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RSS Feed
茅山后裔全集 茅山后裔1传国玉玺 茅山后裔2兰亭集序 茅山后裔3将门虎子 茅山后裔4不死传说 收藏本站
 茅山后裔5建文迷踪 茅山后裔6太平邪云 茅山后裔7大道归元 鬼灵报告之清微驭邪录 茅山宗师 屌丝道士 茅山遗秘
 茅山道士之灵异笔记 茅山鬼道 茅山鬼道之尸道

第十九章 父亲的爱

大力金刚掌     发布时间:2013-10-03

鬼灵报告(清微驭邪录)全集2第十九章 父亲的爱

  跳进院子,陆孝直第一反应就是躲到了影背墙后面,露头往窗户方向看了看,亮灯的屋子就是一楼蒋建华的房间,此时从陆孝直这个角度只能看到天花板。
  看了看周围似乎没什么异常,陆孝直蹑手蹑脚的走到了窗户根底下,仔细听了听,里面没有任何动静。“莫非不在家?”陆孝直扒着窗台往上一窜,想看看屋里的情况,结果不看不要紧,只见屋里的大小柜子被翻得乱七八糟,而蒋建华则后背朝天趴在了地上,身子底下流了一大滩的血,右手攥着一部手机横在头顶上方,大拇指还保持着按键的姿势,整条袖子都已经被血染红了,这倒没什么,最要命的,就是在陆孝直的视野中这蒋建华的后背上明显有一大团的青灰,要说陆孝直这双眼睛,天生对阴阳变化十分敏感,有点类似于民间传说中的“阴阳眼”,尤其在晚上更是敏感,此刻看来自己在电话里听到的“咯咯”声绝对不是“幻听”,这蒋建华明显是被什么东西冲了身子,虽说不像是什么厉害的角色吧。
  “蒋大伯!”陆孝直也顾不上别的了,抡起拳头当啷一声砸碎了玻璃,但犹豫了一下却没往里进,怨孽是不会对死人感兴趣的,除非是死者自己的魂魄(此时这东西明显不是蒋建华自己的,如果蒋建华已死,魂魄应该去游走七章而不是在自己身上趴着);之所以怨孽不走,基本可以肯定蒋建华还活着,但究竟受了多重的伤却不得而知,万一是肚皮让人豁开了,可是绝对不能轻易换姿势的,如果自己冒失闯进去惊动了那东西,蹦起来跟自己过两招,这蒋建华可就彻底完蛋了,以怨孽冲身的力道,别说是肚皮被豁开,哪怕只是一两寸的小伤口,把内脏甩出来都是有可能的,到时候冤孽是打跑了没错,蒋建华的命还要不要了?
  此时此刻,院外。
  本来,蒋家梁还不怎么着急,心想没准老爷子出去串门忘关灯了,但听见里边砸玻璃的声音和陆孝直的喊声也着急了,踩着曹刚的肩膀子叽里咕噜的上了墙,跳到院里连滚带爬的跑到了窗口。
  “嘘!”陆孝直比划了一个“嘘”的手势,示意让蒋家梁不要进去,自己则慢慢的下了窗台,想去楼上蒋家栋的屋子里拿法器,蒋家梁也不知道屋里到底发生了什么,等陆孝直下了窗台自己则窜了上去,这一窜不要紧,差点被屋里的情景下出屎来,“爸…爸…你…我…这…”只见这蒋家梁张了半天下巴,竟然没说出一句整话来。
  “你别进去!我马上回来!”陆孝直跳下窗台,想从正门进屋上楼梯,没想到一拧门把手,也是锁着的,正门是个防撬门,没玻璃,砸都没法砸,无奈,陆孝直只能往门另一侧转悠看看能不能从其他窗户进屋,就在这时候,只听旁边扑通一声,回头一看,原本蹲在窗台上的蒋家梁已经没了。
  “你…!”陆孝直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心说可真是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这下可好,没准就是两条人命,早知道还不如自己进去,蒋建华是死是说不好说,至少自己能全身而退,这蒋家梁要是进去,没准得让那东西一把掐死…
  “爸…!”就在陆孝直三步并两步往窗户根底下跑的时候,屋里忽然传出了蒋家梁的声音,听上去似乎没出什么事,“怪了…”窜上窗台,陆孝直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只见蒋家梁抱着蒋建华嚎啕大哭,而蒋建华身上的东西似乎已经不见了…
