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RSS Feed
茅山后裔全集 茅山后裔1传国玉玺 茅山后裔2兰亭集序 茅山后裔3将门虎子 茅山后裔4不死传说 收藏本站
 茅山后裔5建文迷踪 茅山后裔6太平邪云 茅山后裔7大道归元 鬼灵报告之清微驭邪录 茅山宗师 屌丝道士 茅山遗秘
 茅山道士之灵异笔记 茅山鬼道 茅山鬼道之尸道

第六十九章 美救英雄

大力金刚掌     发布时间:2013-10-03

鬼灵报告(清微驭邪录)全集1第六十九章 美救英雄

  “当然是超度了……”钟鬼灵不慌不忙,“让你看看诺贝尔奖是怎么炼成的……!”说罢,只见钟鬼灵把纸人摆在了迮道另一端,之后用手指在青锋剑的剑刃上轻轻一划,两滴血立即滴在了纸人上。
  “坚持不住了……”魏笑彤看了看脚下,香灰基本上已经被吹干净了,“交给你了……”只见魏笑彤蹲下身子把匕首往地上一插,扔下几个铜钱之后一个前滚翻进了草坪,还没等脚跟站稳便听见身后啪啪几声响,回头一看原来匕首周围的几个铜钱就在自己进草坪这一刹那便已不见了踪影,“快跑!”魏笑彤也慌了,单凭铜钱被崩飞这一点而言,这东西绝不像钟鬼灵所说的“冤有头债有主”那么简单。
  “快跑啊!你愣着干什么呢!?”魏笑彤抄起两张符贴在地上便想开溜,可回头一看发现钟鬼灵站在原地根本没动。
  “近前怨孽听我号令……”虽说此时“迮道”两边的八个钢崩有五个都已经被崩飞了,但钟鬼灵似乎并不惊慌,而是抓了一把香灰在纸人周围撒了一圈,之后用手指头在香灰面向“迮道”的方向上画了个豁口,之后往回退了足有四五米,蹲下身子用巴掌啪的一下便拍在了地上,随着这一下,只见香灰中间的纸人呼啦一下便飞了一米好几而后便悬在了空中,随着纸人的飞起,“迮道”边上本已经在原地打转的第五个钢崩立即恢复了景致,而顺着迮道方向刮起的隐隐阴风此刻似乎也没有了……
  “娘子,过来吧……”钟鬼灵抹了一把汗,盘腿坐在地上又开起了慧眼,只见面前飘忽不定的一团青黑色正朝自己缓缓移动,颜色比起刚才似乎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我……靠……”钟鬼灵不由得愣在了当场,鬓角的汗瞬间便流到了下巴,“怎………怎么可能……?”
  “你身后!!”旁边传来了魏笑彤的声音,钟鬼灵心里也是一颤,闭着眼一回头,差点把苦胆吓出来,只见身后青黑青黑的一大团,明显不是自己身上那个“哀煞”哥们,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没想到这江玲生前招来的那个恶煞果然没走,而且确入自己所料是相中自己了……
  “还愣着干吗……”此时魏笑彤已经从地上拔起匕首横在钟鬼灵跟前摆起了应敌的姿势,“这里教给我!你快跑!”
  “我明白了!!”钟鬼灵睁开眼一把推开了魏笑彤,“她不是冲我!你快躲开!”
  “你……”魏笑彤也蒙了,只见钟鬼灵双眼紧闭,不停的喘着粗气,似乎豁出去了。“躲开!!躲远点!!”钟鬼灵冷不丁一吼,吓得魏笑彤下意识的往后退了好几步。
  “师傅保佑师傅保佑……”此时此刻,钟鬼灵的心也是提到了嗓子眼,只见眼前原本已经变成灰白色的魂魄此时已然是一身黑气,气势汹汹的扑向了自己,“赌一把……”钟鬼灵屏住了呼吸,偷偷的摸出了当初封谢明用的那块死玉,三尺……两尺……就在江玲的魂魄距离自己还有一尺不到的时候,一副“散怨阵*”的阵局浮现在了慧眼之中,紧接着钟鬼灵只觉得一阵阴风嗖的一声从自己脑袋顶上掠了过去,“你给我进来吧!”钟鬼灵感觉时机已到,伸手便从地上拔起了青锋剑,扑的一口血水喷在了剑上,“天罡地煞从我令,大怨置此末再行……”死玉哐的一下扔在了地上,青锋剑锵的一声便搭在了死玉上,“冤孽推散!!”钟鬼灵胳膊一较劲,青锋剑的剑刃贴着死玉嗖的一下抽了回去,“急急如律令……”钟鬼灵回过头刚要往死玉上贴束魂符,发现一张符已经贴在了死玉上,魏笑彤单手按符,正抬头看着自己……
