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RSS Feed
茅山后裔全集 茅山后裔1传国玉玺 茅山后裔2兰亭集序 茅山后裔3将门虎子 茅山后裔4不死传说 收藏本站
 茅山后裔5建文迷踪 茅山后裔6太平邪云 茅山后裔7大道归元 鬼灵报告之清微驭邪录 茅山宗师 屌丝道士 茅山遗秘
 茅山道士之灵异笔记 茅山鬼道 茅山鬼道之尸道

第二十一章 田三卦召见

大力金刚掌     发布时间:2013-10-03

鬼灵报告(清微驭邪录)全集1,2第三十一章 田三卦召见

  “哦!随时都方便!”一听哪位传说中早已金盆洗手的老神仙“田三卦”想见自己,陆孝直立即来了精神,“我马上过去!”
  “陆…不不,干哥,你要去刘俊才那?”蒋家梁似乎还不习惯如此称呼这位新认的“干哥”。
  “恩,蒋大伯…厄…咱爸这你多费心吧,我现在过去…,没什么意外的话明天回来!”站起身,陆孝直从钱包里取出一张牡丹卡和二百块钱,“要是用钱的话你就自己去取,密码是我电话号码的后六位…”
  “干哥…这…”看着银行卡和钱,蒋家梁似乎有点不好意思接。
  “拿着!”陆孝直抬眼盯着蒋家梁,两人僵了约么十几秒,蒋家梁终于被盯毛了,“行!干哥,这次多亏你…”
  “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陆孝直数了数钱包里剩下的现金,之后揣起钱包直奔医院门口。
  放在晚上,陆孝直这样的客人基本上没车敢拉,但白天似乎还好点,一个满脸横肉留着络腮胡子小臂上纹满了大青龙的秃头出租司机听说陆孝直要去济南,乐的嘴都合不上了,二话没说就让陆孝直上了车,这次的目的地并不是刘俊才教课的学校,按刘俊才的指点,秃头司机直接把车开到了济南城郊结合部的一处小院。
  这是一套外边看起来十分普通农家的小院,坐北朝南格局方正,院里靠北墙有三间瓦房,屋门开在了三间房的正中间,厨房坐南朝北开在了南墙,紧邻着院门,旁边还有一间地窖,不知道为什么,一进这个院子,陆孝直便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冷战,心里似乎有种难以压制的紧张,说实在的,这种感觉,陆孝直从小到大只有过两次,一次是现在,一次则是在天津处理那个“地眼”。
  “这里…”走到院子正当中时,陆孝直忽然站在了原地,下意识的环视了一下院子四周,之间院中贴着西墙有一口破水缸,水缸旁边是一个破铁架子,架子上三三两两放了几块青砖,一切好像都很正常,又好像都不正常。
  “怎么了?”见陆孝直忽然站住,刘俊才似乎有些奇怪。
  “没什么…”陆孝直深呼了一口气,低下头跟刘俊才推门进了屋。
  屋里的摆设很简单,正对着房门是一副猛虎下山的字画,看成色似乎有年头了,说实话画的真是不咋地,中国画讲求个神似,但这画上的老虎的“神”俨然就像个壁虎,画的獐头鼠目的,老虎身子下面的巨石画的跟个垃圾袋似的,看落款写的乱七八糟也不知道作者是谁,画上有一大堆的印章,就这么一副破画貌似还有不少人收藏过(古代收藏字画的人都有个习惯,就是往自己的藏品上加盖自己的印信,比如张三收藏了清明上河图,就会往清明上河图上盖自己的印章,这并不代表清明上河图是张三画的)。画的下面有一长油腻腻的平桌,就跟从夜市搬回来的一样,桌面上仿佛有一层永远也擦不干净的油泥,桌上放了一套茶具和一个旧台灯,桌下有两把折叠凳子,看款式往晚了说也得是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产品,屋角放着一台落地电扇,似乎比墙上的画还老,电扇后面的墙上有一个开关,看下面的小标好像是TCL牌的,款式还挺现代,别看房顶上的照明灯只是个裸奔的灯泡,这开关倒是挺入时的,整个屋子唯一能与时代接轨的貌似就是墙上这个电灯开关了。
  就在这时候,之间旁边屋的帘一掀,一个年轻姑娘用轮椅从屋里推出了一个瘦老头,想必就是传说中的老神仙田三卦了,说实在的,陆孝直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这个传说中的老头是这幅形象,轮椅上的田三卦似乎是一副天生的和气相,不笑似带三分笑,也不知道是面瘫还是肌肉痉挛,总之是一脸的嬉皮笑脸,两只手有如小说《包身工》中描写的“芦柴棒”一般干瘦,皮包着骨头就如同鸡爪子一般,两只眼睛大而无神,左眼的眼珠是灰白色的,似乎有白内障。