  “快报警!叫救护车!”陆孝直掏出手机便拨了110,蒋家梁此刻也是如梦方醒,赶忙用老爹手里攥着的那部古董黑白屏手机拨了120,“咋这样啊!**他妈逼的是谁干的啊!我他妈**他全家啊…”蒋家梁鼻涕眼泪一大把,多礼哆嗦的按着手机键,“**你妈这120怎么打不通啊…”
  “我这通了!”陆孝直把手机递给蒋家梁,继而拿过蒋家梁的手机看了看,看来这蒋家梁好确实是傻了,120这么简单的号码竟然拨成了102…
  摸了摸蒋建华的脖子,陆孝直眉头紧锁,只觉得这蒋建华气若游丝,“快!把他衣服解开!”撕开衬衫,只见肚皮上有大概两寸多长一个刀口,深浅也不知道,且仍在渗血,
  “不能等救护车了!开车直接去医院!”陆孝直把自己的衣服扯下来一截按在了蒋建华肚皮上,一较劲直接把蒋建华抱了起来,“快开门!”
  “哎!”蒋家梁手忙脚乱的跑到正门口,一开门又傻了,“妈了个逼的怎么还锁门啊…!”原来这正门的防盗门是用钥匙从外面反锁的,不管屋里屋外,没钥匙是甭想弄开…
  “走窗户!”陆孝直抱着蒋建华来到了窗户边上,抬起一脚便踹到了窗户框上,只听哗啦一声,整个窗户框被这一脚踹飞出四五米,哐当一声掉在了院子里,玻璃碎了一地,这时候曹刚也爬进了院子,刚好看见陆孝直抱着蒋建华踹窗户,“我的娘啊…这哥们少林寺出来的吧…”
  七手八脚的把蒋建华运上了车,曹刚飞车直奔医院,说句实话,眼下蒋家这个情况是任何人始料未及的,离家短短一下午的时间,蒋家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蒋建华的身上会有东西,为什么在蒋家梁进屋的一刹那忽然消失了?那东西究竟是什么?畜生?还是一些毫无关系的游魂野鬼?刺伤蒋建华的人是谁?给儿子手机上打了19个电话,蒋建华究竟想说什么?抢劫究竟发生在打电话前还是打电话后?蒋建华的电话究竟和其被害有没有关系?一路上,陆孝直一言不发,一个个的疑问让陆孝直着实体验了一把公安局刑侦分析的感觉。
  按大夫的话说,蒋建华的命可真是够大的,失血量基本上已经到了常人的极限,如果再晚20分钟,人就保不住了,一听老爹要输血,蒋家梁抽噎着挽起了袖子,前两天跟老爹势不两立的架势已经完全不见了,看蒋家梁一身的芦柴棒,曹刚和陆孝直也把袖子挽了起来,还好,三个人的血型都能输,约么过了足有七八个小时,大夫才宣布蒋建华已经脱离危险期,这期间来了几个了解情况的民警,见蒋建华没醒,干脆一屁股赖在了医院,非要等蒋建华醒过来了解第一手的情况,期间也把陆孝直和蒋家梁问了个底掉,其中陆孝直提供的“屋门被反锁”的线索引起了警察注意,但因为不能排除凶手刺伤蒋建华后用蒋建华的钥匙反锁屋门,所以也不能完全肯定是熟人作案,此时此刻蒋家梁已经完全晕菜了,除了给凶手全家下毒咒以外基本上不会说别的了,把警察也烦的够呛,问你现场情况,你骂凶手他妈有啥用?
  “那个王八羔子,关键时刻***找不着人…”拨着哥哥蒋家栋的手机,蒋家梁一个劲的骂,“又***停机,找家里要了那么多的钱,妈个B的都干吗了?”按蒋家梁的话说,蒋家栋手机停机是经常的事…
  大概中午十分,护士找到了为首一个姓孙的民警,说蒋建华已经醒了,但还不能说话,让民警尽量不要问太复杂的问题,几个民警赶快一窝蜂的进了屋,只见蒋建华双目紧闭一言不发的躺在床上,不管民警提什么样的问题,都跟死人一样毫无反应。
  “唉?怪了,刚才明明醒了啊…”,护士也郁闷了,看了看床头柜上的仪器,显示也是正常的,但任凭民警跟哄小孩似的问起没完,这蒋建华就是装睡加装死一言不发。
  “蒋大伯,这件事,是蒋家栋干的吧…?”不知什么时候,陆孝直已经悄悄的潜伏到了民警身后,见蒋建华迟迟不说话,终于忍不住问了一句,把民警也吓了一跳,“你是干吗的?谁让你进来的!?”
