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RSS Feed
茅山后裔全集 茅山后裔1传国玉玺 茅山后裔2兰亭集序 茅山后裔3将门虎子 茅山后裔4不死传说 收藏本站
 茅山后裔5建文迷踪 茅山后裔6太平邪云 茅山后裔7大道归元 鬼灵报告之清微驭邪录 茅山宗师 屌丝道士 茅山遗秘
 茅山道士之灵异笔记 茅山鬼道 茅山鬼道之尸道

第四十一章 真相大明

大力金刚掌     发布时间:2013-04-29

  一路上,听李双全的意思,好像张毅城把那边的事办的还挺利索,李二贵一桶水泼过去后,旋风还真是越来越小,最后自己的媳妇也醒过来了,最后李村长带人张罗烧纸兔子,自己则被安排开车带人来帮忙。

  “嘿!这小子还真行!”柳东升暗自嘟囔…

  医院中,李阳光的枪伤需要立即手术,为此柳东升还为其输了点血。而那个昏迷不醒的人经检查只是劳累过度而已,从这个人的身上,柳东升翻出一个外国牌子的钱包,里面除了一千多块钱现金外,没有任何证件,仅有两张照片,一张黑白一张彩色,其中黑白照片是一对中年夫妇的合影,看成色仿佛已经有年头了,而彩色照片则是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的合影照,看着也就十八九岁。

  “这个人是谁?同案犯还是被绑架的受害者?照片上的人是谁?其父母和子女?”坐在这个人的床头,柳东升盯着照片一个劲的琢磨,正在这时,二嘎开门进屋了。

  “柳队!听说李树林让你给毙了?”二嘎一脸坏笑,脸色黄里发黑,看样子得有几天没睡好觉了,“您枪法可以啊!哟?这人是谁?”

  “可以个屁!”柳东升也没好意思说,其实自己是瞄着腿打的,“我哪知道他是谁?去给我查查照片上的人!”

  接过照片,二嘎一愣,“柳队!不用查啦!这个人是…是马涛啊!”虽说黑白照片上的人不认识,但彩色照片上的年轻人却被二嘎认了出来,“我昨天审了这小子一宿!”

  “马涛!?”柳东升看了看照片,又看了看躺着这位,“莫非…这个人…是马阳?”…

  第二天早晨,医院。

  为了保险起见,二嘎连夜打电话从当地叫了几个民警过来站岗,柳东升则亲自守在病床边上,直道第二天上午分局的警车赶到医院。

  “马阳…”发现床上的人终于把眼睁开了,柳东升笑呵呵的递上一杯水。

  晃了晃手腕子,发现已经被铐在床上了,床上这位无奈一笑,“你们都知道了?”

  “我们早就知道…”柳东升道,“希望你配合我们…”看来这个人的确是马阳。

  “呵呵…你想让我怎么配合?”马阳仿佛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

  “你已经没有机会了…但我希望你帮帮你弟弟…”施在张健身上的招,柳东升准备再来一次。

  “帮我弟弟…?”一听弟弟两个字,马阳的表情有点不自然,“怎么帮?他在监狱…”

  “哼哼…过几天你就知道了…”柳东升笑着一摆手,两个民警进屋把马阳架下了病床…

  三天后,分局审讯室内。经过武斌的秘密确认,此人的确是马阳,但让武斌不敢相信的是,仅仅过了半年,这马阳却好像忽然老了二十岁…

  “你们的赃物、赃款都藏哪了!?同伙有谁!老爷子是谁!?”放任二嘎一个劲的狂吼,这马阳和预料的一样,瞪着眼就是一言不发。

  这时,审讯室的门一开,小李扒头冲柳东升使了个眼色。“马阳,我说过,你们犯罪的证据堆的像山一样高,你不说照样能判你!但你得为你弟弟想想!”一直没发话的柳东升忽然一句,说的马阳浑身一颤。

  “咱俩出去,让他们哥俩好好聊聊…”柳东升一摆手,和二嘎走出了审讯室,此时一个穿着囚服的年轻人被压进了屋。

  “哥…!”年轻人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小涛啊…”马阳用戴着手铐的双手扶起了弟弟,“我不该瞒着你!否则你也不可能这样!哥对不起你…!”

