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RSS Feed
茅山后裔全集 茅山后裔1传国玉玺 茅山后裔2兰亭集序 茅山后裔3将门虎子 茅山后裔4不死传说 收藏本站
 茅山后裔5建文迷踪 茅山后裔6太平邪云 茅山后裔7大道归元 鬼灵报告之清微驭邪录 茅山宗师 屌丝道士 茅山遗秘
 茅山道士之灵异笔记 茅山鬼道 茅山鬼道之尸道

第十二章 冲身

大力金刚掌     发布时间:2013-04-30

茅山后裔txt全集茅山后裔第五(5)部(季)之建文迷踪第十二章 冲身

“唉?来来……看这个!”还没等开找,张毅城便从客厅茶几上发现了一个十六开的硬皮记事本,翻开一看,里面密密麻麻写满了电话、人名、地址、医院等等信息,貌似就是郭明忠的“业务手册”,“叶小蔚……”在写有内容的最后一页,张国义发现这个名字的边上除了一个电话号码以外还用铅笔画了一个括号,括号里写着“28日找李明”,再往后便没有内容了,貌似这个“叶小蔚”就是郭明忠犯病前联系的最后一个人。

“这是照片上的姑娘?”拿过记事本,陈征也翻了翻,发现这郭明忠的记录风格比较怪,很多名字或号码地址的后面总跟着一些莫名其妙的话,“28日找李明”这还算浅显易懂的,有些什么“过桥之后再喊”、“一二三”、“没有放就不能过”之类的记录简直就是莫名其妙。

“叶小蔚……”盯着记事本,张毅城一阵思索,“陈叔叔,那张照片你带了么?”“带了!”把记事本递给张毅城之后,陈征从手包里拿出了照片。“老伯,把你车钥匙给我,我把家伙都拿上来……”

约么过了得有五分钟,只见张毅城又把自己的“百宝囊”拎上来了,二话不说便往外掏东西,香炉、桃木剑、符纸,乱七八糟摆了一大片。

“小伙子,你这是……”陈征似乎有些好奇。

“招魂!”张毅城嘿嘿一笑,“有照片,有名字,应该能招到了,如果这个叶小薇已经死了,那咱们就把她的魂魄招出来带回去,一样能让她和朱环宇结成阴亲,兑现你的诺言,如果魂招不来,就说明她还活着,那更好办,只要找到她本人要几根头发就行!”

“把魂魄带回去?”陈征的眼珠子都快流出来了,“怎……怎么带?”

“就用这个!”张毅城用桃木剑敲了敲地上的死玉,“到时候用这个跟朱环宇‘并骨’就行……”

“这……他……你……”陈征看看张国义,又看了看张毅城,“小伙子,你确定你不是在开玩笑么?”

“是啊……”张毅城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陈叔叔,我很认真的!我知道你不信,好多人都不信,但不信并不代表不存在啊,你这是典型的唯心主义啊……”

“我是唯心主义!?”只见陈征一脸的不服,显然是隐藏在内心深处的酸腐被张毅城这句话给勾出来了,“你知不知道唯心主义的定义是什么?”

“知道啊,课本上说,我思故我在,这就是唯心主义,客观上不成立,对吧?”只见这张毅城说话倒是不耽误干活,一边耍贫嘴一边用香灰在地上画圈,“那把这句话反过来,我不思故我不在,也是唯心主义,同样不成立,是吧?”

“厄……应该是……”陈征琢磨了一下,似乎没什么错。

“好,咱们把这句话的词替换一下,我信故鬼在,唯心主义,是吧?”张毅城接着贫嘴。

“是啊,这是典型的主观唯心主义啊!”陈征一本正经丝毫不像是在说笑。

“跟刚才一样,把这句话反过来,我不信故鬼不在,也是唯心主义,是吧?”张毅城嘿嘿一笑,继续忙活。

“这……”陈征当场就崩溃了,心说这个张毅城莫不是仇人派来砸场子的吧?绕了半天的弯,原来“套儿”在这呢,这小子将来不简单啊……“不是这样的!你这种说法不能成立……”

“成立不成立不是咱说了算的……”只见张毅城此时已经用香灰在死玉周围画了一个大圈,之后一步退出了圈外,用手指了指张国义和郭氏父子,“你们,都去厨房,陈叔叔留下!”待张国义等三人进了厨房后,张毅城又一把拉上了厨房门,在厨房门口薄薄撒了一层香灰。

“我?”陈征一愣,“我留下干什么?”“拿着这个……!”张毅城一把把桃木剑塞到了陈征手里,“陈叔叔,我念一句,你跟我念一句!”

