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RSS Feed
茅山后裔全集 茅山后裔1传国玉玺 茅山后裔2兰亭集序 茅山后裔3将门虎子 茅山后裔4不死传说 收藏本站
 茅山后裔5建文迷踪 茅山后裔6太平邪云 茅山后裔7大道归元 鬼灵报告之清微驭邪录 茅山宗师 屌丝道士 茅山遗秘
 茅山道士之灵异笔记 茅山鬼道 茅山鬼道之尸道

第十三章 不白之冤

大力金刚掌     发布时间:2013-10-03

    为了把快乐分享给大家请您点左网页上方的分享按钮,把大力金刚掌的经典奇作《茅山后裔》《鬼灵报告》《邪井》分享给您的好友!同时点ctrl+D把本网站加入您的收藏夹。读者的支持始终是我创作的不竭动力!如对本网站有意见建议建议请在下方发表评论或留言,小弟一定采纳!同时请大家加入茅山道术的学习讨论QQ群:149754231

鬼灵报告(清微驭邪录)全集2第十三章 不白之冤

  “你还嘴硬!”蒋建华的眉毛又立起来了,“挂钟里的国库券,不是你拿的,难不成是你妈拿的!?”
  “我不知道什么国库券!”蒋家梁一摆手,“好事你想不起来我,一到这种事你就找我,啥事都找我,我哥一分钱没往家里拿过,天天混吃等死,你反倒给他寄钱,我天天想着咋赚钱,天天想做点买卖干点事业,你一分钱都不给,现在钱丢了想起我来了,我呸!”
  “你能干事业?那太阳都从西边出来!”自从陆孝直的脑袋上见了血之后,这爷俩虽说是放弃了武斗,却又转化成口水仗了,“赚钱能赚到医院里抢救,瞧你这个熊样,早知道你现在这个德性,生你那天就一把把你掐死!”
  “你掐!你掐!现在让你掐!”蒋家梁还真把脖子凑到了蒋建华跟前,“你当老子怕你?我现在啥德性不都是因为你!?”“你当我不敢掐!?”蒋建华伸出手还真和儿子掐在了一块,“我掐死你个王八操的,掐死你我给你偿命!”
  “大伯!家梁!都别闹了!”陆孝直也无语了,两只胳膊用力一分,差点把两父子都扒拉趴下,“大伯,你消消气,家梁,你上去睡一觉醒醒酒…”
  ……
  趋于陆孝直的淫威,蒋家梁不情愿的上楼了,客厅里只剩下了陆孝直和蒋建才两个人。
  “大伯,你消消气…”陆孝直也不知道如何安慰蒋建华,“明天等他醒酒,我去劝他!”“不用劝!劝也没用!”蒋建华一摆手,“我家门不幸,生出这么个孽障,这就是报应!你不说我俩孩子有一个不该是我儿子么?那就是他!没有他,我老蒋家也到不了今天这一步!”
  “可我看他不像在说谎啊!”其实刚才在问蒋家梁的时候,陆孝直便一直盯着蒋家梁的表情,那种听说“国库券被偷”后发自内心的莫名其妙感是很难装出来的,尤其是喝多了之后,就算不喝酒,想装的那么自然恐怕也得找专业的演员。
  “他就是装的!不是他还能是谁!?”蒋建华一似乎有一些激动。 “他经常从家里偷钱?”  “他毕业回来第一年,找我要三万块钱,说是跟几个兄弟一块开网吧,我问他跟谁干,他说是王春生和李小华,我说那他娘的都是附近的流氓,跟他们能干出啥来?就没给他钱,结果转天就丢了五千块千货款!”蒋建华愤愤道,“开始我以为我记差了,没在意,结果他看我没注意,又偷了一万多快!后来我问他,也是不承认,跟今天一样!从此以后我就不敢往家里搁钱了。”
  “您肯定是他偷的?亲手抓住他了?”陆孝直一皱眉。  “那还用亲手抓吗?”蒋建华一摊手,“保才走了,他哥哥在济南,他妈妈那个样,那还能是谁拿的?他没工作,还天天在外头喝酒,那钱都哪来的?”
  “他刚毕业的时候偷了一万五千块钱,能喝到现在?”陆孝直道。  “这…”蒋建华一愣,“那还有偷国库券的钱呢!”
  “他偷这么多的钱,就是为了喝酒?”陆孝直一愣。 “谁知道!”蒋建华边说边摇头,“偷吧,就偷吧!现在啥都没了,我看他以后偷啥!”
