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RSS Feed
茅山后裔全集 茅山后裔1传国玉玺 茅山后裔2兰亭集序 茅山后裔3将门虎子 茅山后裔4不死传说 收藏本站
 茅山后裔5建文迷踪 茅山后裔6太平邪云 茅山后裔7大道归元 鬼灵报告之清微驭邪录 茅山宗师 屌丝道士 茅山遗秘
 茅山道士之灵异笔记 茅山鬼道 茅山鬼道之尸道

第二十八章 虎毒不食子

大力金刚掌     发布时间:2013-04-29

  河西区洞庭路,河西监狱。

  接待刘东升的是一位叫商志江的狱警,大概有五十多岁,三杠两星,二级警督,号称是监狱里的辅导员,看上去挺厚道的,刘东升也是一愣,让这么个老实疙瘩去管理犯人,谁改造谁啊?

  “你就是柳队长吧?久闻大名啊…” 商志江给柳东升沏了杯茶,“张健是我审的,那个人好像有心理疾病啊,唉…其实政府的改造制度还是不完善,像这样的犯人,应该安排心理治疗啊…”

  “你审的…?”柳东升差点把茶叶喷出来,怪不得什么都审不出来呢…“对了,您说的心理疾病,是怎么回事?”

  “唉…服刑得有三年了吧,可能最多说过三句话,唉…”商志江好像还挺惋惜的,从抽屉里取出一打子材料递给柳东升,“这是他当年的材料…一失足成千古恨啊,现在家破人亡的,咱们也得理解理解,能看得出来,他心理也很矛盾啊…”

  “不是说他听说儿子的死讯后…无动于衷么?”柳东升看了一眼材料:张健,男,汉族,1943年5月13日生,12.13特大文物走私案主犯…“12.13特大文物走私案?”柳东升暗自嘟囔,这个案子当年在圈儿里传的神乎其神,被公认为天津公安史上筹划最周密、手段最高超的高智商案件,因为一个案犯在案发后后悔了,打电话向公安局自首,抓捕工作才得以顺利进行,并成功追回了几乎所有赃物,作案者一共三人,其中两人穷凶极恶,曾企图开枪拒捕,被办案民警当场击毙,另一个乖乖投降的,就是那个打电话自首的人,没想到这个人就是张健。

  “唉,他平时就那样…”商志江道,“不过从他的表情看,多少还是有点难受的…毕竟是亲骨肉啊…”

  “商同志,我想单独跟他聊聊…”柳东升道,“对了…我听说有个叫李树林的是从咱们这放出去的,他们以前关在过一起么?”

  “哦…这个…我得去查查…”商志江到,“柳队长,现在我就去安排审讯,你审你的,我去核实那个李树林的监号儿…”

  “不用了…我自己问他吧…”柳东升看了一眼手包,该带的东西都带了…

  应柳东升的要求,审讯室中,只留了张健和柳东升两个人。

  “你是张健?”柳东升一皱眉,档案上写此人1943年出生,到现在最多也就四十五六岁,但眼前这个小老头看着少说有六十了,满脸的褶子不说,脑袋上的头发也是花白花白的,两只眼睛总像进了沙子一样眯缝着,一满脸的愁容就好像欠别人八屁股债没还一样,如果不是说此人走私文物人赃俱获的话,跟自己说眼前这个人是个高智商作案的犯人,自己还真不大信…“我叫柳东升,分局刑警队的。”

  张健抬头看了一眼柳东升,轻轻点了点头。

  “你儿子的事…我很难过…”柳东升也知道,跟这种犯人打交道,最重要的就是要“以德服人”,来硬的肯定不行。

  一提到儿子,张建浑身上下不由得颤了一下,然后又把头低下了。

  “如果想给你儿子报仇的话,我可以帮你…”柳东升也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说了。

  “报仇?”张建冷笑了一下,之后便又开始沉默不语。

  “将犯罪分子绳之以法,政府自然会给他们应有的惩罚!”柳东升道,“但是我们需要你配合。”

  “你们抓不到他的…”张建嘀咕道,“小亮自己不争气,这个教训够重了…不用政府操心…”

  “那好…”柳东升取出手包,三掏两掏,掏出了一个小塑料袋,就是警察装证据用的那种,塑料袋里装的正是亮子肛门里塞的那个小玉柱,“那你认识这个么?”

  张健接过塑料袋,迎着窗口的阳光看了一眼,眉头一皱,诡异的看了看柳东升,“我想知道你们从那弄道这个的?”

