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RSS Feed
茅山后裔全集 茅山后裔1传国玉玺 茅山后裔2兰亭集序 茅山后裔3将门虎子 茅山后裔4不死传说 收藏本站
 茅山后裔5建文迷踪 茅山后裔6太平邪云 茅山后裔7大道归元 鬼灵报告之清微驭邪录 茅山宗师 屌丝道士 茅山遗秘
 茅山道士之灵异笔记 茅山鬼道 茅山鬼道之尸道

第五十四章 雷池

大力金刚掌     发布时间:2013-04-25

    听了张国忠上次用“群阳阵”对付赵昆成的经过,这几天来老刘头也一直在琢磨对策,但此刻的情况不必当时,谁也不知道这个赵昆成这些日子一直小打小闹,搞的究竟是什么名堂。
    “他娘的跟我斗?老子出师那会你个小娃头还没出世咧!”老刘头一边叨叨,一边随同七叔到了楼下。七叔刚在沙发上坐稳,忽然整个宅子的灯光全灭了,几名保镖的心本来就提到了嗓子眼,加上灯忽然一灭,甚至有的人冲着四周就是一梭子子弹,楼上传来一阵阵女佣们的尖叫。
    “不要乱!”老刘头大喝,“这不是邪术!电闸被拉了而已!”老刘头把龙鳞攥在手里,深呼吸了一下,“七爷,千万别害怕,虚张声势罢了,他现在没什么能耐了…”其实老刘头这也只是口头上的安慰,并没透露罗盘所显示的实际内容(此时罗盘除了乱跳外,还有转圈的迹象,这和前不久巴山藏宝洞中的某些现象十分吻合,说明来者不善)。“大伙看好七爷,我去看一下!”此时,七八个手电已经亮了起来,四处乱照,老刘头顺手从一名保镖手里拿过一个手电,顺着罗盘指示的方向一步步的网前蹭。
    “他娘的…怎么会是外面?”老刘头边走边嘟囔,理论上讲,拉电闸的话,这赵昆成应该在屋里,但此刻罗盘却显示这股子邪气在屋外。
    “七爷!您家的电闸究竟在哪?”此时老刘头已经走到了门口,回头一看,心里立即一凉,原本的七八束手电光都没有了,七叔和刚才一群保镖竟然全睡着了!
    “赵昆成!!”老刘头大吼,“是条汉子就出来让老子看个全身!别总是藏者掖着的!”老刘头实在是不耐烦了。
    四周还是死一样的寂静。
    “他娘的…”老刘头一把拉开大门,发现外面的保镖也都躺下了,而屋子的正门门口,却摆着一个超大号的旅行箱。
    “他娘的除了鼓捣人睡觉,你说你他娘还会干啥?”老刘头照着门里嚷嚷了一句,三两步走到了箱子边,“他娘的啥玩意?”看了一眼罗盘,发现指针不时开始360度转圈,按藏宝洞的经验,引起罗盘转圈的东西就应该是这个箱子。
    “摆个箱子,难不成想用东西换那个死玉…?”老刘头收起罗盘,抽出匕首,小心翼翼的豁开了箱子。
    此刻,赵昆成家门口。
    “秦先生,我有不祥的预感…”张国忠这会一直在盯着罗盘,只见罗盘的指针猛烈的跳动了一下,而后又恢复常态了,按罗盘指针跳动的方向,正是七叔家的方向。
    “怎么?”秦戈边盯着赵昆成家门口边问,“你和刘先生有心灵感应?”
    张国忠并不知道什么是心灵感应,但却有一种感觉,虽说是经常失灵的新罗盘吧,但刚才跳这一下也绝不简单(即使失灵,也没有这么跳的)。按秦戈开车的时间算,这赵昆成家和七叔家的距离至少二十公里以上,此刻罗盘这一下剧烈跳动,肯定是有什么大事发生。“秦先生!咱们得回去!”张国忠咬着牙,万一赵昆成没搞定,反倒把师兄搭进去了,回去怎么和大嫂交待?