  “哥!你都说了吧!不管你盼多少年,能活命就好!”马涛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小涛啊…我走以后,你要好好做人,千万别再走这条路啦…”马阳并没理会马涛的话,“我知道我没脸见爸妈…妈临死前让我照顾好你,你看你现在…”

  “哥…我在监狱天天背刑法!我懂法律!坦白可以轻判啊!哥!你死不了…”马涛鼻涕眼泪一大把。

  “小涛,听者,在咱们家的下水道里有个玻璃瓶,你把它取出来,应该够你娶媳妇买房的…”马阳喃喃道,“小菲那样的丫头以后别找啦…靠不住…”

  “哥…!小菲不是你想的那样!她还等着我呢!”马涛哭道,“她说我是为了给她进去的,不管我判多少年,她都等我!哥小菲…还等着我呢…”

  “她真等你呢…?”马阳脸上浮现出一丝欣慰,轻轻点了点头…

  十五分钟后…

  柳东升和二嘎推门进屋,马涛又被民警押出了审讯室。

  “聊得怎么样?”柳东升一笑。

  “谢谢!”马阳道,“你们让我弟弟来听我的遗言?”

  “错,我们想让你留点遗产给你弟弟…”柳东升不紧不慢。

  “哼,遗产…我能有什么遗产?”虽说马阳表面上满不在乎,但一听遗产二字,心里确实是一颤,家里下水道瓶子里的存折应该是自己秘密留给弟弟的,难道他们知道了?或者马涛自己交待了?唉!这孩子怎么这么傻啊!!

  “你的遗产,是时间!”柳东升道,“我们让马涛来,其实是给他一个立功的机会,你说了,他的功就立了,你不说,他怎么来的怎么回去…明白么?”

  “你们能给他减刑?”马阳一听不是下水道瓶子的事,显得挺高兴。

  “可以这么说…,你交待的越多,他减的就越多…”柳东升道。

  “你们想知道什么?”马阳好像如释重负。

  “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柳东升皱眉头想了想,如此复杂的案件,还真不知道从哪问起好了,“你们那套编钟!记得么?”最后,柳东升决定先从李江嘴里那套价值连城的编钟问起。

  “编钟?”马阳一脸疑惑,“我们没弄过那东西…”

  “别耍花样…”柳东升拿出了刘常有画的长柄青铜锤递了过去,“不是编钟,难道着是木匠用来钉钉子的?”

  “哦…呵呵…”李阳一笑,“这不是编钟,我们确实见到过一套,但太沉了,也不好出手,我们就没动,光拿了个锤子…”

  “那你们和刘常有舅舅的交易是怎么回事?”柳东升仿佛有点不信。

  “我们拿了几个铜罐子给他,说着和那些铜罐子是一套的,那人还真信了,你们要想知道那套编钟埋在哪,我可以告诉你们…”马阳道,“还有什么要问的?”

  “在哪?”柳东升一听编钟没丢,心里多少松了口气,“注意记录!一个字都别漏!”柳东升语气多少有点激动,专头对二嘎道。

  如此盗而未尽的古墓,马阳交待了至少又有十几处,甚至还有好几年前做的案,具体市县甚至古墓的年代、剩余的文物种类一点不差,把二嘎都记傻了…之后,柳东升把所有的同伙又交待了一遍,一共十三人,张健只能提供外号的那些“伙计”,这马阳不但知道姓什么叫什么,甚至连家庭住址也记得一清二楚,这让柳东升不得不佩服这马阳惊人的记忆力。

  最后,柳东升问起了“老爷子”,这马阳一愣,又沉默了。

  “马阳,俗话说送佛送上天,不要因为江湖义气前功尽弃,让你弟弟白来一趟!”柳东升道。

  “我…不知道!”马阳眼中,似乎有些难言之隐。

  对于这一点,柳东升倒也不易外,因为作为掌柜的,张健也是对“老爷子”一无所知。

  “你们这里谁负责?”马阳问道。

  “我!”柳东升一笑。

  “我能和你单独谈谈么?”马阳倒是挺坦然。

  “好啊,我也正有此意…”柳东升一摆手,二嘎起身出屋。

  “我想问你…刘杰…是怎么死的…?”

  马阳这句话一出,柳东升也是一愣,“是被他邻居用刀砍死的…”柳东升也没好意思说是自己老岳父砍死的,“有件事我也想问问你…那颗玉白菜,哪来的?”

  “玉白菜?”马阳稍微思索了一下,“呵呵…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我什么都知道!”柳东升并没把话挑明,“还有,前几天晚上那个掐人的东西…,是谁?到底怎么回事?”