  “你儿子的身体里…”柳东升微微一笑道,俗话说虎毒不食子,这点柳东升可是太有经验了,要想感化这种阴蛋子犯人,最好就是从其亲人入手,尤其是子女。

  就在这一瞬间,张建那双眯成缝的眼睛竟然一下子瞪了起来,浑身上下一个劲的哆嗦。

  “还有你儿子死时的照片…”一看张建有反应,柳东升赶紧趁热打铁,递上了亮子尸体的照片。

  拿着儿子的照片,张建沉默了大概得有五分钟,圆睁的双目,竟然泛起了一丝泪光,按柳东升分析,此人正在强烈的心理斗争。

  “张建,我还想告诉你一个事…陈俊生这个人不知道你认识不认识…”见张建有反应了,柳东升赶紧火上浇油,从包里拿出了陈俊生尸体的照片递了上去,“你妻子左慧兰目前下落不明,我不知道她是否也参与过你们的事…如果她参与过的话,为了她的安全,我希望你能配合我们…是犯罪分子先杀她,还是我们先抓住犯罪分子…左慧兰的死活,全在你手上…一日夫妻百日恩,就算你们已经离异了,我觉得你也不应该连累她…”

  接过陈俊生的照片,张健又深吸了一口气,两只眼睛中似乎充满了恐惧,“报告政府…慧兰…她…失踪有多久了…?”

  “从发现你儿子的尸体后我们便开始找她…但一直没找到…”柳东升暗自一笑,心说这小子的媳妇敢情也不干净啊,整个一个犯罪之家…“我知道你的顾虑,但我现在可以告诉你,你配合我们的话,她活下来的希望有百分之五十,但如果你继续隐瞒,那她必死无疑…”柳东升想了想,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凑合到张健的耳根子底下小声嘀咕了一句,“你儿子头七那天晚上,尸体就放在分局的解剖室里…那天晚上,我也在!…怎么样?还用我再往下说么…?”

  听完柳东升的话,张建的汗珠子也下来了,扑通一下坐在了椅子上,“为什么…为什么非要赶尽杀绝呢…?”

  “这个要问你自己…!”柳东升也坐回了椅子,“你们是否知道他什么秘密…?”

  “报告政府…我说…但你们能放过慧兰么…?她什么都不知道…”张健的语气近乎哀求。

  “人民公安,不与任何人作交易…你也可以不说…”柳东升脸一沉,“怎么处理她是政府的事!不是你我说了算的!”

  “好…!我说!”张建叹了口气,“其实…我是故意进来的…”

  “这我知道,你不是自首进来的么?”柳东升一皱眉,当初那个1213文物走私案,涉及国家七八件战国时期以及秦汉时期的珍贵文物,倘若自首的话还有个活路,如果最后是被抓到的,无论如何都是死刑,这对于一般犯罪分子来说也算是不小的心理压力。

  “不…那算不上自首…”张建道,“我只是想进来!我算好了,这个罪过应该判无期或者二十年的…但没想到就判了十年…”

  “你是说…十年…判轻了…?”柳东升瞪着眼一脸的吃惊,天底下的犯人怎么还有指望自己多判的?

  “上次那个案子是我亲自策划的…”张健道,“报告政府,如果您是刑警队的,可能也听说过这个案子…我想问您,如果不是我自首,您有把握破案么?”

  “这…废话!你以为你不自首,我们当警察的就没办法了?”柳东升脸一红,说句实话,当初那个案子据说现场干净利索,可以说是没有任何线索,如果放到自己手上还真是棘手,但此刻当着罪犯的面,也不能实话实说啊…

  “呵呵…”张健一笑,“其实,我并不是怕警察…”

  “那你怕的是谁?”柳东升并没在面子问题上继续纠缠,而是继续刨根问底。

  “老爷子…我怕的是他…”张健道。

  “老爷子?”柳东升一惊,当时刘常有嘴里,好像也说过这么个人,莫非这张健与那个“老爷子”有直接接触?  原来,张健参与的这个犯罪团伙人并不多,当初算上张健本人,不过二十人左右,这与柳东升当初想象的的可不一样,但虽说只有二十多人,但其内部组织严密、等级森严、分工明确,也算是比较正规的犯罪集团了。

  在这二十多人中,最大的头目就是老爷子,其次是掌柜的,在下面的是“伙计”,像亮子、陈俊生这类的人实际上就是这个团伙里的“伙计”,而以那个刘常的参与程度,确实连个伙计都算不上,至多算是个销赃的而已。

  按张健的说法,团伙里所有大案都是老爷子带着做的,大部分是盗墓,有的墓甚至在工厂的下面,也不知道这个“老爷子”是怎么找到的,参与盗墓的除了“老爷子”外,主要以“掌柜的”为主,很少带“伙计”参与。

请大家加入茅山道术的学习讨论QQ群:149754231   为了更多人分享快乐,请点网页左上角的分享按钮,把精彩大力金刚掌的神作《茅山后裔》分享给大家。

下一篇:
点此回到茅山后裔首页
上一篇:

发表评论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