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RSS Feed
茅山后裔全集 茅山后裔1传国玉玺 茅山后裔2兰亭集序 茅山后裔3将门虎子 茅山后裔4不死传说 收藏本站
 茅山后裔5建文迷踪 茅山后裔6太平邪云 茅山后裔7大道归元 鬼灵报告之清微驭邪录 茅山宗师 屌丝道士 茅山遗秘
 茅山道士之灵异笔记 茅山鬼道 茅山鬼道之尸道

第七十六章 阵中有局

大力金刚掌     发布时间:2013-10-03

鬼灵报告(清微驭邪录)全集1第七十六章 阵中有局

  “应该是参照物吧……”钟鬼灵拿起阵图,“我感觉‘澧水’也不是什么有名的河,光把这条河标出来,况且只是一小段的话,累死几口人也找不到啊,不过要是标出湖南的地图就应该好找多了……”
  “嗯……道理是没错,但是……”张国忠皱了一下眉头,“现在找到了‘澧水’,还是不知道具体地点啊……即使把地点锁定在‘澧水’流经湖南的这一段,至少也有数百公里,况且大部分地区是山区,想找的话又谈何容易?鬼灵啊,我怀疑……之所以贺掌石会这么标记,可能另有意图……我怀疑是……阵中有局……!”
  “阵中有阵?”听张国忠这么一说,钟鬼灵也是一愣。
  “众教派之中,唯独你清微善局!”张国忠道,“据我所知,茅山、正一两派的阵法是无论如何也布不到几百公里范围的,但局却不同,据我所知,有的风水局能做到几十公里的范围,不知你清微有没有什么大局?”
  虽说同属符箓宗,但各派擅长的本领却大有区别,神霄擅法、正一擅术、茅山擅阵,唯独清微派擅“局”,从理论角度上讲,“阵”与“局”的最大区别就是:相比起“阵”,“局”则更加强调天然环境的作用,对风水学的理论应用更多一些。
  以守陵镇墓为例,“阵”往往是在事先选好的墓地上额外建造,对周边自然环境基本没什么特殊要求,主要靠大量的人工工程发挥作用,且效果受时间影响比较明显(毕竟是人工工程,寿命有限)。
  而“局”则不同,“局”对墓地周边的自然环境有很高的要求,而对人工工程的要求却要比“阵”低了许多,而且有效期更久(如果没有山崩洪水地震这类自然灾害,“局”的效果是持续存在的),因为“局”的主要作用来源于河流、山脉所蕴含的阴气阳气或煞气。
  二者相比,“布阵”不用挑地方,但工程量大花钱多,寿命相对较短;而“设局”则需要依据所要达到的目的严格挑选地点,虽说有些可遇不可求的味道,但却省钱省事,倘若真的瞎猫碰死耗子找到了合适设局地点,以老百姓的经济实力享受帝王将相陵冢的防盗效果也不是没可能的事。
  “有倒是有……”钟鬼灵点了点头,又拿起了阵图,“不过若真是您老说的那样,这绵延几百公里的河道是一个局的话……一般人可摸不起啊……”
  “有多厉害?”听到这,魏笑彤似乎有些好奇。
  “你知道唐朝的‘錾龙阵’么?”钟鬼灵满不在乎道。
  “不知道……干吗用的?”魏笑彤不以为然。
  “那是唐代皇陵的防盗阵法!”钟鬼灵道,“标准的‘錾龙阵’有九个法台,都修在山里,每个法台上都放一个超级煞器,借着山里的阴阳之势护着阵眼,阵眼一般就是墓室,谁进谁倒霉……”
  “怎么个倒霉法?”魏笑彤仍然刨根问底。
  “这还用说吗?”钟鬼灵一脸的惊讶,“打个比方,风水懂点吧?”魏笑彤点头。
  “在你家地里埋把菜刀,刀刃冲上,正对着你的床铺,你天天躺刀尖上睡觉,日久天长什么后果?”钟鬼灵一个劲的用手比划着切菜的姿势。
  “轻则百病缠身重则早死啊!碰上八字轻的没准就成神经病咧!”孙大鹏一脸的按耐不住,在一边答话,“前两天我回老家就碰上这么档子事,我们村有个叫王树财的,他二叔和他爸爸不和,别人不知道我知道,当年他二婶先和他爸搞对象,后来让他爸甩了才跟他二叔结的婚,后来吧,这个王树财办了个饲料加工厂,找他二叔家想借两间房当仓库,对了,这个王树财的媳妇跟他二树的小舅子也是不明不白的,他们俩之间还有一档子事……”正白话的起劲,张国忠已经皱着眉头做出了“打住”的手势……
  “听见了吧,一把菜刀尚且如此……”钟鬼灵流着汗看了看这个孙大鹏,“皇帝的墓,镇台上摆的可不是菜刀,那可都是高级货,而‘錾龙阵’借助山中的阴阳之力,能把这种煞气放大成百上千倍,菜刀几年才能达成的效果,在‘錾龙阵’的阵眼可能会被缩短到几分钟甚至更快,没准还没看见墓碑人就挂了……”
  “有这么厉害?”魏笑彤一愣。
  “废话!皇帝的墓啊,都是值钱的宝贝!”钟鬼灵一撇嘴,“我现在就告诉你,如果阵图上这几百公里的‘澧水’真是一个局的话……这么大的局,威力比起唐朝皇帝的‘錾龙阵’,恐怕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啊……”
  “我就不信!”听到这,魏笑彤仍旧是一幅初生牛犊的表情,“李世民的昭陵不是也让人盗了吗?我就不信他贺掌石能布出比昭陵更复杂的墓……!”
  “‘錾龙阵’我闯过”此时张国忠站起了身,“想破‘錾龙阵’其实不难,只要找到九个镇台破坏掉就可以……”
  “您破过‘錾龙阵’!?”钟鬼灵睁大了眼珠子一脸的惊讶,“您可真是真人不露相啊……”说罢钟鬼灵又把头转向魏笑彤,“关键问题就在这!‘錾龙阵’靠镇台发挥威力,破掉镇台,‘錾龙阵’也就破了,但如果贺掌石的这个局是靠‘澧水’发挥威力,咱怎么破?总不能建一道拦河坝挖导流明渠啊……”  “我想去旅游!张家界,你去不去!?”没等钟鬼灵陈述完执行难度,魏笑彤忽然冒出一句。
  “去……去啊!”钟鬼灵一愣,下边想说的词儿也都咽回去了。
  “那还说那么多废话干吗?”魏笑彤撇了钟鬼灵一眼,继而站起身向张国忠鞠了一躬,“张师伯,多谢你帮忙,晚辈真不知道该怎么谢您……”
  “哈哈……说哪去了……”张国忠一笑,“如今道门衰微,后继寥寥,咱们理应多多照应才是……”
  “可是……晚辈并非道门传人……”魏笑彤抬起头微微一笑,“只不过是我姑姑……”

下一篇:
点此回到茅山后裔首页
上一篇:

发表评论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