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RSS Feed
茅山后裔全集 茅山后裔1传国玉玺 茅山后裔2兰亭集序 茅山后裔3将门虎子 茅山后裔4不死传说 收藏本站
 茅山后裔5建文迷踪 茅山后裔6太平邪云 茅山后裔7大道归元 鬼灵报告之清微驭邪录 茅山宗师 屌丝道士 茅山遗秘
 茅山道士之灵异笔记 茅山鬼道 茅山鬼道之尸道

兰亭集序第三章 阿努比斯之子

大力金刚掌     发布时间:2013-04-26

第三章 阿努比斯之子

    “这……是什么地方?”老刘头拿起一张照片,只见照片中间是一个圆形石柱,上面星星点点刻了一些东西,但雕刻的地方成像模糊,根本看不清刻的什么.而没有雕刻的地方却清晰的很。
    “目前还弄不清楚,我已经拿给好几位专门研究埃及历史的考古学专家看过了,他们都不能确定这是什么地方,”一旁的刘丹道,“这个柱子的造型很独特,已知的金字塔与神庙中没有这样的柱子。”
    “所有的照片对比度都很强烈,说明拍照的地方除了闪光灯以外没有任何光源,”艾尔讯也开始分析,“而且最后几张照片拍摄得很模糊,但前面的照片拍得很清楚,说明孙少爷在拍摄最后这张照片的时候似乎很慌张,来不及稳定镜头。”艾尔讯拿起最后的几张照片,只见照片上模模糊糊一片,好像有个人的轮廓,但却看不清。“不是还有几个科学家跟孙少爷一起陪绑的吗?他们也没跟家里人说?”老刘头皱眉道,“还有那个失踪的什么大英博物馆的顾问,他家难道没线索?”
    “没有。”秦戈面无表情道,“这些人的家人和咱们一样,也在寻找他们的下落。”
    “呵!保密工作还他娘挺到位……这让我从哪下手啊……”老刘头拿着手中的照片皱起眉头,“秦爷,中国有句话,解铃还须系铃人,孙少爷这魂丢地绝不偶然,就算我想帮他找回来,也得先弄明白他从哪丢的啊……”皱着眉,老刘头拿起照片一张一张的看。“现在连他在哪出的事都不知道,你让我咋帮你?”
    “刘先生,目前只有这些线索……”秦戈阵沉默,“刘先生。恕我食言,我觉得我们有必要到埃及去一趟……如果是你师傅的话,我相信他也会这么做……”
    “我跟你说啊姓秦的,你少拿我师傅压我……我师傅压根就不可能跟你来美国,你得抬着那个痨病鬼去找他……”老刘头瞪大眼珠子,早就知道秦戈有这么一手。“你要知道地方,我倒是可以考虑跟你走一趟,但你现在一问三不知,想让我跟你去破案啊?”
    正扯着半截,忽然电话响起。“喂,你好,……好地。我立即就到!”秦戈拿起电话听筒,没说两句话,脸上立即浮现出兴奋的表情。“刘先生,有新线索了!”
    “我说秦爷你是不是安排好了?就等我那句话呢?”老刘头气的满脸通红,怎么自己刚说完有线索就考虑去埃及,这电话就追过来了?
    “刘先生,我保证这是巧合!”秦戈露出一丝微笑,“我觉得你应该相信命运,或者说是:天意……”
    华盛顿特区警察局。
    “到这干嘛?莫非抓住凶手了?”看着来来往往的美国警察,蹲过监狱地老刘头显得有点不自在。
    “秦先生!”一位穿着白大褂、留着马克思般大胡子的洋老头与秦戈握手,“你带来的东西,每次都把我折磨得难以入睡……!”
    “非常感谢!”秦戈握着这位老者的手,“让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刘凤岩先生,我的中国朋友(英文)……这位是康恩史密斯,我的美国朋友!华盛顿警局痕迹物证学专家!”
    “很高兴见到你!”史密斯上下打量了一下老刘头,伸出了手。
    “我也一样!”老刘头和这位洋大爷握了一下手,发现自己的手比对方小了差不多一半。
    “请进来!我已经得到了结果!(英文)”康恩一摆手,把四人让进了屋里。
    “这就是我所复原的那个纸团!”康恩用投影机把一个布满奇怪象形符号的地图打到了墙上,“有些地方的符号已经无法复原了,所以我只能尽量将他们描绘出来。”(在从尼罗河打捞出的尸体身上,埃及警方发现了一个纸团,上面的内容因被河水浸泡时间过长,以埃及警方的能力已经无法鉴定了,秦戈遂将其带回美国鉴定。)
    “噢!”刘丹睁大眼睛,“天呐!他们……他们……难道……”
    “难道什么?”秦戈很少见到见多识广地刘丹出现这现这样的表情,“上面标的是哪里?”
    “他们去了代得夫拉地金字塔!”刘丹一字一颤道,“怪不得他们要保密!”