    老刘头小心翼翼的用匕首尖豁开了皮箱子,“他娘的这是啥?”只见探入皮箱子内部的匕首,抽出来后一个劲的往下滴血。
    兹拉一声,老刘头把整个皮箱子的面全豁开了,眼前的一幕让老刘头捂着嘴一通干呕,只见这个皮箱子里,装着一具血淋淋的碎尸。
    “他娘的…疯了…”老刘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眼前这具碎尸,应该是施了“隳降”。道教认为,人死后的第七天,灵魂才会相信自己真的死了,所以在这七天内,冤死者的怨气会停留在尸身上,这种降术就是利用死者新死的尸身施降,七天之内,尸身的怨气要比单纯恶鬼的怨气大得多。
    按传说中的描述,施“隳降”应该把死者切成肉片或剁成肉酱,然而此刻皮箱里装的虽然仅为碎尸,可能是赵昆成迫不及待,也可能怕朵成肉馅怨气太重,自己也控制不了,但总而言之,除了“隳降”外,似乎没有更合理的解释了,厉害是肯定的。
    现在不比后晋那种兵荒马乱、命如草芥的年代,现代社会,施这种法术是犯谋杀罪(大陆称故意杀人罪)的!就冲罗盘那种360度的乱跳,这具尸体想必也是被活着分尸的,“幸亏没用手碰…”老刘头暗自庆幸,从破兜子里找出一把香,点上立在了皮箱周围,准备给这位倒霉的哥们超度一下,怨气经超度散去,这个降基本上也就算破了。
    就在老刘头把香一根根往箱子四周摆的时候,忽然觉得背后一阵阴风。
    “嗨”的一声吼,老刘用尽了吃奶的劲往前一窜跳出了门口,只感觉后背斯拉一下,衣服被划开一道大口子,伸手摸了摸,还好,没见血。
    “他娘的…谁!?”老刘头一挥手电,只见对面站了一个人,“七爷!?”老刘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刚才从背后挠了自己一爪子的,正是七叔。
    此时的七叔,眼神就跟那个席子村的李二壮没什么区别,在手电光下亮闪闪的,哈喇子不断从嘴里流出来。
    这下老刘头可傻眼了,心想他娘的这个赵昆成可忒损了,竟然用七叔来对付自己,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那厮自己不行了,竟然又想出了这么个阴招,看来这几天赵昆成的小打小闹是有用意的,降术可以单施,也可以叠施,先用对自己伤害小、折寿少的“呆降”把人弄晕,再在中“呆降”的人身上施厉降,就比直接在正常人身上施厉降要省事的多,而这几天赵昆成不停的在众人身上释“呆降”,人的身体一旦适应了呆降,再中其他厉降也就容易的多。
    “他娘的,又被涮了…”老刘头往地上吐了口唾沫,举起龙鳞往前晃悠了一下,只见七叔并不害怕龙鳞,照样缓缓地哼哼着向老刘头靠近。
    “三十六计…”老刘头缓缓后退,“走为上!”老刘头往门口贴了一张活符,转头便跑,七叔根本就不在乎活符,没两步便噌的一下跳到老刘头前面档住了去路,动作跟那个李二壮一样敏捷,哼的一声扑向老刘头。
    这一下来的太突然了,老刘头本以为活符能拖一阵的,没想到这么快就追上来了,眼下想躲是来不及了,便想后退一下泄掉这一扑的力量,结果没想到这一扑的力量太大,自己干脆被顺势扑倒,匕首也当啷一声掉在了边上。