  “哼!人为财死…”马阳长叹一口气…

  根据马阳交待,原来卖玉白菜的人就是几年前失踪的梁大力,这是梁大力祖上传下来的东西,应该也是盗墓所得,本来梁大力就是为了躲“老爷子”才逃跑的,但却鬼使神差的认识了陈俊生,并想通过陈俊生江玉白菜出手,最后由于陈俊生开价太低而未能成交。由于此时作案机会太少,所以虽说表面上陈俊生并没有买玉白菜,但却勾结亮子和刘杰杀死了梁大力。

  “原来梁大力死了…?上自己老岳父身的东西是梁大力的鬼魂…”柳东升暗自嘟囔,“那掐人的人是谁?”

  “就是梁大力!”马阳道,“刘杰他们不好处理尸体,所以就来求我!我一看这具尸体魂魄全无,虽说奇怪,但也没多想,正好当时找不到‘无魂之躯’,所以就用它了!”

  “你?你懂那些歪门邪道?”柳东升疑惑道,“‘无魂之躯’是什么东西?”

  “对,我是老爷子的徒弟!”马阳一笑,“想施‘控尸法’就必须有无魂之躯…”

  “那么说你知道‘老爷子’是谁?”

  “不!”马阳摇了摇头,“收我为徒只是为了利用我而已…”

  接下来的话,听的柳东升差点把下巴惊掉了…

  按马阳的话说,那是一种秦朝时发明的“控尸术”,是“老爷子”在找他自己想要的东西时偶然发现的,起初,对于这种控尸术老爷子自己也挺感兴趣,还自己试验了几次,但后来仿佛发现这种邪术很伤身体,便从手下的人里选了个最聪明来学习这种东西,这个人便是马阳。这种邪术的原理便是找到一具没有魂魄的尸体,以施法者自身魂魄出窍,附入无魂之躯的方式来控制该尸体。但“老爷子”并没告诉马阳施这种邪术的坏处。马阳起初也挺高兴的,以为老爷子收自己当徒弟是看中自己,但到后来逐渐感觉到了这种邪术的可怕,但出于对“老爷子”的恐惧,还是乖乖的学会了,会了这种邪术之后,实施犯罪便简单了很多,首先是这种被控的无魂之躯力大无穷,即使搬运往常不可能偷盗的大件文物也易如反掌,二来隐蔽性好,施法者只需留在现场附近,操纵尸体去作案即可,一旦被发现,施法者只要立即收回魂魄,便可逃之夭夭,而现场留下的只不过是具尸体而已…

  不过按马阳交待的,这种法术很不稳定,因为别人的尸体会对自己的魂魄有所排斥,所以一旦遇到阴阳的忽然变化,魂魄很容易脱离无魂之躯,这也是为什么李二贵只泼了一碗鸡血水便把马阳的魂魄打出了梁大力的尸体。

  “把人杀死,再用自己的魂魄控制被害者的尸体?”柳东升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若不是最近的一系列怪事,没准真的会以为这个马阳是个疯子。

  “可以这么说。”马阳道。

  “这么说…刘常有家隔壁的低价房,是你用这种方法帮亮子买的?”柳东升问道,“你买给武斌的低价房也是用这种方法?”

  “对。”马阳依然带着微笑,满不在乎,“先杀死他们,再控制他们的尸体去办手续…”

  “你…!”面对眼前这个怪物,柳东升简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我的命不长了…我不怕死,但我放不下马涛…”马阳道,“我知道‘老爷子’迟早要除掉我,即使他不杀我,我也活不了几天了…所以我要趁自己还活着的时候为马涛挣钱,让他出国…!”

  “这种邪门歪道,损害身体?”柳东升问道。

  “起初我并不知道,只不过每次魂魄回来后感觉很累而已…”马阳道,“但后来才知道,控制那些东西,用的全是我的阳寿…怪不得那个老狐狸自己不弄,非要收徒弟…”说罢,马阳指了指自己头上的白发。

  “这么说…亮子和陈俊生…也是你杀的?”柳东升问道。

  “不…杀他们的是‘老爷子’。”马阳道,“老爷子不知道玉白菜的事,刘杰被杀,老爷子猜不出原因,只能把刘杰那一组的人全部除掉!只有亲眼看见要杀的人死了,他才放心。”

  “写纸条威胁我家里人的是你…?”柳东升道。

  “那是李树林…”马阳道,“但纸是老爷子做的…”

  “他怎么知道我妻子从那里过?”这件事柳东升是无论如何也要问明白的,事观自己家人的安危啊。

  “李树林跟踪过你…”马阳道,“你家在哪他知道…怎么?怕了?”

