气未散而游弋于七章之中不能投胎的魂魄,这样一来便会节省很多人工成本。按照道门的规矩,在魂魄身上动手脚应属“渎神戏鬼”之列,本应被严禁,但打起仗来谁也在意不了那么多了……
  相传张角被老曹铲平之后,王辇便转投了张修的五斗米道成为了后世著名的“王大仙”(大仙不是老百姓送的外号,而是真正的道号,能给自己取这种道号也算是一种跨世纪的战略眼光了),“牵魂阵”这一方法也被当时的五斗米道列为了禁阵,俗话说规矩都是人定的,你能禁,我就能解禁,传说在历朝历代的政(正)治斗(正)争与战(占)乱之中,“牵魂阵”至少也有过十次被重新应用的记载,不仅如此,一些后世的能人更是在“牵魂阵”的理论基础之上大改特改,有些别有用心的修道之人为讨统治者的欢心,甚至不惜冒着折寿陨命的危险将各种各样的阵法置于魂魄之中,更不乏一些直接加害活人的禁阵以求多快好省杀人无形。到了近代,龙虎山的鲁德律道长在编纂正一教史的时候,曾经将这些传说中的阵法统称为“魂中阵”,也就是说,“魂中阵”是魂魄之中布有阵法的统称,而并非一种具象的名称,传言布于魂魄之中的阵法,之阵脉、阵眼的阴阳强度与魂魄的其他部分是有区别的,所以开慧眼可以看见,但若想弄清到底是什么阵却不大容易,一来魂魄必须静止不动,二来魂魄与阵法的阴阳反差要十分巨大,三来对阵法路数必须了如指掌,这三点之中,除了最后一点外,若想达到前两点要求,在无人为干预的情况下几乎就是不可能的。至于如何将阵法布于魂魄之中的理论原理,则一直是龙虎山的一级机密,放在太平盛世,掌教都没几个会摆弄的。

下一篇:
点此回到茅山后裔首页
上一篇:

发表评论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