    “代得夫拉的金字塔!”秦戈皱眉道,“这个法老有什么特别么?”
    “代得夫拉是埃及第四王朝的第二位法老,在胡夫之后,在位时间并不是很长,传说他的金字塔就在基查墓地北面五哩左右阿布劳阿什,不过这些都是传说,这个区域根本没有金字塔,考古学家甚至怀疑,代得夫拉根本就没有自己的金字塔,”刘丹道,“在埃及的第四王朝,太阳神受到崇拜,所以许多法老的名字中都有‘拉’的音节,其含义就是‘太阳神’,包括代得夫拉在内,但代得夫拉却是阿努比斯的儿子!”
    “阿努比斯是干啥的?”老刘头问道,“这个所谓的儿子,是亲生儿子?”
    “不是亲生儿子……阿努比斯是埃及神话中帮助死者通往地下世界的神,也就是地狱的统治者,”刘丹道,“埃及的法老,习惯把自己塑造成神灵的儿子,以此来增加自己统治的神圣性,就如同中国的皇帝喜欢把自己塑造为‘龙’一样,在埃及的第四王朝,创世神也就是太阳神‘拉’受到崇拜,所以从第四王朝开始,法老的名字大多声称自己是‘拉’的儿子,包括这个代得夫拉!但后世的很多伴侣认为他并不是‘拉’的儿子,而是阿努比斯的儿子!”
    “你是说,孙少爷发现了他的金字塔?”老刘头皱眉道,“也就是说,孙少爷的诅咒,来自代得夫拉?”
    “据传说,代得夫拉有一个奇怪的诅咒,凡是将自己坟墓的位置泄露的人,其灵魂都会受到阿努比斯的召唤!”刘丹道,“我猜想他们是顾及这个古老的传说,才隐瞒自己的行踪,但孙亭受到的诅咒是否就是代得夫拉的诅咒,我也不能确定!”(孙启林的儿子名叫孙亭)
    “这图上可表明了金字塔的具体位置?”秦戈问道。
    “没有!”刘丹皱眉道,“这个图是金字塔内部的地图!而且有一点很奇怪,为什么坐标是反的?”
    “你们,能不能讲英文?”一旁的康恩感觉自己被冷落了,“破解这个东西有我的功劳,我有资格知道这里的秘密!”
    “史密斯,我的朋友说,这个地图是埃及一个传说中的法老——代得夫拉的金字塔内部的地图,但他说坐标是反的……”秦戈翻译道。
    “是的,我曾经进入过很多金字塔,他们内部的布局大体上很相似,这个地图很像一个金字塔的内部路线图,不过图上所描绘的线路,似乎与现在的大多数金字塔内部格局相反!”刘丹道。
    “康恩,你确定那张纸你在复原的时候,没弄反么?”秦戈问道。
    “我确定我没搞错!”康恩对金字塔没兴趣,最关心的还是自己研究成果的正确性,“如果这些符号是正确的,那么这张图就是正确的!”说罢康恩把幻灯片反了过来,整个地图路线变换了方向,但奇怪的符号方向也变了。
    “没错……!”刘丹目不转睛地盯着墙上的幻灯,“刚才是对的,现在字反了……!”
    “阎王让你三更死,焉能留你到五更……”秦戈家里,老刘头反复端详着桌子上的照片,“阎王爷他儿子的坟都敢盗,活该他找死啊!”说实在的,老刘头生平最烦的就是盗墓,虽说这埃及不是中国,又扣上了所谓考古的帽子,但人家的坟埋的好好的,你非得进去折腾,有点值钱东西还得带走,美其名曰“科学研究”,这跟盗墓又有什么区别呢?
    “刘先生,这不是盗墓!”刘丹横眉立目,对老刘头义正言辞,“这是考古,是科学研究!”
    “哎,这话别跟我说,跟那个什么代得夫拉说去……”老刘头懒洋洋的,二郎腿一架,把烟点上了,“刘同志,我跟你说,盗墓不盗墓,是法律问题,但现在刘少爷遭了诅咒,那诅咒,不单单是为了阻止你们科学研究吧……?”
    “你……!”刘丹也没词儿了。
    “刘先生,现在不是探讨这个问题的时候……”秦戈推门进屋,“艾尔讯已经安排好了,明天下午的航班直飞开罗,刘先生,我希望你能帮忙……”说罢,秦戈从包里拿出一个精美的楠木盒子摆在老刘头面前。
    “嗯……!”打开盒子,老刘头满脸的皱纹立即舒展成了光滑的平面,只见玉樽上“武帝御樽”四个篆字格外显眼,“行!看在孙老的面子上,就陪你们走一遭!我是看孙老面子!跟秦爷你没啥关系啊……”老刘头拿起玉樽左右端详,恨不得一口吃下去……    “哎,你说这地球为啥是圆的啊!”飞机上,老刘头哈欠连天,但就是睡不着觉,老年人本来觉就少,加上这几天反反复复的时差变化,干脆已经神经衰弱了。
    “刘先生,我也失眠。”艾尔逊道。“我担心孙少爷的病。”
    “哦,你跟他很要好?”老刘头本来对这个满脸国仇家恨的艾尔讯没什么好印象,但此刻实在是找不着打发时间的对象了,跟他说话,总比跟秦戈说话强吧……

