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RSS Feed
茅山后裔全集 茅山后裔1传国玉玺 茅山后裔2兰亭集序 茅山后裔3将门虎子 茅山后裔4不死传说 收藏本站
 茅山后裔5建文迷踪 茅山后裔6太平邪云 茅山后裔7大道归元 鬼灵报告之清微驭邪录 茅山宗师 屌丝道士 茅山遗秘
 茅山道士之灵异笔记 茅山鬼道 茅山鬼道之尸道

第七十一章 贺掌石之徒

大力金刚掌     发布时间:2013-10-03

鬼灵报告(清微驭邪录)全集1第七十一章 贺掌石之徒

  “张……张师伯……”魏笑彤也笑着点了下头,背地里狠狠的拧了一下钟鬼灵腰眼,“怎么说话呢你!?什么叫‘事都是我找的?’”
  “哈哈哈……进来吧……”张国忠哈哈一笑,把二人让进了院子,钟鬼灵这一进院不要紧,只见七八只鸟扑啦啦瞬间飞了个没影,而一只足有公鸡大小的褐色大鸟喳的一声闪电般直扑钟鬼灵的面门,本来钟鬼灵还想仔细看看这个财主掌教养的到底是什么鸟,结果还没等看清楚物种,便感觉一对爪子已经到了眼前,“我靠……”钟鬼灵反应还算快,感觉恶风扑面急忙使了一招金刚铁板桥,险些把腰闪了。
  “去……去……!”这一下突然袭击显然也很出乎张国忠的预料,赶忙上前好一阵狂赶,“鬼灵!没啄着你吧!?”“没事……没事……哎哟我的腰啊……”钟鬼灵脖子上的青筋都蹦出来了,像金刚铁板桥这样的高难度动作自从下山以来就没使过,偶尔这么一使还挺要命,“张师伯,您这防盗措施做的真不错……”
  “呵呵……这是我儿子养的,开始就两只,后来越生越多,已经送人不少了,还有这么多呢……那小子去国外留学了,这一大窝宝贝儿就甩给我们老两口了……这东西有灵性,估计是看见你身上的东西了……”张国忠拍了拍钟鬼灵的肩膀,“来,快进屋!”
  “张掌教……您……”进了屋,钟鬼灵第一眼看见的就是正堂客桌上的剑架,一把寒光四射的铁剑在旁人眼中可能会被当作沈阳道买来的仿古货,但在钟鬼灵眼里可不一般,“您这家伙……不错啊……”
  “那把剑说来话长啊……”张国忠拉开冰箱门拿了两听可乐,“电话里我没听明白你的意思,你是说,在魂魄身上发现了阵法?”“嗯……如果我没看错的话,应该是‘散怨阵’……”钟鬼灵把超度江玲的前前后后以及大岛明之介的日记内容大概和张国忠说了一遍,听得张国忠也是连连点头,“想不到啊……我是说鬼灵你,竟然能想到用这种方法超度怨气如此之大的人……还能查清”。看来张国忠对于钟鬼灵超度江玲的事也是感到不可思议。
  “张师伯,我现在已经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肯定,川子和甄秀秀实际上是同一个人,而江玲就是甄秀秀投胎,但我有两点疑惑,想向您求教,首先,如果那天晚上夜访大岛房间的人真的是袁绍一,那么他杀死川子是符合逻辑的,但他为什么要在川子身上摆阵?而且还是超度用的阵法!究竟是想超度川子,还是想给其他人留下什么线索?第二,我跟那个江玲交过手,这个女人心狠手辣且手段高超,用的也是符箓派的法术,按大岛日记的记录,甄秀秀认识大岛的时候应该已经二十多岁了,最小最小也不会低于十八岁,已经错过了道法入门的黄金年龄,况且还是个女子(道术人为,男子阳气旺盛,习驱邪镇鬼之道术要比女子更具先天优势),能在短短十五年以习得招引恶煞的本事,想必也是师出名门!我想请您帮忙调查一下,圈里那个门派在那个时期曾经收过女徒弟!”
  “学道法要看悟性,跟年龄关系并不是很大……”张国忠似乎并不赞成钟鬼灵关于“习道年龄论”的说法,“你刚才说她知识渊博,这也是她学习道法的有利条件,那个年代,识字的人不是很多啊……乱世出英雄,那个年代涌现出来的道门高人举不胜举,甚至说很多不问世事一心隐居清修的高人也重出江湖了,所以说,她一身本事,不一定就非要皈依大门派……”
  “您的意思是……”钟鬼灵似乎觉得张国忠话里有话。
  “我是说,她应该并非师出名门……”张国忠摇了摇头,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符箓各派的教史我小有研究,茅山派就不用说了,据我所知,包括茅山派在内的各大门派,都没正式收过女弟子,即使有一些在家修行的,也不可能得到什么真传,所以这个江玲的本事,很可能是一些江湖散人所授……”
