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RSS Feed
茅山后裔全集 茅山后裔1传国玉玺 茅山后裔2兰亭集序 茅山后裔3将门虎子 茅山后裔4不死传说 收藏本站
 茅山后裔5建文迷踪 茅山后裔6太平邪云 茅山后裔7大道归元 鬼灵报告之清微驭邪录 茅山宗师 屌丝道士 茅山遗秘
 茅山道士之灵异笔记 茅山鬼道 茅山鬼道之尸道

第八十八章 混元車

大力金刚掌     发布时间:2013-10-03

鬼灵报告(清微驭邪录)全集1第八十八章 混元車

  虽说来的时候小心翼翼,但回去的时候可绝对是大步流星,三四十米的距离对于钟鬼灵而言也就几秒钟的事,等到跑回刚才现孙大鹏的地方,钟鬼灵彻底傻了,只见孙大鹏的位置大概往下洞时的方向移了十几米,四仰八叉的躺地上,翻着白眼正在吐白沫,凭钟鬼灵的经验,人在无魂无魄的时候,身体对外界刺激应该没有什么生理上反应,即使往嘴里塞大粪也不会吐白沫,但凡要是吐了白沫,则说明其魂魄肯定已经回来了,之后又被什么东西给弄晕了。
  “我靠…”一看这阵势,钟鬼灵的鬓角也见了汗了,赶忙扶起孙大鹏按着人中捶前胸顺后背一通忙活,折腾了足有两分钟,只见孙大鹏呼哧
  一大口气终于醒了过来,前胸一个劲的抽搐,看反应像是因为窒息而昏厥我看。
  “魏笑彤呢!?嗯!?”见孙大鹏醒了,钟鬼灵第一句话就是问魏笑彤的下落。
  “啊……”孙大鹏似乎还没完全缓过来,两眼直勾勾的盯着前方,任凭钟鬼灵一个劲我看书的摇晃自己就是一言不。
  “***你倒是说话啊…!魏笑彤呢?”钟鬼灵一个劲的猛摇,最后干脆从包里把矿泉水掏了出来,含了一口水扑的一下喷在了孙大鹏脸上。
  “啊…”被水一喷,孙大鹏似乎恢复了一点意识,邪着眼球看了看钟鬼灵,“鬼啊…”
  “鬼?什么鬼!?”钟鬼灵赶忙给孙大鹏灌了一口水。
  “你找的那个导游…是个鬼啊…”孙大鹏哼哼唧唧道,“咱们完啦…咱们完…”说着,这小子竟然抽抽嗒嗒的哭起来了。
  “魏笑彤呢!?我问你她人呢!?”钟鬼灵也郁闷了,心说那个张国忠大爷怎么说也是茅山教的掌教,看言谈举止应该不是省油的灯,怎么收了这么个窝囊徒弟?当初江玲弄出来那个恶煞,跟自我看书己脸对脸站着,当时虽说也心虚,但也没吓到哭的份上啊…
  “鬼啊…”孙大鹏似乎还沉浸在刚才的恐惧之中,面对钟鬼灵的问话毫无反应。
  “你***…”钟鬼灵干脆抡圆了胳膊一个大耳光打了过去,只听啪的一声,这孙大鹏嘴角瞬时见了血,“我***替你师傅教育教育你!”
  “啊!!”挨了这么一下,孙大鹏似乎清醒了不少,“你打俺干啥!?”
  “废话!看你现在这个德性!魏笑彤人呢!?”钟鬼灵蹲下身子用手电四处乱照,边照边喊魏笑彤的名字,可四周除了回声之外没有任何动静。
  “对了!魏大妹子!”孙大鹏也顾不得脸肿了,连滚带爬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把自己大量了一通,“咦?怪了,俺竟然没死…”
  “刚才到底怎么回事!?”钟鬼灵差点被气乐了,“什么鬼不鬼的?魏笑彤呢?”
  “我的娘啊!我说钟大兄弟,你找的那个导游,那是个啥玩艺!?”孙大鹏书似乎惊魂未定,“我从来没见过那玩艺!那他娘的不是一般东西啊!我就记得那玩艺掐着我脖子,然后就啥也不知道了…”
  “导游!?坏了…”一听导游的事,钟鬼灵心里一惊,看来白天那个导游段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肯定看着这几个人神秘兮兮的非要进这人迹罕至的木拐子,动了贼心眼,一直在后边偷偷跟踪来着,怪不得魏笑彤会听见有人说话呢,没准就是那个段忠,没准一个人没胆跟踪,还找了帮手,万一……“坏了!!”一想到这,钟鬼灵就跟疯了一样,用手电四外照着又狂吼了两声魏笑彤的名字没反应后,干脆一把拽出了青锋剑,锵的一声便把剑戳到了地里,只有把胳膊往剑刃上一蹭,一股鲜血立即顺着剑刃流到了地上。“把胳膊给我!快!”也不管孙大鹏同意与否,钟鬼灵一把扯过了孙大鹏的胳膊,往剑的另一刃也蹭了一下,“哎…哎哟…钟兄弟,你…你这是要干啥…?”
  “‘混元車’会不会弄?”钟鬼灵捂着伤口,抬头看了看孙大鹏。
  “混…钟大兄弟,咱还是从长计议吧,咱个俩弄那行子会出人命的…”一听‘混元車’三个字,孙大鹏浑身上下顿时一激灵,连忙摆手。
  “混元車”,是一种始于东晋的比较“生猛”的阵局,“学名”叫“混元书三十六金刚局”,