“这……”陈征犹豫了一下,“我看……还是算了吧……”

“唉?陈叔叔,你不是不信吗?”张毅城一愣,“怎么,不敢啦?”

“我不敢?”陈征一瞪眼,就跟个小孩似的,就这么简单一个激将法竟然上套了,“你念吧……!”要说在传统概念中,人们往往将所有奇门异术统称为“法术”,而严格来讲的话,“法”与“术”则完全是两种截然不同的东西:

“法”偏向于主观驱动,对施法者本身的修为要求比较高,例如张国忠在巴山曾摆弄过的“阳魂法”,其作用原理是运动人体内的真气到七脉的“脉眼”,再以利器刺破七脉让阳气大泄,这样人会很快死亡,而其魂魄便会带有大量的阳气,以此法驱邪镇鬼,颇有些破釜沉舟以毒攻毒的意味,但施此法的前提是施法者首先要懂得如何运动真气,门外汉是肯定不行的,不懂得运真气,就算刺破七脉也很难迅速毙命,就算能毙命也成不了“阳魂”。

而“术”就不同了,在道术中,“术”的概念多偏向于客观引导,例如这个“招魂术”,强调的是操作流程与口诀,对施法者自身的要求并不很高,是活人就行,甚至男女都无所谓(很多“法”例如阳魂法,要求必须是男性),只要材料齐全口诀无误,即使门外汉也能把魂招来。

在“术”的范畴中,招魂术可以说是最基本最入门的伎俩了,流程简单口诀也不复杂,按张毅城的设想,只要这陈征有鹦鹉的智商,能跟着自己把一整套的法咒口诀念完,基本上也能完成招魂的流程,到时候信不信可就由不得你了,之所以让张国义等人回避,则完全是因为招魂现场阳气不能太重,这一群大老爷们往这一戳,阳气堪比男澡堂子,什么魂恐怕都不敢往跟前凑合。

口诀念到一半,只见陈征的脸已经白了,脑门子上冷汗更是一层接着一层的冒,两条腿也不由自主的抖了起来,“心理作用……全都是心理作用……”陈征心里一个劲的安慰自己,又念了两三句,只感觉手中的桃木剑就好比十冬腊月房檐下结的冰溜子一样凉的扎手,握剑的手掌似乎也已经冻麻了,一股凉气从脚底板一直窜到了后脑勺,“心理作用……心理作用……”虽说连下巴都开始抖了,但这陈征就是不信邪,到最后干脆连舌头都不利索了,念起口诀来上下牙碰的咯咯直响。

“不会这么大反应吧……”张毅城也感觉有点不对劲,虽说当初自己第一次练招魂也是感觉浑身发凉,但也没这么严重啊,况且当时自己还只是个十二三岁的孩子,眼下这陈征虽说不是“童子”了,但至少也是个大老爷们,看外表人高马大的身体素质应该也过得去,怎么可能出现如此强烈的反应?“念……念啊……”陈征哆里哆嗦的看了看张毅城,手里的桃木剑都快抖成地震仪的指针了……

“陈叔叔……把剑给我吧……你也去厨房……”张毅城伸手攥住了陈征的手腕,想把桃木剑拿回来,可这一攥不要紧,只听当啷一声桃木剑掉在了香灰中间,这陈征两眼一翻喉咙里立即就是一阵咯咯的响声,俨然是即将着道的征兆。

“我操!”张毅城吓的连脏字都蹦出来了,二话不说就用脚氆氇了厨房门口的香灰,一把拉开了厨房门,“都出来,快把他围起来!快!”“啊?”张国义看的正带劲,以为这一切都是张毅城故意安排的呢,“怎……怎么了?有什么不对?”

“快围!”张毅城已经来不及解释了,一边示意张国义和郭家父子手拉手围住陈征,一边从“百宝囊”里掏出一个红色小药瓶,拧开瓶盖划拉一下子朱砂就撒在了陈征脚底下,这不撒还好,只见这朱砂一撒,陈征原本仰着的脸立即正了过来,两只白眼直勾勾的盯上了张毅城,此时与此同时门外楼道里隐隐约约传来了一声阴沉沉的闷笑。

“爸……你……你听见了么……?”郭玉春的脸刷拉一下就白了,“刚才那声音……”

“听见个屁!”郭老爷子虽说心里也是打鼓,但表面上却比郭玉春镇定的多,“瞧你那没出息样!人家小伙子都不怕,你这么大人怕个屁!给我站住了!”

