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RSS Feed
茅山后裔全集 茅山后裔1传国玉玺 茅山后裔2兰亭集序 茅山后裔3将门虎子 茅山后裔4不死传说 收藏本站
 茅山后裔5建文迷踪 茅山后裔6太平邪云 茅山后裔7大道归元 鬼灵报告之清微驭邪录 茅山宗师 屌丝道士 茅山遗秘
 茅山道士之灵异笔记 茅山鬼道 茅山鬼道之尸道

第十七章 未接来电

大力金刚掌     发布时间:2013-10-03

鬼灵报告(清微驭邪录)全集2第十七章 未接来电 

  “请刘老师赐教!”
  “你说索先生曾经有过一个孩子?DNA鉴定说不是亲生的?”刘俊才放下算盘,把头转向陆孝直。
  “对!那个孩子叫索吉云!”陆孝直点头道,“台湾的司马先生算出索吉云应该只能活两岁,我也略懂五行之事,但从卦象上看索吉云应有八十八岁的阳寿,并不像司马先生说的那样只能活两岁。”
  “从生辰上看,是有八十八岁阳寿…”刘俊才道,“但若再推,却只有两岁!道理很简单,你看这…”说罢刘俊才拿起一页画的相对较乱的A4纸,用铅笔圈了一长串的“公式”,“六十四卦有上经三十卦和下经三十四卦,他儿子的出生时辰在八卦中对应的是‘乙卯、庚辰、乙酉、辛巳’,而在六十四卦中则是‘噬嗑、无妄、大壮、明夷,’我们假设他的阳寿Δ是一个区间,此时‘噬嗑’是α,‘无妄’是β,之后以时辰为单位求和,这样我们就得到了他的阳寿,也就是八十八岁,但如果我们以这个结果逆向求它的原函数,结果就会截然不同…”
  “我不大明白…”此时陆孝直已经完全完全的崩溃了,“您对这个结果有把握么?”
  “厄…有,非常有,这套方法我研究了十年,经过了几千次的演算,不会有问题!”刘俊才发现陆孝直对数学似乎并不感兴趣,脸上多少有些失望,“正是因为我很有把握,所以才觉得有问题!”
  “此话怎讲?”陆孝直似乎还没回过神来。
  “首先第一点,索先生肯定有过第一个孩子,不管他是否做过不该做的事说过不该说的话,这个孩子肯定会准时出生,而且和这个索吉云的生辰八字非常接近!”刘俊才声情并茂,似乎是在课堂上,“但是!这个孩子的确也只能活到两岁!不管索先生如何积德行善,他也只有两岁的阳寿,换句话说,从生到死,都是孩子自身的命数决定的,与索先生的关系不大!司马先生所说的,因为索先生的行善或作恶,导致孩子寿命的变化的情况是不存在的!我猜测,索先生应该是精通六十四卦的推衍,但和我一样也是粗推了前十六卦,才会得出两岁这个结论,再往后推,就会发现这个孩子的生卒,和索先生几乎没有关系。”
  ?
  “孩子的生卒和父母没有关系?”陆孝直一愣。
  “错!我只说这孩子和父亲没有关系!”刘俊才道,“虽然索先生前妻的生辰八字不是很确定,但从孩子的生辰八字上不难看出,这孩子与生母有逆缘,也就是命克生母!”
  “八卦的卦象看不出来!”一说孩子的生辰八字克母,陆孝直顿时一愣,“但是他的生母直到与索先生离婚的时候也是活的好好的啊…”
  “我知道,这个不但八卦看不出来,在前十六卦之中也没有显现!再往后推就会看出来!孩子克母也不一定马上就能显现出来,也许十年,也许五十年,总而言之,从孩子出生的那一刻起,他母亲就注定会有一场大劫!”说罢刘俊才又拿起了A4纸,“你看,我们假设他母亲的生年是α,生日是β…”
  “刘老师,我知道结果就行了…”陆孝直赶忙打断了刘俊才的高数课…
  “但最怪的还不是这些!”刘俊才放下了A4纸,“最怪的,是索先生现在的这个还未出世孩子!”
  “哦?”陆孝直眉头一皱,索吉云本应两岁就死了,而且是肯定死了,但事实是此人一直活二十好几都安然无恙,这就够怪的了,这个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可能比他还怪?