  “明天我去问他!”虽说不了解蒋家梁这个人,但陆孝直却有一种隐隐的直觉:蒋建华确实冤枉蒋家梁了…
  ……
  第二天一早。
  “我说陆大哥,我对天发誓,确实没拿过他一分钱!”蒋家梁就差一头撞死以示清白了,“我在外面喝酒,要么是兄弟请客,要么就是我自己挣的钱!喝酒用花多少钱啊,犯得上偷几万块钱吗?”
  “你上班了?”陆孝直一脸的疑惑。  “一提这事我就一肚子火!”蒋家梁道,“前几年我跟几个兄弟合计开个网吧,说好了一人拿三万,结果我爸说网吧必须地痞流氓开,要不就会有人捣乱,我说是啊,跟我合伙那几个人都是地痞流氓啊,我爸一听又说地痞流氓靠不住,肯定坑我,反正死活不给我钱,后来人家网吧开起来了,每个月都能分个三四千块,我没出钱,只能给人家帮忙打工,看我是哥们,每个月给我六七百块钱工资,本来我就够郁闷的了,结果他不但不给我钱,还冤枉我偷他钱!这就是不白之冤!我要真能偷他钱,现在也不至于一个月就拿六七百了!”
  “你爸不知道你上班?”陆孝直道。 “他没问过,我也没提过!”蒋家梁道,“又不是进国务院当总理,干个网管有啥可提的?他这个人就是偏心眼,保才在的时候宠保才,保才走了宠我哥,就看我不顺眼,我哥在济南也不知道干啥,反正不是啥好事,三天两头找家里要钱,要钱他就给,就是因为他在济南!只要在济南住着,就是有出息,一天到晚口口声声说什么在哪挣钱都一样,结果我在这,每个月自己挣钱花,没找家里要过一分钱,他不但一分钱不给我,还冤枉我偷钱!”
  “你不知道你哥在济南干吗?”陆孝直一皱眉。
  “他说他是什么经理,我还没见过经理连手机费都交不起的!”蒋家梁一脸的不服气,“我让他在济南帮我介绍个工作,都答应我一年了,屁都没放一个,在济南就B啊?挣不到钱你就算在外星都是SB!对了,陆大哥,你是干啥的?”  “我是保才的同事,这次来这办事…”  “保才混的咋样?肯定不错吧?”看着陆孝直的穿着,“你来这办啥事?”
  “来找个人…”陆孝直道,“就是保才出生的时候,那个给他算命的人…”  “那个人是不是姓田?”蒋家梁道。
  “你认识?”  “你咋信那东西啊?唉!那个人满嘴胡说八道,纯粹满嘴跑火车!大老远跑这来找,我真是替你冤的慌。”
  “怎么说?”听蒋家梁这么一说,陆孝直不由得一愣。  “我大学一个同学,人家他爸是巨款,家里有亲戚是高干,就因为听他的,差点连自己带高干亲戚的命都搭上!”蒋保才道,“那人以前挺有名的,现在臭了,也没人找他了,你要想找,我能帮你打听!”  “你?”陆孝直一笑,“不用了,蒋大伯已经出去打听了。”
  “咋的不信?”蒋家梁呵呵一笑,“指望他帮你打听,明年吧!”  “这话怎么说?”对于蒋家梁的不屑,陆孝直有些闷。
  “我那个同学,倒霉就倒得他身上了…”蒋家梁道,“人家家里认识黑社会的,想找人弄他,结果到他家一看,早就搬走了,故意骗人的!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啊!我就算联系,也只能帮你找到他徒弟!”
  蒋家梁上大学期间,有一个叫刘俊才的老师,外号“杰克逊”,之所以起这么个名字,是因为此人几乎每条裤子都特别瘦而且都比腿短,总是露出半截脚脖子,颇像迈克尔杰克逊跳舞时穿的裤子。
  说起这个刘俊才,在学校也算个名人,从前上高中的时候,蒋家梁总是听老师提到“酸腐”这个词,一直不理解,直到见着这个刘俊才,才知道什么叫“酸腐”,就算学生骑在他脖子上拉一泡屎,他也会耐心的把拉屎的学生请下来,之后语重心长的开导这个学生在老师的脖子上拉屎是不对的…

下一篇:
点此回到茅山后裔首页
上一篇:

发表评论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