“没事没事……正常现象!”张毅城边说边从“百宝囊”里把“龙鳞”匕首掏了出来,“围好了别动……!”只见张毅城双手把匕首举过头顶,嘴里念念有词,“五星镇彩,光照玄冥……”就在这时候,楼道里忽然又是一阵闷笑,之所以说是楼道里的声音,完全是因为这声音来的实在是太诡异了,嘘嘘忽忽让人听不出来究竟是哪发出来的,就像是幻听一样在耳边若隐若现,且笑声闷沉,像是经过楼道回声以后的效果。

“又……又来了……”郭玉春松开张国义的手就想跑,被张国义一把拉了回来,“你能往哪跑!?回来!”“哎呀妈呀……”郭玉春哼哼唧唧都快哭了,“我弟弟已经那样了,我老郭家就剩我一个种儿了,你们行行好饶了我吧……”

“逆吾者死,敢有冲当!刀入地府,由我真阳……”就在这时候,只听张毅城恶狠狠一句,双手握着匕首当啷一声便戳在了水泥地上,要说这一下可能确实是用力过猛,只见地面火星四射,匕首瞬间被弹飞到了一米以外,水泥地上则留下了约么一厘米深的坑。

“啊!”看见这一幕,就连一向波澜不惊的张国义也是满脸煞白,“毅城,这东西……怎么这么厉害!?”

“我操……”只见张毅城两只手相互握着手腕子,龇牙咧嘴的眼泪都快下来了,“不是鬼厉害,是他娘的地太硬了……”说实在的,张毅城此刻用的这招叫“送鬼入地”,当年老刘头在雾灵山治“人胄”的时候曾经用过一次,这招讲究的是利刃必须插入地下三寸,以“利煞之气”方可将怨孽送入地府,但老刘头那是在山上,土质松软,匕首没用多大力气就插进了地里,而此刻张毅城想把匕首往水泥地上插可就没那么容易了,而之所以这孩子敢这么干,也完全是因为当初听老爹张国忠说在武汉也把匕首往水泥地上插过,而且成功了,不过话又说回来,张国忠毕竟是张毅城的爹,当爹的无论如何也不能在儿子面前把自己形容的太糗,于是呼,整个“刀插水泥地”过程中的两个关键细节也便被张国忠善意的省略了:一是斩铁毁了,二是自己晕了……

“妈的……怎么会这样……”好歹活动了一下手腕子,张毅城连滚带爬的捡回了匕首,仔细看了看,还好匕首没有什么损坏。

“我……我操他妈的!”拿着匕首张毅城眼珠子里都沁出血丝了,真是恨死自己那个仅比老伯张国义低调点有限的爹了,不是说能插进水泥地吗,老子把全身的劲都用上了,怎么会这样!?

说实在的,此时此刻,张毅城并不纳闷为什么匕首插不进水泥地,因为之前自己也没试过,至多是听老爹云山雾罩的白话过而已,真正让张毅城想不通的,便是眼下这个“叶小蔚”的魂魄。

理论上讲病死的人都属于正常死亡才对,不管是多痛苦的病,只要是病死,不论是否经过超度,都应该没什么危害,绝对的召之即来挥之即去,而此刻这个“叶小蔚”貌似并不像病死这么简单。

就在这时候,屋里也不知从哪刮来一阵阴风,原本摆在死玉前面的叶小蔚的照片呼啦一下便被吹到了墙上,照片上,叶小蔚视线的角度正好盯住了郭玉春,这郭玉春原本是闭着眼的,就在这时候也不知道忽然想起什么来了,冷不丁一睁眼正好就跟墙上的照片来了个对眼,哇呀一声便吓摊在了地上,“怎么啦!?”要说父子毕竟是父子,看儿子倒地了,郭老爷子赶忙去拉,就在这时候,被围在中间的陈征把胳膊抬了起来,抡圆了冲着张国义就是一下,要说这一下真是太突然了,虽说张国义反应还算快,举起胳膊挡了一下,但挡这一下的力道比起陈征打人的力道而言显然是小了很多,只见张国义连哼都没哼两眼一翻便晕在了当场,“啊……”看见这一幕,瘫在地上的郭玉春两眼一翻干脆吓晕了……

