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RSS Feed
茅山后裔全集 茅山后裔1传国玉玺 茅山后裔2兰亭集序 茅山后裔3将门虎子 茅山后裔4不死传说 收藏本站
 茅山后裔5建文迷踪 茅山后裔6太平邪云 茅山后裔7大道归元 鬼灵报告之清微驭邪录 茅山宗师 屌丝道士 茅山遗秘
 茅山道士之灵异笔记 茅山鬼道 茅山鬼道之尸道

第五十二章 秦戈来电

大力金刚掌     发布时间:2013-04-27

   茅山后裔txt全集茅山后裔第二(2)部(季)之兰亭集序第五十二章 秦戈来电

睁开眼睛,张国忠皱起了眉头,“奇怪啊不应该啊祁经理,能不能找一把榔头和一个凿子来?”

    “凿子…系什么东西?…噢…噢,我明白了,你们两个,去一下维修部…”不一会,一个服务员把榔头和凿子送了进来,拿起工具,张国忠小心翼翼的在阳台上一阵砸,不一会,围墙上的水泥

    便被凿掉一大片

    “祁经理,我能问你几个问题吗?”看着嵌入混凝土深处的一小块白色的东西,张国忠皱着眉头问道

    “随便问的啦跟我还客气?”祁经理一脸堆笑,心说拍马屁的机会可算来了

    “这间酒点什么时候建的?建这间酒店的时候,有没有出过什么重大伤亡事故?建酒店用的建筑材料,水泥、沙石,都是哪里运来的?”

    “这个…”祁经理可没想到张国忠问的是这种问题,“张先生啊,席话说,这间酒店本来是烂尾房的啦,王主席花很便宜的价格买到的,计于至于建造的时候有没出过系情,建筑材料哪里来得要问建造它的公西公司我们没有调查过这个的啦!”

    “这个我来查”罗金明可算找到能发挥专业特长的地方了,还没等张国忠搭茬便走到床头拿起电话一通狂打,要说这记者调查事情地效率就是不一样,没二十分钟,便已有了结果,“这幢楼是江隆工贸集团86年投资建造的金海盛建筑工程公司承建,当时号称武汉第一高楼,88年江隆工贸倒闭,欠了金海盛公司不少工程款,法院便把这栋没盖好的楼判给了金海盛公司金海盛公司硬着头皮把这栋楼草草封顶以后,在89年以低价将其卖给了香港健豪投资公司中途并没有重大安全事故的记录关于沙石料的来源,很复杂,在江隆工贸倒闭以前,沙石料是由市混凝土公司统一供应的,但江隆倒闭以后金海盛为了节约成本,便开始自己采购沙石料,来源吗…大都是上游宜昌、江口一带地一些小

    挖沙厂”虽然时间,但罗金明打听的还是真够详细,“还有一个秘密,这栋楼实际上比设计时少盖了十层,因为当时金海盛实在扛不住了…”罗金明凑近张国忠的耳朵偷偷说道…

    “小挖沙厂?那就没错了”一听挖沙场,张国忠微微点了点头“闻中说好像也在江边?南北一边一个?”

    “对啊没错啊怎么啦?”罗金明一个劲的点头“那两个墓就在黄家湾附近,离宜昌不远…咦?那里有一些挖沙场张大哥你不会怀疑这楼里的东西,是古墓里地,被挖沙船挖出来的?”

    “不是我怀疑”张国忠让开身子,让屋里的光线尽量照出来,“这个白的东西,是人的骨头”张国忠用斩铁的尖点了点围墙……罗金明和祁经理立即把脑袋凑了过来

    “哦这怎么可能?挖洒船在江里挖沙子,怎么可能挖到墓里的东西?”边说,罗金明边用手去摸

    “别碰”张国忠拨开了罗金明的手,“小罗,你必须尽快想办法阻止考古队这个骨头不是墓里的,而是被墓里的东西弄死的人身上的考古队很可能挖不到底就会出事”以前张国忠根本没接触过精忠阵,此刻猜测的成分也居多,但是一个宾馆的墙里,竟然会有带“骴气”的骨头,肯定是被人施过术的,此时此刻恐怕也只有这一种合理解释

    “你的意思是…老鼠被鼠药毒死后…猫再吃中毒的老鼠,一样会中毒?”罗金明反应到是挺快

    “没错这块骨头上带阳气不是一般的东西,很可能是那个精忠阵弄的这种东西连度都度不了在地下或水里阴气重应该没事,出土就出事”张国忠站起身,用匕首哗的一下在阳台上划了一个圈,“祁经理,看来要动大工程了这一块,必须都拆掉一定要在白天干中间这个白的,绝对不能不能碰希望您能亲自监督”

    “明白明白我明天就安排”祁经理满脸是汗,听了稀里糊涂

    “小罗,明天你能不能带我去趟江北哪个被改造过的古墓?”张国忠道…

    “呃…这个没问题我现在就打电话安排”罗金明拿起电话又是一通打宾馆的电话,不打白不打啊…

    “张先生,系不系把那个东西拆除,就不会有系了?拆下来要怎么处理?”祁经理点头哈腰的,语气跟王自豪越来越像

    “呃…深埋最少十米,越深越好扔到江心也可以,但是最好深埋”张国忠道,“拆了那东西应该不会有事了我会再回来确认的”

    “好的谢谢您”祁经理擦了把汗,“你们两个,带这两位先生和这位小朋友到总统套房…”

    其实张国忠也挺想体验一下所谓的总统套房,别看自己几千万的家产,但还真没怎么住过太豪华的地方,七叔家和孙亭家算是比较豪华的了,但毕竟不像宾馆总统套房的装修那么夸张,此刻也算能体验一把总统的生活了…

    正在收拾东西的时候,一直叽里呱啦说个没完的罗金明忽然顿住了,哭丧着脸回头看着张国忠

    “小罗,怎么了?”张国忠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张大哥…这事怪我…”罗金明深呼吸了一下,抬头看着天花板…

    “到底怎么了?”张国忠把手里的东西也放下了

    “那边…”罗金明把头转向了张国忠“那边已经出事了…”

    “什么?出什么事了?”