  “蒋大伯,蒋家栋昨天回家了吧?”陆孝直没理民警,提高音调又问了一句。
  “出去!”民警似乎有点不耐烦,就在这时候,只听床头柜上的仪器滴滴的响了起来,“病人心跳过速了!”护士赶忙调整了一下氧气瓶的开关,“别问了,还是再等等吧!”
  “蒋大伯,我知道您是怎么想的…”陆孝直也没搭理护士,“蒋大伯,实话实说吧,您以为这样就是在帮家栋吗?”
  “你这个人…!”护士也急了,刚想发作,忽然被孙民警一把拦住,“别说话,让他问!”此时此刻,只见一行泪水顺着蒋建华的眼角滑到了枕头上。此时蒋家梁也悄悄进了病房,看见这一幕干脆僵在了当场。
  “蒋大伯…”看见蒋建华流泪,陆孝直的眼圈忽然一红,扑通一声跪在了床前,“如果您儿子被抓起来了,我愿意给您当儿子!您实话实说吧…!”
  床头的仪器滴滴嗒嗒响起没完,约么过了三分钟,只见蒋建华终于微微的点了点头,包括警察在内,在场所有人几乎不敢相信,用刀刺伤蒋建华的竟然是亲生儿子蒋家栋…
  “老李!凶手查到了!凶手查到了,你马上联系市局进行布控…”一出病房,孙民警第一件事就是拿出手机一通狂拨,而陆孝直则坐在走廊的椅子上一言不发,蒋家梁也在椅子上傻坐着,想开口问陆孝直,却又不知道问什么。
  “你有个好爸爸…”许久,陆孝直对着蒋家梁长叹一句,眼圈通红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你爸给你打电话,是不想报警抓你哥…”
  “真…真的?”蒋家梁此时似乎还有点不相信,“老爷子平时对他那么好,家里这么难,还按月给他钱,他怎么能…”
  “有些事你不知道…知道你也不会相信…”陆孝直并没向蒋家梁解释关于两个儿子中有一个不是蒋建华命中之子的事,“总而言之,你可能见不到你哥哥了,以后好好照顾你爸爸吧…”
  “我…嗯!”蒋家梁虽然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但对于这个神秘兮兮的“弟弟工友”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信任,说句实话,看见老爷子躺在血泊之中,蒋家梁也崩溃了,平时跟老爷子打架的场景早就没影了,脑袋里浮现的全是老爷子含辛茹苦支撑这个家,顶着大风大雪骑电三轮给人送货的情景,也算是一种人之常情吧…
  “你爸其实挺不容易的,如果我有这么一个爸爸,我会很爱他,不会和他打架…”陆孝直的话也挺实在,什么是父母?什么是亲情?父母就是儿子用钢刀刺进了老爹的胸膛,老爹在生命垂危的时候却不忍心打电话报警抓儿子,这就是亲情,站在生死边缘却在考虑别人的生死。
  “爸…!”蒋家梁扑通一声跪在了病房外,趴在地上泣不成声…  其实,自从发现蒋家大门被反锁的时候,陆孝直便已经开始觉得事情蹊跷了,首先,一般抢劫盗窃的临走不会反锁屋门,其次,蒋家灯开着,说明案发是在晚上,这个时间蒋建华应该已经回家了,既然蒋建华在家,那么有人入室抢劫的话便会发生搏斗,但蒋建华的屋子里虽说柜子被翻了个乱七八糟,但桌子上的摆设却丝毫没动,只有翻动的迹象没有打斗的迹象,这也说明蒋建华是遭偷袭而受伤的,当时,陆孝直还没怀疑到蒋家栋头上,只是怀疑凶手是否是普通的熟人或亲戚,然而蒋家梁在医院的一个电话却提醒了陆孝直:想当初自己给人刮腻子贴瓷砖,尚且能负担天津市的手机费,而蒋建华每个月按月寄钱给大儿子,而此人拿着家里的钱且号称有工作却连山东的手机费都交不起,这不得不让人产生怀疑,在蒋建华点头承认之前,陆孝直并不能100%肯定凶手就是蒋家梁,而蒋建华听到大儿子的名字后心跳过速的表现,恰恰又印证了陆孝直的猜测。

下一篇:
点此回到茅山后裔首页
上一篇:

发表评论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