  “江湖散人?有这么大本事?”钟鬼灵似乎有些怀疑。“散人是什么意思?”魏笑彤问道。
  “可以理解为师从某派道法,但却不受首庭或掌教直接领导,终生游历清修的修道之人……”张国忠道,“民国时期我听说过的散人只有武当的孙云凌、你们清徽派的贺掌石、还有就是正一的唐海琼,很多散人就算身怀绝技,但也是一辈子归隐山林或大隐于市,别说是后人,就是在当年,也没有几个人听说过……”
  “照您这么说,这个江玲的来头已经由大海捞针升级成宇宙捞针了?”钟鬼灵叹了一口气,“她跟袁绍一认识的可能性已经被排除了?袁绍一在她身上布阵,绝对就是给其它人什么提示?”
  “只能排除他们的师徒关系……”一时间张国忠的眉头也皱起来了。“茅山派有没有散人?”魏笑彤突然一句,问的张国忠一愣,“没有!”张国忠摇头。
  “茅山派没有散人,那她的本事有没有可能是和贺掌石学的?”魏笑彤继续问,就连钟鬼灵的眉头也皱了起来,“我说魏女士,她跟我交过手啊,那不是清微派的法术,倒像是你们正一的……”
  “嗯,你不是说,唐海琼和贺掌石是好朋友吗?他们两个在一起鬼混过一段日子?那么说他们俩有可能互相学本事?而且,她不可能是唐海琼的徒弟啊,跟他学十五年本事的话,姑姑是绝对不可能不知道的!如果这个人真的和唐海琼学过十五年,而且和这件事有关的话,姑姑临死前让我找另一块玉佩,不可能不告诉我的!”魏笑彤也开始分析,“让你操纵一个恶煞,你会不会这种本事?”
  “不会……恶煞我身上就有一个,我要知道怎么操纵,先让它把我原来公司的会计修理修理……”“她操纵恶煞的本事,的确应该是正一的,而且在我之上……”魏笑彤并没搭理钟鬼灵的贫嘴,“但这恰恰证明了她也懂清微派的法术!”
  “怎么讲?”钟鬼灵不解。
  “你不是总说,你们清微派超度的法术天下第一吗?”
  “是啊,没错!”钟鬼灵点头。
  “江玲不可能不知道那东西有多厉害啊!我觉得,之所以她敢招,就是因为她有把握把那东西超度了……只不过计划被咱俩打乱了而已……”魏笑彤继续道,“你给我讲的那个故事,说唐海琼逃跑以后,贺掌石被警察当同案犯抓了起来关了七个月,放出来的时候是1926年?”
  “对啊!”钟鬼灵点头。
  “张师伯,您知不知道唐海琼第一次跟随袁绍一执行任务是什么时候?”魏笑彤转过头问张国忠。
  “应该在1939年前后!”张国忠此时也是微微点头。
  “1926年到1939年,中间隔了十三年……”魏笑彤微微一笑,“钟鬼灵,贺掌石这十三年都干嘛去了?”
  “这……”听魏笑彤这么一说,钟鬼灵一愣,虽说身为清微后裔,但还真就不知道,“莫非……这个川子……甄秀秀……以及江玲大姐,真是贺掌石的徒弟?”钟鬼灵似乎有点不大信…
  “我也只是猜测……”魏笑彤道,“不过如果事实果真如此的话,也能解释为什么唐海琼让我姑姑去找贺掌石的原因了!”“为什么?”钟鬼灵压根就没想到,外表看上去矫揉造作的魏笑彤,也会有如此心思缜密的一面。  “因为唐海琼自己,一样不知道贺掌石的下落……”说到这里,魏笑彤站了起来,“张师伯,你那个小册子上,有没有出现过贺掌石这个名字?”
  “没有……”张国忠摇头。
  “这么说,贺掌石没参与过国(锅)民(明)党的特(公)工行动?”魏笑彤问道。
  “也不能这么说……”张国忠皱了皱眉,“写这个册子的人叫冯昆仑,是当初国(锅)民(明)党特(公)工组织‘中华太平祈福委员会’的秘书长,任务都是他派下去的,他手下有五个徒弟,分别负责华东、华南、华北、东北、西北的任务部属与人员联络,只有这五个徒弟亲自选定并上报的任务人选,才会记录在这个册子里,如果是冯昆仑与唐海琼以私人名义找贺掌石帮忙的话,他的名字是不会被记录的。”
  “我有一种猜想,就是唐海琼很可能委托贺掌石负责与任务有关的其他重要工作,且必须与大部(对)队分开行动,任务执行到后期,他们之间的联系便断了,所以贺掌石才会托付姑姑继续寻找贺掌石的下落!”魏笑彤道,“我怀疑,真正的镇道之宝,可能是正一派的什么宝贝,袁绍一离开道观不放心宝贝,所以想托付给信得过的人保管,贺掌石所负责的,就是保管袁绍一的镇道之宝!”
  “嗯,有道理……”钟鬼灵连连点头,“如果说袁绍一有镇道之宝这我倒信!也可以解释为什么镇道之宝会与贺掌石扯上关系了……继续说……”

下一篇:
点此回到茅山后裔首页
上一篇:

发表评论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