    “我也不清楚我刚才跟他们队长说要跟踪采访,但那边说有队员受伤了,正在医院抢救,暂时不能接受采访…而且考古现场暂时封闭…”

    “什么伤?是不是我说的那东西弄的?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不知道,但如果用到抢救这个词,估计不轻…好象就是这两天的事…他们不接受采访这是上边的意思…唉早知道就听你的了”罗金明握住拳头狠狠地锤了一下大腿,表情沮丧至极

    “唉”张国忠恨的牙根痒痒,要不是那个沈观堂非得要接什么风,要不是这个罗金明非得亲身体验,没准就不会有事了

    “这样小罗你先想办法打听一下,抢救是在哪家医院最好把什么毛病套出来明天咱们无论如何要到现场看一眼”

    “那里已经让公安局的封了如果真是上边的意思,我也进不去,就别说您了”罗金明一阵郁闷,“他们百分之百不会相信您的话而且…”罗金明顿了顿,语气以下软了下来“而且让台里

    知道,我会有麻烦的……”

    “小罗,你打听医院的事就可以了,其余的事我来安排”张国忠拿起电话0…2…2…“他娘的,这破电话,还不能打长途…”无奈之下,张国忠拿出大哥大“柳大哥…唉,这么晚打搅你真是不好意思啊,有个事,你得帮忙想想办法…”张国忠把目前的状况说了一遍

    “找沈观堂”柳东升那边蹲守罪犯现在改叫“犯罪嫌疑人”了也没睡觉“这件似他要办不了,我就真没辙了…”

    “沈观堂…”张国忠一提起这个人就头疼,也不熟,怎么开口啊…看看表快三点了,明天早晨再说…

    “唉呀国忠暗暗,这件事我不知道,你等等我打电话问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会给你打过去”沈观堂倒是没驳张国忠的面子,挂上电话,张国忠心里直打鼓,但没想到刚过五分钟,沈观堂还真把电话打回来了,“国忠啊,跟你说句实话,这件事不归我管,但那里的现场负责人是我以前的一个下级,我会给他打招呼,等会派小王送你们过去,如果还是不行,我也没办法…毕竟现在不是一个系统喽…”

    “谢谢,谢谢”张国忠一颗心可算放下了,看来这个沈观堂的朋友还挺广…

    要说三峡的风光可真不是盖的,虽说没走江边,但沿途的风景也着实不错,不过此刻张国忠可没心思看风景了,一个劲的催小王快开,说实在的,小王平时给领导开车,慢慢悠悠也烦了,张国

    忠这一催可是正中下怀,一路时基本没下过100公里…

    也不知怎么绕了,刚才还看不见江呢,拐来拐去竟然拐到了江边,老远以外就看见警车了,只见四五辆警车停在江边不远处的一处空地上这一带的江边大多是山地,少有平地,警车后面,是

    一圈用荧光带围起来的隔离圈,几个民警正在隔离圈周围溜达…

    小王直接把车开到了空地上停在了警车旁边,一个正坐在警车里抽烟的警察好像认识这辆车,笑呵呵的走上来象征性的敬了个礼…“这是强子,以前我们都是沈书记的兵,后来沈书记升官,想带我们两个走,但他不愿意,就愿意当警察…”小王拉了一下手刹,开门下车

    张国忠也下来了,虽然不认识,但强子还是很热情的跟张国忠握了握手,“这是沈哥的表兄,这是强子”小王介绍道,“强子你来一下,沈哥有事找你…”小王把强子叫到一边,一阵小声嘀

    咕,这一嘀咕不要紧,只见强子的脸色立即变了,脑袋摇的像拨浪鼓…

    “唉”张国忠心里又是一阵郁闷,心说自己这个好人怎么当的这么费劲呢?皇上不急急死太监啊…

    正着急,张毅城从车后排座下来了,拿着铃铃响的大哥大递给张国忠:“爸你电话”…

  “喂,你好!哪位?”张国忠按通手机,信号不怎么好,声音小得很。

“张掌教!别来无恙啊!”电话里的声音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

“秦…先生?”张国忠看了看正在交涉的小王,压低了声音,“秦先生,您在哪里?”

“我在北京机场!”秦戈这句话一出口,张国忠眼珠子都瞪出来了,心想这老小子怎么说也一把年纪了,怎么跟土行孙一样能窜啊!

“秦……先生,您……什么时侯到的中国?” “哈哈,张掌教,你还是跟以前一样,我这次来,带来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个?”看来几年没见,秦戈也学会开玩笑了。点此返回茅山后裔之兰亭集序目录(http://www.maoshanhouyi.cc/dierbu)

下一篇:
点此回到茅山后裔首页
上一篇:

发表评论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