——————————————————————————————————

阿努比斯

3

阿努比斯

阿努比斯神像

阿努比斯图片

阿努比斯图片

对古埃及人来说,来生极其重要,因此守卫亡者的阿努比斯神在很早以前就为人所崇拜。冥界和亡者之神阿努比斯长着一颗胡狼头,后者是一种常见的在墓地搜寻腐食的野狗。人们向他祷告,祈求保护亡者,他还帮助伊西斯将奥西里斯 (Osiris) 制成了木乃伊。
——————————————————————————
 阿努比斯由来
阿努比斯还与正义女神玛特 (Ma’at) 联系在一起。埃及人认为人死后会前往亡者之殿。
阿努比斯,是埃及神话中的亡灵的引导者和守护者,掌管和守护亡者的灵魂(为了防止亡者的灵魂受到二次伤害,而导致法老无法复活。所以古埃及人认为唯有阿努比斯的守护才可让他们的灵魂得到庇护。这也就是为什么在法老的坟墓中都可以看到阿努比斯的身影。),主要是负责审判之秤的称量工作,就是在秤的一边放置洛克的羽毛,另一边放置死者的心脏,如果心脏与羽毛重量相当的话,那么这个人就可以升上天堂,与众神永生,如果心脏比羽毛重的话,这个人就有罪了,将会被打入地狱,会被魔鬼吃掉。阿努比斯的原型是上古法老奥西里斯(冥界之掌管者)和奈芙蒂斯之子。荷鲁斯为其同父异母的弟弟。
埃及人认为,阿努比斯神帮助死者保存尸体,这样死者才能复活。阿努比斯神被描绘为长着胡狼头拥有神权的人。他的象征是黑白相间的公牛皮溅满血迹悬于杆上。其中的意思至今无人能知。

