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RSS Feed
茅山后裔全集 茅山后裔1传国玉玺 茅山后裔2兰亭集序 茅山后裔3将门虎子 茅山后裔4不死传说 收藏本站
 茅山后裔5建文迷踪 茅山后裔6太平邪云 茅山后裔7大道归元 鬼灵报告之清微驭邪录 茅山宗师 屌丝道士 茅山遗秘
 茅山道士之灵异笔记 茅山鬼道 茅山鬼道之尸道

第五十四章 无骨尸

大力金刚掌     发布时间:2013-04-29

  “这小子…”柳东升擦了把汗,拍了拍王友善,“老王,我觉得昨天晚上那哥们,别说是真会‘轻功’,就算跟这小子一样有精神,咱也够呛能追上…”

  “老柳啊,你是不是住院住糊涂了?他多大那小子多大啊…按老张的说法,那小子得有四十多岁了,四十岁的人,怎么能跟十几岁的小伙子比呢?”王友善仍然不信邪,“我觉得,昨天晚上上山的人很可能就是前几天和周文强一块上山的神秘同伙,如果说他们俩一块上山是偶然的话,那昨天晚上那个神秘同伙独自一个人上山,就绝对不是偶然!他们肯定把赃物或罪证藏在山上了!”王友善还挺能分析,“他要是真想翻过双乳山从309国道逃跑,至少是一天的路程,现在分局应该已经派人去国道上设卡子了,咱们两头堵,我就不信他真能跑出山东!就算咱们追不上他,我觉得他们如果真是做贼的话就必定心虚,这次暴露了行踪,肯定是惊弓之鸟啊,八成会露出什么破绽,咱们先上去看看,万一能找到什么线索,也好给分局的同志提供帮助啊…”

  说话间,张毅城已经跑到了发现“太岁”的地方,趴下身子把手伸进了岩缝,“爸,太岁就在这里头!”

  “太岁…?”王友善擦了把汗,嘿嘿一笑,“是不是那个‘在太岁头上动土’的‘太岁’?”

  “别听他胡说八道…”张国忠气喘吁吁的跟了上来,“对了老王,你说,从这到国道有一天的路,莫非咱们真追一天?”

  “老张,我知道你昨天没睡觉,没事,你要是抗不住了我自己去也行,我倒是想会会那个武林高手啊…”

  “哎…这不行…”一听王友善要自己去,张国忠立即摇头,“老王,不是我危言耸听,一个人真的有危险…他手里有武器啊!”

  “武器…?”王友善差点笑出声来,自信的拍了拍腰里的枪套,“我就真不信大刀长矛真能比枪厉害…”说到这,王友善仿佛有点感慨,“再过两年就退休了,这东西还没用过呢…说实话,我倒真不希望用它…”看来这王友善作为片警,似乎也是默默无闻的干了半辈子,此刻似乎是想借着这次的案子在退休前建功立业一次…

  “哎…!”张国忠摇了摇头,一屁股坐在了路边的石头上呼呼的喘起了粗气,“那咱们先歇会吧,我跟你们一起去…”

  “老张,实在不行就别勉强,那条路我也有些年没走过了,现在还有没有都不知道…”王友善边说边走向张毅城掏“太岁”的岩缝边上,“咱们先在这歇会,喝点水,这岩缝里有泉水,甜着呢,我们小时候上山玩就是从这喝水…小伙子,你那个太岁等会再掏吧,先让叔叔喝点水…”

  看王友善凑合过来了,张毅城便从地上爬了起来,举着手指头一个劲的闻,“王叔叔,你胳膊长,你能够着么?就在里头…”

  “够什么?”王友善笑呵呵的也把胳膊伸进了岩缝,“哎?怪了,怎么没水了?”王友善皱了皱眉头,也趴在了地上,捋起了警服,把胳膊拼命的往岩缝里伸,好像是摸到了什么东西,“这…”王友善的眉头了皱了起来,借着阳光往岩缝里看了看,乱哄哄的都是草,什么也看不见,但手指头伸进草里,却能捅到一种软塌塌的东西。

  “老柳,你过来一下,有点不对劲…”王友善并不晓得“太岁”是什么东西,此刻觉得岩缝里的东西显然不像是植物。“怎么了?”听王友善这么一喊,柳东升和张国忠也跑到了岩缝的跟前。

  “我二爷以前是杀猪的,我怎么觉得里头塞的东西像死猪肉呢…?”王友善从岩缝里抽出了胳膊,放在鼻子跟前一个劲的闻。“怪了…”张毅城也一个劲的叨咕,“昨天晚上还能够着呢,而且草也没那么多,现在够不着了,还多了不少草…”

  “我看看…”柳东升也把胳膊伸进了岩缝,不一会也皱起了眉头,“毅城,你确定里头是什么‘太岁’?”

  “我…我猜的…”张毅城把报纸的报道叙述了一遍,听得众人哭笑不得…

  “等等…我找点东西把草先清了…”凭着一种刑警的敏锐,柳东升本能的感觉岩缝里头的东西绝对不是什么所谓的“太岁”。从旁边找了一个粗细适中的树杈后,柳东升准备清除岩缝中的杂草。

  “要不…你们在这等着,我去追?”王友善对这个什么“太岁”好像没什么兴趣。

  “老王,先等等…”此刻,一团团的杂草被柳东升用树杈从岩缝中钩出,只见这些杂草有的连着根,已经干枯了,而有的则叶嫩枝鲜,明显是刚被塞进去不久,“草是刚刚被人塞进去的!这里面有问题!”