  “我要怕就不会抓你们了…”柳东升道,“不过我确实很佩服你们…你们很狡猾…”

  “呵呵…有胆量…”马阳道,“实话告诉你吧,那个纸我们每个人都有,是为了威胁手下人用的…李树林死了,我死了,就没人知道是谁在办案了…老爷子是不会轻易杀外人的,他只对他自己要找的东西感兴趣…”

  “呵呵,那么老爷子感兴趣的东西是什么!?”柳东升拿起马阳刚才的口供,“你们盗的墓大部分是战国墓或秦墓,他有什么目的?”

  “不知道…!”马阳摇头,“但我知道,他肯定在找一些古代的法术…而且这个人好像有什么地方用钱…他穿的很破,而且从不当着我们的面花钱,但每次买卖挣的钱基本上全要交给他,再由他分给我们一小部分…”

  “这点我知道…”柳东升道。

  “这个法术…好像应该刻在水缸状的东西上…”马阳道,“秦朝的水缸,或者是战国时期秦国的水缸…”马阳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

  “还有一点我想问你…”柳东升想了想…“你们去李村干嘛去了?”

  “呵呵…”马阳一叹气,“我们有一批货藏在那…”

  原来,自从刘杰家里的东西被抄出来以后,老爷子立即命令李树林和马阳把东西转移地点隐藏,可这两个人想来想去也想不出什么好地方藏东西,后来李树林想到了自己老家李村,便想拉拢一些年轻人帮忙窝赃,李刚和李双全就是李树林的拉拢对象,但这两个人却全都拒绝了李树林,此时村里已经没有适合利用的人选了。

  把东西藏在别的村吧,一来人不熟不好开口,二来又不放心,所以李树林便和马阳合伙想出了杀李双全养的兔子的注意,并由马阳施邪术迫使兔子的魂魄上了李双全妻子王月兰的身子,一来想让其受经济损失,对金钱产生渴望,二来便想以为其妻子看病的条件迫使其就范,但没想到中间蹦出了个张毅城,就在二人想利用“控尸法”将赃物转移地点的时候,又被去坟地等钱的李刚给发现了,所以这马阳便想不惜代价杀掉李刚,没想到却被李二贵泼了一身鸡血水,把自己的魂魄给逼了出来…

  “赃物藏在李村…?”柳东升拿起笔,“还有哪…?”

  “你都记录上了?”马阳一笑,“如果我被判定为精神病,可就死不了了…”

  “你放心,我只记该记的…”柳东升长出了一口气,“说吧,还有哪藏了赃物赃款,记住了,你说的越多,你弟弟减刑越多…”

  第二天,天津小站、河北岐口…

  启赃的民警与文物局的专家没有一个不被惊呆的,见所未见的珍贵文物,上百张各个银行的存单,成捆的美元和港币…

  “我说银行怎么查不出来呢…”拿着比三副扑克牌码在一起还厚的存折,小朱不住的撇嘴,“每张都不超过十万,加在一起想必上千万…太狡猾了…实在太狡猾了…他们倒是不嫌麻烦…”

  一周后,张国忠家。

  回到家后,张国忠心情着实不错,千万富翁啊!别说是重修通天观,哪怕重修圆明园都差不多了,但李二丫却是一脸的哭丧尤其是听张国忠说完钱的事以后。更让张国忠想不到的是,晚上睡觉时,李二丫却一个劲的劝自己去自首,说自己是倒卖文物的犯罪头子。起初张国忠还真有点心虚,去巴山虽说没拿什么东西,但也犯法啊…,难道被查出来了?不应该啊…后来听李二丫说完事情的前因后果,张国忠的心算放下了,什么盗墓团伙啊?自己什么时候盗过墓啊!还走私?真是无稽之谈…