    “哎嗨嗨哟…”七叔噗嗤一声坐到了老刘头身上,险些把个老刘头压冒了泡,只觉得身上像压了一个石头人一样,任自己怎么使劲,上边的七叔纹丝不动。
    骑在老刘头肚子上,七叔嘴里的牙和手上的指甲眼瞅着长了一寸来长,双手嘭的一下掐住了老刘头的脖子,黑色的指甲扑哧一下插进了老刘头的肉里。
    “呃……!”老刘头咬着牙一声闷哼,感觉一阵刺骨的剧痛从脖子向全身蔓延,这一疼,可算是激发了老刘头身体的潜质,右手也不知道哪来那么大的劲,竟然挣扎着从边上的草丛里摸到了匕首。
    “我去你娘的…”老刘头小臂给劲,把匕首一挑,仿佛刺到了七叔的屁股,只见七叔嗷的一声从老刘头身上跃起,落在了四五米外,老刘头挣扎着爬起来,好在屋外的射灯没有灭,借着射灯的亮看,七叔的脸仿佛是青色的。
    “他娘的…”老刘头从随身的布兜子里摸出针灸,一针刺进锁骨一寸多,脖子瞬间不疼了(管联到人体中枢神经的穴位,现代的“针灸麻醉”便是利用此类穴位实施),晃悠着龙鳞匕首掏出铜钱在地上摆起阵来,七叔尝过了龙鳞匕首的利害,此刻也不敢靠前了,哼哼着在老刘头旁边徘徊。
    毕竟,此刻老刘头是活人,有思维,而七叔没有,绕来绕去,老刘头竟然用铜钱在地上围着七叔摆了一个圈。“你给我死这吧…!”老刘头掏出一张“泄阴符”,啪的一声按在地上,掏出一根鸡喉噗嗤一声钉在上面,把这个铜钱圈的出口封死。
    这个铜钱圈叫“锁鬼阵”,俗名“雷池”,是专门用来禁锢恶鬼的方法。按《周易》的理论,日属阳,夜属阴,恶鬼是只能在夜间活动的,古人观星时将整个夜空分为二十八个星区,称之为“二十八宿”,其中每宿包含若干个恒星,而“雷池”的布法,便是在恶鬼周围布上28个铜钱,人为划定一个假的“二十八宿”,铜钱数阳,所以便给恶鬼造成了越“雷池”一步则入“阳境”的假象,这个阵法对恶鬼没有什么伤害,只能起到禁锢的作用,禁锢的时间视恶鬼力量的大小与智商的高低而定(恶鬼也不能说一点智商都没有,冤死者智商相对较高,而惨死者智商普遍偏低,而此刻冲七叔之体的东西明显是惨死之鬼,想必这个“雷池”还是能抵挡一阵的)。
    随着“泄阴符”落地,七叔也开始察觉周围不对劲,叫唤着刚想往门的方向蹿,就好比被什么东西烫了一下一样,嗷了一声退了回来,老刘头往后走了两步,这七叔又想扑向老刘头,结果又被挡了回去。
    趁着这工夫,老刘头转头来到了客厅(此刻箱中恶鬼已经冲了七叔的体,超度也没用了),从阿光的手里拿过一个手电,抄起匕首直接在大厅地上刻了起来…    老刘头刻的不是别的,正是一个大号的“泄阴符”,要说这茅山的“泄阴符”可真是个好东西,小时候打预防针,流行肝炎打肝炎疫苗,流行流感就打流感疫苗,但有一种东西叫“免疫球蛋白”,不管流行啥病,打了都管用。在茅山术中,这“泄阴符”就好比这个免疫球蛋白,茅山术有云“人为阳,鬼为阴,畜牲于阴阳之间,至阳则灵,至阴则孽。”意思就是“人的属性是阳,而鬼的属性为阴,畜牲的属性介于阴阳之间,如果阳气过重就会成为灵兽,阴气过重则会成为孽兽。”这泄阴符的原理也正在于此,不管你有多厉害,只要“泄”掉你的阴气,恶鬼变野鬼,孽畜变善畜,对付恶鬼畜牲都有效,而眼下对于这种知之甚少的降术,泄阴符无疑是最佳选择。

下一篇:
点此回到茅山后裔首页
上一篇:

发表评论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