阿努比斯形象

阿努比斯与木乃伊的制作有所关联,而且是亡者在前往死后世界的旅途上的守护者。他通常是被描述是一位有着胡狼头的男性,但也有被描述为是一只戴着缎带的胡狼,前臂弯曲勾著连枷的外形[8]。在古埃及,胡狼与墓地有很强的关联性,因为胡狼这种食腐动物会去墓地吃那些暴露在外的死尸[9]。而阿努比斯身上独特的黑色不是一般胡狼会有的颜色,而是腐肉与尼罗河谷黑色的泥土的颜色,象征着重生[9]

在一些葬礼文本中阿努比斯被描述成会伴随在亡者的木乃伊身旁或是坐在坟墓的顶端保护坟墓的样子。而事实上,在防腐过程中,首席防腐员会扮成阿努比斯的样子。另外在死者之书中的心脏重量审判景象中,阿努比斯扮演着测量员的角色,是“天秤的守护者”[10],借由比较亡者心脏与玛特(真理女神,通常以一根鸵鸟的羽毛来象征之)孰重孰轻来决定亡者是否有进入死后世界(阴间,又称杜埃)的资格。如果心脏与羽毛一样轻,或比羽毛还轻,阿努比斯就带他去见欧西里斯,否则则将他喂给一只长著鳄鱼头、狮子的上身和河马后腿的怪物“阿米特”。

而在新王国时期的坟墓封印上会描绘阿努比斯坐在九弓上,象征他彻底控制了埃及的敌人[5]

防腐者之神

在早期的神话中阿努比斯是拉的儿子,但后来他变成是欧西里斯与奈芙蒂斯之子[9]。在这欧西里斯神话中,欧西里斯是被赛特所杀害,欧西里斯的器官被送给了阿努比斯当礼物,之后他帮助伊西斯将其亡父(即欧西里斯)做成木乃伊,且因为这个关系变成了防腐员的守护神。根据死者之书中的绘图,在木乃伊制作的葬礼仪式期间祭司常会带着胡狼面具支撑著直立的木乃伊。

在这后期的神话版本中,阿努比斯是奈芙蒂斯与欧西里斯之子。而身为赛特之妻的奈芙蒂斯之所以会与欧西里斯生子,某个神话版本记述说奈芙蒂斯灌醉了欧西里斯并诱惑他,在交合之后生下了阿努比斯。而另一种说法是她伪装成伊西斯的样子去诱惑欧西里斯,而后产下了阿努比斯。另外阿努比斯通常又被描述为是奈芙蒂斯与欧西里斯的兄弟——沙漠与黑暗之神赛特的儿子而由于阿努比斯是欧西里斯之子,所以欧西里斯与伊西斯之子荷鲁斯便是其同父异母的兄弟。

埃及以外地区

在之后的托勒密王国时期,阿努比斯的形象与希腊神祇赫密斯融合成“赫曼努比斯”[12]。这种教派的中心在基诺波利斯,其名即是“犬城”之意。在阿普列尤斯的《金驴记》第六册中可以看到这尊神祇的信仰在古罗马至少维持到了二世纪。此外,赫曼努比斯也出现在中世纪与文艺复兴时期的炼金术与赫密斯主义文学中。

虽然希腊人与古罗马人大多轻蔑埃及有着动物头的神祇,将之视为古怪且原始的东西(阿努比斯即被希腊人轻蔑地称为“咆哮者”),但阿努比斯有时也会与天上的天狼星、刻耳柏洛斯与哈迪斯产生联想。

  • 阿努比斯胡狼神雕像(出自图坦卡门之墓,现存开罗博物馆)

  • 相传木乃伊制造方式由阿努比斯所发明

  • 壁画中的阿努比斯

  • 将死者的灵魂与玛特的羽毛在天平上对比,较重便会被阿米特吃掉

  • 赫曼努比斯的雕像(梵蒂冈博物馆)

  • 阿努比斯面具

下一篇:
点此回到茅山后裔首页
上一篇:

兰亭集序第三章 阿努比斯之子有 1条评论
  1. 匿名 说:-2013-06-08-

    冒火,中国的金字塔?扯淡

发表评论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