  其实,张国忠老刘头入境的时候,民航早已把二人的入境消息通知了公安局,但只不过二人一下飞机便去了雾灵山,公安局也没找到而已。刚在家呆了两三天,公安局还真来了两个民警,号称要找自己协助调查。张国忠倒也不心虚,和老刘头两个人在公安局和民警扯皮扯了一天一宿,这件事柳东升自然是要回避的,但暗地里,柳东升也没闲着,暗中安排手下把马阳和张健都押过来了,经过两人的确认,张国忠和老刘头在体型、身高、声音甚至肤色上都与“老爷子”完全不一样,最后公安局再次给香港的廖七先生打了确认电话,才不情愿的把张国忠和老刘头放了,连打电话确认的时间都算上,张国忠和老刘头在公安局至少呆了两天半,这件事把张国忠弄了一肚子火,对警察的印象简直是一落千丈,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不许张毅城和柳蒙蒙来往,张毅城虽说不情愿,但看老爹在气头上也便没说什么。

  被放回来的第二天。

  “爸…我想问你个事…”张毅城道,“李刚叔没儿子的事…到底是怎么回事?听叔爷(论辈分,李富贵是张毅城的叔爷)说他好像挺不高兴的…”

  “唉!告诉你你也不懂!”张国忠道。

  “切!告诉你!李双全他媳妇的病,好几个先生弄到吐血!我没费吹灰之力就给收拾了!”张毅城把自己给柳蒙蒙、柳蒙蒙的姥爷以及李双全的媳妇治病的事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听的张国忠眼都直了,“行啊小子,有两下子啊…”

  “老头子,那个事到底咋回事啊!你说了不就完了么!都是亲里亲戚的,你这费着劲,人家背地里还骂着你…多亏啊!”李二丫也一个劲的念叨。

  “唉!那是他老李家的讨债鬼!”张国忠道,“别跟他们说啊!免得吓着他们!”

  “讨债鬼?什么讨债鬼?”张毅城不解。

  “*的时候,李村曾经斗过一个外姓的富农!就是亲家爷(指李村长)带着斗的!最后那行子活活饿死了!现在投到他孙子媳妇的肚子里来讨债的!你说这孩子,我能让她生吗?”张国忠一脸无奈。

  “我说她怀上后,叔伯一家上下怎么倒霉事不断呢…”李二丫一听也直后怕。

  “本来,我给那行子超度了一下,但那行子怨气太重,少说得等三年才能散,没想到跑的李双全他媳妇身上去了…”张国忠撇嘴道。

  “爸,我跟你说,那玩意菜的可以…我弄的那个白金四合一(当时电子游戏卡都叫白金N合一)的阵法,充其量也就能引个兔子魂,结果连那小子也给抽出来了…”张毅城道。

  “废话,好几年了,怨气都消的差不多了,倒退两年你试试…!”张国忠道…

  “对了…为什么半夜以后,阳气越来越强啊?”张毅城把当时“黼气”不止的事,跟张国忠说了一遍。

  “那地方在哪?”张国忠也是一阵纳闷。

  “李瘸腿家房山底下…”李二丫打茬道。

  “李瘸腿家房山底下…?”张国忠沉思了片刻,忽然想起了师傅当年布“七星钉魂阵”的时候画给自己的那个古体的“互”字,那是李村的“生气”走向图,而那个古体“互”字中心的交叉点,也就是李村七关的第一关“云垦关”,就在李瘸腿家房山底下,此处不但是李村阳气最强的地方,更是阳气流的交叉点,阳气能不强吗…想必那王月兰身上有几百个兔子魂魄,让其体内阴气远远超出了一般的肉身,而那个富农的魂魄怨气快散尽了,恐怕也承受不住如此强烈的阴气,所以才找了个阳气稍强的地方骂街吧…

  正在张国忠准备给张毅城讲解何为“七关”的时候,外面忽然想起了一阵敲门声,“张国忠先生在吗?”听声音,来者正柳东升。

  “别开门!装没人!”张国忠小声道。

  敲门声足足响了半分钟,之后,门虽不敲了,但门缝下面却塞了一张纸进屋。

  “什么玩意?”张毅城蹑手蹑脚的走到门口看了看猫眼,人已经走了。捡起地上的纸,只见“死亡证明书”几个大字赫然入目。

  拿着这份死亡证明书,张国忠脸上立即浮现出了一阵微笑,“快!快!毅城!快把你柳叔叔喊回来!”