“老伯!”还没等张毅城反应过来,陈征的巴掌已经抡到了眼前了,“哎哟我操……”张毅城一闭眼拼了命的往下一蹲身子,只感觉一股恶风擦着头皮一划而过,说实在的,这下要是挨上,最起码也是个颅脑损伤级别的重伤害,力道显然比打张国义那下又重了一个量级。

“招家伙!!”此时郭老爷子也反应过来了,伸手抄起柺棍便勾住了陈征的腿,哇呀一声爆喝竟然把陈征拽了个跟头。

“我靠,老人家太NB了……”张毅城都看傻了,很久以前就听说沧州是武术之乡,果真是名不虚传啊,就凭这一勾的力道,老爷子明显是练过的,“敢打我老伯,让你丫尝尝这个……”开眼归开眼,但眼下可不是欣赏武术表演的时候,只见张毅城哐的一脚便踩在了陈征的后背上,挽起袖子抄起龙鳞照着自己胳膊刷的就是一下,一鲜血瞬间便阴了出来。

“孩子你……”没等郭老爷子把话问完,只见张毅城起身挥刀噗嗤一下便把叶小蔚的照片钉在了墙上,要说水泥地确实是硬,但这墙似乎是预制板一类的空心构造,带着“童子眉”的匕首噗嗤一下便插进去半寸有余,随着这一下,地上的陈征立刻就老实了,只感觉屋里猛的一阵阴风把地上的香灰朱砂呼啦一下吹了起来一大片,继而开始顺着屋门底下的缝隙一缕一缕的往外流。

“想跑……?”只见张毅城伸手从百宝囊里抽出一张符纸,指尖沾血三画两画之后啪的一下便贴在了门上,之后手腕一较力猛的把匕首从墙上拔了下来,哐当一声又钉到了门上的符纸上,紧接着嘭的一下又拔下了钉着符纸的匕首,转身一挥胳膊便把这匕首拍在了死玉上,整套动作一气呵成就好比排练过一样,与此同时只听屋里“呯”的一声闷响,一切似乎又恢复了平静。

“我靠……太TM厉害了……”说实在的,张毅城自己也是一阵的后怕,此次多亏了郭老爷子那一拐棍,否则还真是凶多吉少。

“小……小伙子……”郭老爷子满头冷汗,伸手推了推地上的陈征,貌似还有气,“他……他们……这是怎么了?刚才……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

“没事了……”张毅城两腿一软扑腾一下便瘫倒在了沙发上,顺手从茶几上的塑料袋抓了把香灰便往伤口上捂。

“小伙子……刚才……刚才那是鬼吧?”郭老爷子心里其实也明白,“我儿子……是不是就是那东西害的?”

“不知道……”张毅城摇头,“郭爷爷,跟您说句实话,我爸是道教茅山派的掌教,驱鬼镇邪的东西我也学过不少,您儿子害的那个应该不是病,在茅山道术里那叫‘万煞劫’,染上那东西应该不止是一个鬼的事……就算跟刚才那个有关,可能那也只是其中之一!”

“啊?”虽说不知道所谓的茅山教到底是干啥的,但听张毅城一说刚才那东西应该只是其中之一,郭老爷子的脸立即就白了,“那其他的……得有多少?都跟这个似的?”

“这个……”张毅城拎起了茶几上的记事本,“这上面记了多少人,可能就有多少个!”

一口凉水喷上去之后,郭玉春最先醒了过来,紧接着张毅城一通顺前胸拍后背又把张国义鼓捣醒了,“哎哟……”摸着腮帮子,张国义只感觉整个下巴隐隐作痛,“他妈的这孙子下手可真够狠的……”。“别怪他,他也是让鬼冲上了,他自己根本就不知道……”张毅城两膀一较力,把人事不省的陈征拖到了沙发上。

“我知道……”张国义捂着腮帮子也坐在了沙发上,“要不是看在鬼的面子上,我这大耳刮子早贴上去了……我说毅城啊,你小子怎么办事越来越不靠谱?亏了我还拿胳膊搪了一下,要不非把脑袋给我拍飞了不可……”

“哎……”张国义这话一出,张毅城立马就是个大红脸,“老伯,这事不能怪我……”

“废话,不怪你难不成怪我啊?”张国义一百万个没好气。点此返回茅山后裔之建文迷踪目录:http://www.maoshanhouyi.cc/diwubu

下一篇:
点此回到茅山后裔首页
上一篇:

发表评论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