  “这是我师傅…”刘俊才开始介绍,“这就是我向您说起的,那个清微派的传人…”
  “田老前辈…”陆孝直微微鞠了一躬,偷眼瞄了一下后面推轮椅的姑娘,看长相是个典型的农家丫头,眉眼随算不上精致,但排布还算合理,身子骨显然比城里的女孩要硬实不少,细腰大**大胸,按农村的标准,这样的丫头应该是生儿育女的好苗子,倘若放在六七十年代没准已经成了“英雄母亲”了。
  “嗯…咳…咳…”田三卦貌似是想说话,但一张嘴首当其冲却是一阵撕心裂肺的咳嗽,身后的姑娘赶忙替其锤了锤背。
  “小伙子,我问你,你为什么要请卦?”咳嗽够了以后,田三卦似笑非笑的问了一句,边问边上下打量陆孝直。
  “晚辈是受人之托…”陆孝直偷眼看了看旁边的刘俊才,心说自己已经把索建昌的事原原本本的告诉过这个书呆子啊,莫非他跟老爷子没提过?
  听陆孝直这么一说,这田三卦开始念经一样的自言自语嘀咕起来,约么十几秒的样子,猛然间抬眼蹦出一句,“请卦的人,和你什么关系?”
  “和我?”陆孝直一愣,“晚辈不明白您的意思…”
  “我是问你,请卦的人,是不是你的亲人…?”
  “哦…是这样的,我忘了跟您说,这个人其实是…”刘俊才似乎也注意到了陆孝直的眼神,赶忙接过了话茬,却被田三卦打断了,“让他自己说…”
  “这个…”陆孝直想了想,“应该算是客户吧,跟我实际上没什么关系…”
  “哦…”田三卦点了点头,冲着旁边的刘俊才摆了摆手,“俊才,你先回去吧,我有些事要单独和这个小兄弟说…”
  “哦…那我先回去了…兰兰,师傅拜托你了…”说罢,刘俊才冲着田三卦鞠了一躬,转身出门。
  “兰兰,还有你…”田三卦回过头冲着身后的女孩道,“你也出去…!”
  “爷爷…?”此话一出,推轮椅的那个叫兰兰的姑娘瞬时一脸的惊讶,“您说什么?”
  “我说,我想跟这个小伙子单独聊聊…”田三卦脸一沉,似乎不愿意把同一句话说两遍。
  “嗯…”兰兰一抿嘴,无奈的低下了头,怯生生的走向屋门,与陆孝直擦肩的一刹那,只见这兰兰抬眼看了陆孝直一眼,正好和陆孝直的眼神对上,看得陆孝直心里一惊,只见这兰兰烟圈红润,似乎是要哭。
  回头目送兰兰出屋后,陆孝直把头转了过来,继续盯着这位神秘兮兮的田三卦,说实在的,此时陆孝直也是一脑袋雾水,自己跟这个田老爷子第一次见面,有什么事需要单独聊呢…?  “小伙子,你懂天象么?”田三卦直勾勾的盯着陆孝直,把个陆孝直盯得浑身不自在。
  “您…懂天象…?”陆孝直一愣,要说天象这东西可真不是一般人能搞明白的东西,别说是自己,就算是师父在世,也未必搞得明白。
  作为内行,陆孝直自然知道田三卦口中的“天象”绝非现代通常所理解的“天象”,而是地地道道的“古天象”。在当今,“天象”一词可以理解为“天文学”与“气象学”的统称,而古天象学却是一门囊括了天文、地理、气象、阴阳五行、占卜、历法及人文等多方面知识在内的大学问,古人往往将星象、气象及种种自然现象与阴阳五行学说相结合,在许多文学作品中,诸如“夜观天象、主星耀眼克星暗淡、某某星辰坠落在哪里就说明有什么什么重量级人物出生”的描写可以说是层出不穷,相传当初周文王姬昌就是因为夜观天象发现商汤气数将尽才下决心扯旗造反的,诸葛孔明借东风也是夜观天象的结果。  在道门的正史记载中,“占天术”也就是古天象学,在北宋废除“太卜”官职后基本上就淡出了人们的视线,元朝之后基本上便失传了,在道门野史中,明清年间有名有号的懂占天术的人不超过十个,且水平不得而知,在陆孝直的印象中,师傅陆清阳似乎对占天术也就是古天象学似乎有一些研究,但也只是皮毛,就如同玩电脑仅局限于“会打字”一样。
  “略知一二…”田三卦脸上仍旧是笑呵呵的,但语气中却参杂着一种难以言表的严肃与认真,“你求的这个卦,六十四卦我反复推了三遍,都没有结果,八相皆无!”说道八相皆无这四个字时,田三卦刻意加重了语气。

下一篇:
点此回到茅山后裔首页
上一篇:

发表评论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