  “神经病啊你!”李二丫一把夺过死亡证明书,眼圈顿时红了。

  李树林,男,汉族……

  ……

  一周后,亮子的母亲也就是张健的前妻左慧兰,在静海县因聚众赌博被当地公安机关刑事拘留,其人健在的消息由柳东升亲自告诉了在押服刑犯张健,同时,通过对左慧兰的审讯得知,当初陈俊生并没有私吞张健交给自己的钱,而是将钱交给了左慧兰,和张健担心的一样,左慧兰并未将这笔钱用作给儿子娶媳妇买房,而是拿着钱直奔地下赌场。至此,709特大文物走私盗窃案暂时告一段落,主犯马阳以及从犯13人相继落网,主犯李树林被击毙,首犯“老爷子”在逃。

  附录:709特大文物走私盗窃案涉案人员处理结果及有功人员名单。

  主犯:马阳,犯盗掘古文化遗址、古墓葬罪;盗窃、侮辱尸体罪;走私珍贵文物罪;故意杀人罪,依法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主犯:李树林,涉嫌盗掘古文化遗址、古墓葬罪;走私珍贵文物罪;非法持有、私藏枪支、弹药罪;因袭警、拒捕被办案民警在抓捕过程中击毙。

  从犯:刘常有,犯倒卖文物罪,念其认罪态度较好且在案件侦破过程中有立功表现,依法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期三年执行。

  其余从犯共十三人,犯倒卖文物罪,分别被依法判处有期徒刑3至10年不等,其中七人继续上诉,均被驳回。

  武斌:主犯马阳的朋友,念其在案件侦破过程中有立功表现,经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河西区人民检察院、市局河西分局共同研究决定,对其敲诈、知情不报等行为免于起诉,但由案犯马阳赠与的两处房产应属脏物,故依法予以没收。

  张建:主犯左洪斌(曾用名张小亮,也就是亮子)的父亲,服刑中。

  因其在709特大文物走私盗窃案中有重大立功表现,且在服刑期间认真悔改、表现积极,经河西区人民检察院、市局河西分局、服刑监狱共同研究决定,对于其落网以前未被发现并起诉的部分犯罪事实免于追究。

  马涛:主犯马阳的弟弟,服刑中。

  因其在709特大文物走私盗窃案中有重大立功表现,且在服刑期间认真悔改、表现积极,经监狱党委研究决定,准予减刑三年。

  左慧兰:主犯左洪斌(曾用名张小亮,也就是亮子)的母亲。

  因聚众赌博被处罚款人民币一千元,治安拘留十天,并对其现场赌资予以没收。

  首犯:姓名不详,绰号“老爷子”,因侦破线索中断暂时在逃。

  此次侦破工作共抢救国家级重点文物古迹十七处,抢救性发掘国家一级文物55件,追回国家一级、二级文物116件,其中国家一级文物93件,追缴赃款人民币755万元,美元50万元,港币307万元,709特大文物走私盗窃案专案组记集体一等功一次,专案组组长、二级警督柳东升记个人一等功一次,交警津南支队二级警司李阳光记个人三等功一次。

  张毅城智斗犯罪分子的事迹被张国义篡改后递交到了市教委,于当月被授予天津市见义勇为好少年称号,中考成绩享受市级三好学生待遇(总成绩加10分)。

  后记:8年后,马阳的弟弟马涛刑满释放,当月,曾被马涛盗窃过的烈士钱尚贵的家属收到一个陌生人送来的存折,号称是以前找钱尚贵借的钱,打开存折一看,一个“1”后面五个“0”,人民币十万元整…

  呵呵,《茅山后裔》外篇《将门虎子》之《鼠蠹之患》至此告一段落,未填的坑请关注《茅山后裔》之《不死传说》。其实按我说,张毅城那10分加与不加区别不大…

茅山后裔全集目录:

茅山后裔1 传国玉玺:http://www.maoshanhouyi.cc/diyibu

茅山后裔2  兰亭集序:http://www.maoshanhouyi.cc/dierbu

 茅山后裔3 将门虎子:http://www.maoshanhouyi.cc/disanbu

茅山后裔4 不死传说:http://www.maoshanhouyi.cc/disibu

茅山后裔5 建文迷踪:http://www.maoshanhouyi.cc/diwubu

茅山后裔6 太平邪云:http://www.maoshanhouyi.cc/diliubu

下一篇:
点此回到茅山后裔首页
上一篇:

第四十一章 真相大明有 2条评论
  1. 其实按我说 说:-2013-09-23-

    张毅城那10分加与不加区别不大…
    哈哈

  2. 皇阿玛 说:-2013-10-15-

    赞同楼上观点 哈哈哈

发表评论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