  “这个孩子…”刘俊才沉默了片刻,嘴里蹦出四个字:“八象皆无…”
  “八…八象皆无?”陆孝直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阴”与“阳”,在卦象中亦作“有”和“无”,“八象”是六十四卦中卜算孩子与父母渊源的卦象,“八象皆无”的含义就是这个孩子与父母没有任何的“渊缘”。
  渊缘这个概念始于佛教,也作“缘起”,举个例子,两个互不相识的人开车撞上了,自此之后要么成了朋友,要么成了仇人,要么赔偿道歉之后各走各的路,不管结果如何,开车相撞这件事,就是这两个人的“缘起”,如果两个人成了朋友,叫善缘,成仇人则叫恶缘,总而言之这两个人在轮回之间就有了关系。
  之所以卜算孩子与父母的渊缘,刘俊才的用意很简单,既然索见昌命里只有一个孩子,而且已经生过了,两岁时也已经死了,那么第二个孩子的降生肯定是“夜猫子进宅无事不来”,不是善缘就是恶缘,算出个善恶,也便判定这孩子该不该生,没想到却得到了“没有渊缘”这么一个结果,也就是说这个命里平白无故多出来的孩子,理论上对父母没有任何影响,如果换做旁人,这个结果并不过分,但放在索见昌身上就不正常了,此人命里本已经无嗣了,忽然来了个孩子,要么是善缘要么是恶缘,总而言之人的命里绝对不会平白无故多出个孩子,但眼下的情况是这孩子不但确实是多了,而且貌似还真就是平白无故多出来的。
  “史无前例啊!真是史无前例!”刘俊才叹了口气。
  “这个孩子不克父母?”陆孝直皱眉道。
  “克不克父母,寿元多少,要等孩子出生后看生辰…”刘俊才叹了口气道,“我是用索先生和他现在妻子的生辰反向推倒出来的结果,孩子与父母没有渊源!”
  “这么说,生这个孩子,对他们夫妻没有任何影响?”陆孝直也懒得想什么怪不怪了,眼下最重要的是先知道“能不能生”,好给香港那边回消息,至于“为什么”则是第二步要做的事情。
  “理论上讲是这样的…”刘俊才点了点头,“不过你先不要把这个消息告诉索先生,这件事我还要问一下师父…”说罢,刘俊才又拿起了电话,结果拨了半天还是没人接。
  “我看…这样吧,今天晚上我继续打电话,我这里毕竟只能推出三十二卦,让他老人家确认一下,其实师父已经封卦了,但这么怪的事,我相信他老人家也会感兴趣的…”看来算卦和治病一样,只要得了某些百年难遇的怪病,就算再穷再平民的患者,也会被一群宇宙权威的超级专家教授围起来会诊,没准CCTV的某些科教探密栏目还会跟踪报道…
  互留电话后,三人离开了刘俊才的宿舍楼,找了家宾馆订完房间之后,陆孝直本想留在房间里休息的,却被蒋家梁没死赖活的拉到了一家小饭馆,之后又陆续来了五六个以前所谓的同学哥们,咣咣咣五瓶白酒往桌上一放便是昏天黑地一通海喝,头十分钟,这蒋家梁还算清醒,没过半个钟头舌头就大了,其余那几个哥们紧随其后开始胡说八道,五瓶白酒很快变成了空瓶,之后不知道是谁又趁着上厕所的功夫偷偷要了一箱啤酒,短短两个半小时的时间,除了那个曹刚要开车没喝酒以外,包间里还能听懂人话的便只有陆孝直一个人了。无奈,陆孝直干脆把帐结了,一看账单,一共三百块钱的餐费菜钱才七十多,其余全是酒…
  把蒋家梁架回宾馆已经十点多了,这蒋家梁喝的就跟个死人一样,往床上一趴基本上是静如止水,就在陆孝直刚想关灯睡觉的时候,忽然注意到了床底下的一部手机,也是全新的N70,和自己的一模一样,开始陆孝直还以为是自己的手机,等捡起来后打开键盘锁一看桌面照片,才知道是蒋家梁的。
  “这么多电话?”看着手机屏幕,陆孝直不由得一愣,只见屏幕上显示有19个未接来电…

下一篇:
点此回到茅山后裔首页
上一篇:

发表评论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