  是东晋时期一个名曰“李家道”的小道派明的,其原理是利用属阳的材料以一煞物为原点往外画螺旋,一般由三十六个人来执行,每人画一道,一个圆点三十六圈螺旋,其作用是以煞物为原点形成一个大的阴气蜗旋,方圆几十亩内的几乎所有冤孽皆可被此蜗旋吸纳至煞物处,说白了,这个阵法就是一个龙卷风原理的“吸尘器”,方圆N十几万平米内的冤孽都会在很短的时间内被吸到一个点上,到时候是超度还是什么别的,就看施法的打算了。
  东晋时期道术展水平相对有限,想超度或封禁魂魄的话,要的条件一定要知道名字才可以招到魂魄,但是有很多地方有恶鬼作祟,谁也不知道作祟的冤孽生前叫什么名字,也就没法做到一对一的施法,那时的法事,大部分是以“避”为主,就是画个符把冤孽吓跑,实在赶上来头大的吓不跑,那就人跑,总而言之,施法如果不知道冤孽生前的名字,想找到冤孽单打独斗正面较量很难,就像买彩票一样,用句现代的话,得“看人品”,有时候摆好法台等上个七天七夜冤孽也不出来,可等到施法刚走,那东西便又出来作祟。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这个李家道派索性明了这么一个一刀切的方法,只要什么地方有冤孽作祟,一律用这个“混元車”解决,把方圆几十亩地上的冤孽都圈到一块开个全体大会,不管是作祟的恶鬼还是普通魂魄,统统集中起来封之禁之,虽说危险性比较大,但在当时而言可谓是除“人跑”之外最有效的方法了。
  虽说这李家道的初衷是好的,但这种“撒绝户网”式的方法还是遭到了很多来自“圈里”的非议:这种方法不管是恶鬼还是普通魂魄一律照单全收,其间不乏一些可以正常投胎的魂魄,甚至有的时候碰上畜牲作祟,一些施法也会盲目的用“混元車”解决问题,不但治不了冤孽,反而容易错封一些正常的魂魄,或祸及施法本人,甚我看至把一些本来安分守己的魂魄“逼上梁山”成为恶鬼祸害四方,所以有很多道门中人认为这种方法“有为天道、祸及四方”,甚至后来有一些偏激的圈里人直接把“李家道”打成了“邪教”,最终导致李家道不得不将这“混元車”明禁。
  但就像黄色电影一样,任何违禁的东西一旦流传出来,官方的“明令禁止”是不可能阻断其私下传播的,这“混元車”也是一样,像钟鬼灵和陆孝直这样“有恃无恐”的人便没少用这种省时省力的方法解决问题,以往条件充分的情况下,二人也是用兽血或朱砂之类的材料,但眼下材料有限且环境特殊情况紧急,也只能受点罪用自己的血了。
  此时此刻,钟鬼灵虽然明知身上的“十世哀煞”已经不在了,但在这伸手不见五指且罗盘失灵的地下溶洞里,也只能用这种方法把那个所谓的“鬼导游”招出来,虽然此时只有两个人而不是三十六个,但属阳的材料用的可是真材实料的“人血”,煞物更我看书是千古宝刃“青锋剑”,这个“混元車”要是布起来,作用比古代那些“猪血鸡血+杂刃”的“三十六人混元車”也小不了多少。
  “听着,从这再往里走十几米,七章七余就都没有了,冤孽进不去,我身上本来有个十世的恶煞,也因为这个从我身上出去了,我怀疑那个导游段忠跟踪咱们下了洞,所以那个十世的恶煞很可能在他身上,咱们把它招回来,恶煞只要看见我,立即就会离开段忠的身子回到我身上,不会有危险…”钟鬼灵一边围着宝剑绕圈,一边尽量简短的向孙大鹏解释。
  “你…你可说准了…”看钟鬼灵一幅下定决心的表情,孙大鹏也战战兢兢的围着青锋剑饶起了圈,不一会,滴滴嗒嗒的血迹围着宝刃已经绕了大概三四圈。
  “停!”钟鬼灵一摆手,兹拉一书声从衣服上扯下一块布条裹住了伤口,“你退后!”说罢,只见钟鬼灵用脚尖在地上画了个圈,之后用剩下的半瓶矿泉水在两道“血螺旋”之间哗啦一甩,只感觉这本来没有任何空气流动的溶洞中顺时刮起了一阵阴风…
  一秒、两秒…钟鬼灵和孙大鹏各有个的迎敌姿势,最多也就是几秒的功夫,只见一团黑影也不知道从哪里窜了出来,佝偻着直奔孙大鹏就扑了过去,干脆连看都没看钟鬼灵。
  “我靠…没错…就是他…”虽说不敢肯定这东西是不是自己身上我看的哀煞,但可以肯定是个恶煞级别的玩意,就连钟鬼灵也吓了一激灵,只见来黑脸白牙,除了嘴以外几乎看不见五官,在白色的手电光下更是格外的渗人,从来的衣着上可以断定此人就是白天的那个导游段忠,但模样却彻底变了,说实在的,对于恶煞这东西,钟鬼灵虽说见过,但都是开慧眼见的,这东西冲到活人身上彪的样子,还真是第一次见,没想到被冲身的人连长相都会变,这一点和其他冤孽冲身绝对是有着本质的区别。
  “啊…”虽说早有准备,但因为速度太快,孙大鹏还是没躲开这一扑,“钟…你不是说…没危险…”短短几秒钟功夫,孙大鹏已经白眼上翻准备二次昏迷了…

下一篇:
点此回到茅山后裔首页
上一篇:

发表评论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