  杂草钩得差不多以后,柳东升扔掉了树杈,借着阳光往岩缝里看了过去,“这帮王八蛋…”这一看不要紧,柳东升的脸色立即就变了——只见岩缝里的东西哪里是什么“太岁”?明明就是一具被挤瘪了的尸体!“这…这…”此时此刻,王友善的眼球里瞬时满布血丝,一边举着手指头干呕一边喘粗气:“老柳,不用查了!周文强就是凶手,昨天晚上人要不是他,那肯定是同伙!!”

  “小朱,你赶快下山!去通知分局的通知,周文强家暂时先别管了,赶紧派人过来把这具尸体处理一下!”此时柳东升也惊愕了,没想到这么个不起眼的岩缝里竟然能塞得下一具尸体,不用问,肯定也是被剔了骨头的。

  “是!”小朱擦了把汗,气喘吁吁的下山去了。

  “老柳,现在怎办…?”把人往石头缝里塞,如此残忍的手段,王友善也有点心虚了,下意识的打开了枪套,把枪和子弹检查了一遍。

  “咱们两个继续追!让老张和小张在这守一会…”柳东升此刻也检查了了一下武器,甚至把子弹顶上了膛,“老王,这次的罪犯穷凶极恶,咱们一定要注意安全!就算追上了罪犯,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要打草惊蛇!”

  “嗯!”王友善点了点头,转而又有点犹豫,“让他们两个在这守着,不太安全吧?万一…”

  “这个不用担心…既然罪犯的行踪已经暴露了,那他们返回这里的可能性是很小的,况且小朱已经下山去请求支援了,估计再有一个多钟头援兵就到了…”柳东升看了看表,“老王,咱们抓紧时间…,老张,这里就交给你了…!”

  “这…”张国忠虽然无奈,但眼下也只能这样了,以柳东升的脾气,不让他追是不大可能的,虽说自己知道那个黑衣人的厉害,但柳东升和王友善手里都有枪,所以自己也不是太担心,再懂邪道毕竟还是人,只要是人,无论如何都干不过枪的…

  “毅城啊,你困不?”看着柳东升和王友善远去的背影,张国忠一屁股坐在了路边的草堆上。

  “不困…”张毅城精神头十足。

  “那我在这眯一会儿,你就在我旁边,哪也不许去!有情况赶紧叫我!”张国忠实在是有点抗不住了,再说等会万一又有什么情况的话,眼下这个精神状态肯定是不行的…

  约么过了得有两个多钟头,张国忠隐隐约约听见一阵骚乱,紧接着便感觉有人在推自己,

  “爸…他们来啦…”说话的正是张毅城。

  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只见以小朱为首,气势汹汹的来了十几个警察,好像还带着警犬,中间还有两个穿白大褂的,好像是法医。

  “张大哥,…他们呢?”连爬两次山,小朱累的脸都绿了。

  “他们追过去了…”张国忠道,“老柳让我问你,309国道那边设好卡子没有?”

  “好了…,各个路口和收费站都设了检查,有的重要路段还增派了武警,挨车盘查,除非他们坐飞机,否则别想出省…”小朱喘了口气,好像挺着急,“哎…他们也没个对讲机,怎么能说追就追呢…”

  没几分钟,几个民警用钢索和钩子等工具从岩缝里钩出了一具软塌塌的裸尸,和天津发现的“无骨尸”不一样的是,这具尸体好像连头骨都没有了;因为过度的挤压,尸体的头部也已经完全变型,在后脑勺、脚踝、后背、小臂等几处部位有很深的割痕,骨头似乎就是从这几处被剔出身体的,虽说小朱在天津就见过一次无骨尸,但此刻看见这具尸体,难免又是一具干呕:比起天津的那具尸体,这具尸体虽然尚未腐烂,但却比腐烂了更加恶心,因为岩壁内有水,所以尸体的全身上下基本上都是白色的,尤其是被挤瘪了的脑袋,已经完全成了“饼状”,脸的面积理论上应该和切菜板差不多大了,别说是小朱,就连现场的法医都直嘬牙花子。张毅城则更是跑的远远的,连看都不敢看…  “能不能…让我看一眼?”张国忠想凑到跟前看看尸体,立即被现场的一位民警拦住了,“同志,我们正在办案,请您回避一下…”看了看肩章,三杠两星,和柳东升一样是二级警督,在前来现场的民警中算职称比较高的。

  “哦…这位是专家…!”此刻小朱凑了上来,“这位是我们从请来的心理专家…张…张教授…”小朱应变能力还挺强,这可好,来趟山东,别的没落下,倒当了把教授,“张大哥,这位是刘振峰同志,这次山东这边的负责人…”小朱介绍道。“因为这次的案情十分复杂,凶手作案的手段极其残忍且匪夷所思,所以我们不排除罪犯因心理变态作案的可能性…这就是我们请来的心理学家,让他了解一下凶手的作案手段,可能对案情有帮助…”小朱说的煞有介事。点此返回茅山后裔之将门虎子目录:http://www.maoshanhouyi.cc/disanbu

下一篇:
点此回到茅山后裔首页
上一篇:

发表评论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