  “你……”钟鬼灵有点不好意思,缓缓的放下了宝剑,把手按在了魏笑彤的手背上。“这个符得多按会……还是……还是我来吧……”
  “看来你也不是那么没用么……”魏笑彤低着头,声音小的像蚊子。
  “当然了,你家官人我,可不是一般人……”钟鬼灵盘腿坐在了地上。
  “她被你收了?”不知道是麻木了还是默许了,听钟鬼灵又以“官人”自居,魏笑彤竟然没反驳。
  “没有……我把她超度了……我收的是她生前招的那东西……”钟鬼灵道,“我一开始就说过,我的八字爱招引这东西,没想到还真粘上我了,不过我身上那个哀煞也不是吃素的,那东西的能水大体上和我身上这个哀煞相当,再加上那个老妖婆助阵,就不是对手了,刚想开溜就让我收了……呃……阵法也已经看清了……,刚才她离我也就一尺远,不静止也能看清……”
  “什么阵法?”魏笑彤一愣,“她会给你助阵?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也只知道个大概……”感觉差不多了,钟鬼灵从死玉上撕下了束魂符,将玉装进了包里,“此处不宜久留啊,高档墓地没准有巡逻的,先回去!路上我给你讲!”此时,悬在空中的纸人飘然落地,一股小旋风呼的一下把地上的纸灰卷起老高,之后一切便又恢复了平静……
  翻过围墙,魏笑彤就像宠物一样跟在钟鬼灵的身后,低着头一句话不说,弄的钟鬼灵也挺不好意思的,“娘子,刚才你为救为夫我,竟然奋不顾身力挽狂澜,这让为夫很是感动!”上了车,钟鬼灵偷眼看了看魏笑彤,低着头似乎带着魏笑。
  “哎!夸你呢……,你倒是说话啊……”见魏笑彤不说话,钟鬼灵开始底下头盯着魏笑彤,“喂!再不说话我给你做人工呼吸啦……!”说罢钟鬼灵假模假式的开始往魏笑彤旁边凑合。
  “讨厌!”魏笑彤轻轻一推,“她身上是什么阵法?”
  “散怨阵……正一的阵法,也是超度人用的,一般是布在死人身上或者棺材上……你魏婆婆从唐海琼那学来的应该就是正一的道法,这个不用我细说了吧?”钟鬼灵发动了车,“这个江玲,前世的身份,很可能是日本特工‘川子’,但她实际上是个中国人!”
  “中国人?”魏笑彤一皱眉,“你怎么知道的?”
  “记得我跟你说过那个国际友人李文岗么?”钟鬼灵道,“刚才的电话是他打的,他父亲大岛明之介来中国找铀矿的时候,身边有几个贴身的特工保护,其中就有这个川子!……”
  一开始,钟鬼灵想用传统的超度方法超度江玲,但一套法事做下来,这江玲的怨气竟然丝毫不见减少,无奈,钟鬼灵只能用“探心局”找突破口,这一探竟然探出了和周小曼十分相似的结果,阴局和鬼局、欲局都出来了,这个结果差点让钟鬼灵现场喷血,当初周小曼探出这个结果,原因是和谢明的感情藕断丝连,此时这个江玲出现了相同的局,似乎也是和谁有感情纠葛,之所以谢明和周小曼都能被超度,是因为钟鬼灵手头上正好有封着谢明魂魄的死玉,而谢明的愿望正好也是“见周小曼一面”,所以两人可以同时被超度,但此时此刻,这江玲的老相好,连姓什么叫什么死没死都不知道,要去那里找呢?
  就在这时候,李文岗的电话打到,透露了这么一个细节:其父在1928年的日记中曾经提到过在中国救过一个女子,后来李文岗应钟鬼灵的要求开始直接跳到1943年其父来中国找铀矿之后的日记翻译,发现这个女间谍川子和十二年前其父第一次来中国时救的那个女子十分相像,其很多古怪举动放在当今眼光来看就是“暗恋”,至此,钟鬼灵才孤注一掷招回了大岛明之介的魂魄,按超度谢明时的方法准备安排此二人“见一面”。
  “就算那个川子真的暗恋大岛明之介,也不可能出来帮你啊……”魏笑彤始终低着头说话,声音也小得可怜。
  “嘿嘿……她那可不是帮我……”钟鬼灵道,“知道当初那个谢明的魂魄为什么敢和江玲招来的那个恶煞死磕么?因为那个恶煞想弄死你妹妹!为了保护老相好,那东西英雄救美才变得刀枪不入的……”钟鬼灵琢磨了一下,继续道:“起初,咱们一直以为江玲的魂魄会去找肇事的司机报仇,其实压根就不是这样!江玲知道害死她的罪魁祸首不是司机,而是那个自己亲手招来的恶煞!长久以来,江玲的魂魄一直在和那个恶煞斗,但却始终不是对手!纵使其魂魄上有散怨阵,也散不去其屡战屡败的怨气!所以其怨气才会如此之重!今天,我把她老相好大岛明之介的魂魄招来了,安排他们见了一面,而一直粘着江玲魂魄的那个恶煞就在旁边,她也燃起了保护老相好的念头,美救英雄啊!怨气本就超出了以往一切时候,加上我身上还有个哀煞给她助阵,那个恶煞也就让我轻轻松松的收了…恶煞收了,老相好也见着了,她的怨气应该也就消了……”
  “那个袁绍一,为什么要在她身上下散怨阵?”魏笑彤问道,“散怨阵跟现在这块拂掌玉上的‘轮回局’有什么关系?”
  “这个就不清楚了……回头我让李文岗把日记电子邮件发给我好好研究一下吧……或者去请教一下茅山掌教和秦总……”钟鬼灵道,“听我师傅说,在魂魄上下阵,就好比人纹身一样,不容易下去,投好几次胎都下不去,如果带着阵法投胎,对人的性格也会产生不好的影响,不一样的阵法影响也不一样,江玲这种心狠手辣的性格跟魂魄上的散怨阵应该也有关系……我觉得,袁绍一在她魂魄上布阵有两种可能,一,袁绍一跟这个人很熟,很可能有交情,希望帮她超度一下,再一种可能就是刚才我说的,这本是另一块拂掌玉上刻的阵法,袁绍一发现自己脱身困难,玉很有可能保不住了,便把阵法直接布在了她身上以保全线索……我觉得后者的可能性大一点……”
  “照你这么说,江玲如果再投胎的话,还是坏人?”
  “差不多吧……不过应该比这一世强多了,我估计最多也就是倒腾点盗版光盘卖点走私烟什么的……毕竟已经投过一次了……应该不会杀人了……”钟鬼灵道,“你看看人家,为了保护心上人,所迸发出的那种不屈不挠的精神,值得你学习与借鉴啊……你要认真找差距……”
  “呸!”魏笑彤猛的一抬头,眼神羞答答的,着实把钟鬼灵吓了一跳,“我晕……这妮子不会是……不会真……钟鬼灵啊,你可不能一脚踩两船啊……”
  注解*:
  迮道:由阴性材料礞石铺成的引魂道,此法源于茅山道术,在其他教派也有所应用,在茅山派经典《茅山术志》中对“迮道”曾作如下解释:魂为阴,阴亦可迮之,意思是说,鬼魂是属阴的,也可以用阴气“强迫”它。
  散怨阵:正一派阵法,一种超度用的法阵,符箓派道法一贯认为,对于怨气较大,无法在短期内超度的怨孽,最好的超度方法便是念经,例如陆青阳便是念了十年的经超度了钟鬼灵身上的十世怨煞。而在大部分情况下,像陆青阳这样念十年的经显然是不现实的,所以正一道便发明了这种阵法,直接布在死者尸身或棺材上,其功能与念经类似,可以加快怨气的发散,但效果比念经要差很多,念经一年能解决的事,这种阵法往往需要十倍以上的时间,但终究比让魂魄在自然条件下发散怨气的速度快了很多。

下一篇:
点此回到茅山后裔首页
上一篇:

发表评论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