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RSS Feed
茅山后裔全集 茅山后裔1传国玉玺 茅山后裔2兰亭集序 茅山后裔3将门虎子 茅山后裔4不死传说 收藏本站
 茅山后裔5建文迷踪 茅山后裔6太平邪云 茅山后裔7大道归元 鬼灵报告之清微驭邪录 茅山宗师 屌丝道士 茅山遗秘
 茅山道士之灵异笔记 茅山鬼道 茅山鬼道之尸道

第二十四章 圈套

大力金刚掌     发布时间:2013-05-01

茅山后裔txt全集第三(3)部(季)外篇之将门虎子第二十四章 圈套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进了院,张国忠第一眼便注意到了花池子上插着的铁锹,走到跟前定睛一看差点喊出来,只见花池子边上有一个长条状的浅坑,尺寸刚好够放一个人,就在这个浅坑中,一只人手赫然从土里伸到了外面,似乎这个浅坑“隔壁”还埋了别的死尸。

  “我操他妈的,看来这个王爱芸还真把宋拥军勾搭过来了……”张国忠蹑手蹑脚的潜到了窗户底下,刚想往里偷窥,只听哗啦一声玻璃忽然碎了,一个黑漆漆的东西往窗户外探了一下很快又缩回去了。

  “谁!!”张国忠抽出匕首往后退了两步,定睛一看,砸玻璃的不是别的东西,而是老刘头的脑袋,“师兄!”

  “唔……”只见老刘头脑袋卡在了防盗栏杆中间,满脑袋都是血。

  “师兄!坚持住……!!”张国忠伸手一把揭开了老刘头嘴上的胶布,双手抓住了栏杆想把栏杆拉弯。“先别着急!”老刘头可算是能说话了,一转身把两只胳膊从窗口伸了出来,“把绳子给我解开……!”

  这时候,秦戈也翻进了院子,一看这一幕也傻了,赶忙帮着张国忠去拽窗户上的栏杆。“他娘的……”解开脚上的绳子,老刘头可算是来精神了,也顾不得浑身疼了气势汹汹的就想进屋报仇,等到屋里一看又傻了,只见窗户和防盗栏杆全部大敞四开,刚才还躺在地上的宋拥军早已不知去向,原来这屋里的防盗栏杆是活的。“国忠!不用进来了!从后边跑了,快追!”

  “好!”张国忠也顾不得拽栏杆了,抽出匕首转身就要翻墙出院。

  “别追!别追!”老刘头忽然又变了卦,“那王八操的有枪!别追他!你们去房后窗户底下等着,那个王爱芸在这呢!先把她弄出去!”

  “好!”张国忠秦戈翻墙出院又绕到了房后,只见老刘头已经把一个人顺到窗户上了,“人还活着!”老刘头一较劲,把王爱芸抱上了窗户,“脉象很弱!可能是吓着了!”

  “慢点慢点……”张国忠从老刘头手里接过了王爱芸,就在这时,只听不远处黑旮旯里冷不丁传来一嗓子吼,吓得张国忠浑身一激灵。

  “都不许动!”随着声音由远而近,房后不远处一瘸一拐的闪出一个人,“你们几个妈了个B的根本就不是公安局的……!”

  “宋拥军!这他娘的可是你媳妇!”老刘头朝地上吐了口唾沫,“她肚子里有你的骨肉!你想清楚!”

  “放屁!”宋拥军举着枪在五米外停了下来,情绪似乎激动的很,“你们一个都别想跑!都给我进屋!快!”

  “宋先生,我们没有恶意!”张国忠也不知道怎么说好,“你要离开的话随时可以,我们不是警察,更不会追你!你要钱我们给你!”

  “进去!”宋拥军始终站在五米外,根本就不理张国忠,“他娘的我数三声!一……二……”

  无奈,老刘头把昏迷不醒的王爱芸又抱回了屋子,紧接着张国忠和秦戈也都从窗户翻进了屋,宋拥军则举着枪缓缓的靠近窗户,“告诉你们,别耍花招!手抱脑袋!”宋拥军单手举枪走到窗户边上,刚要上窗户也进屋,忽然发现屋里似乎只站着两个人,“那个人呢!?还有一个!出来!”窗户边上,宋拥军嘶哑着嗓子声嘶力竭道,“再不出来开枪了!”

  就在宋拥军站在窗户跟底下叫嚣的时候,一盆凉水冷不丁从天而降,把个宋拥军浇了个透心凉,“啊……!!”宋拥军显然被吓的不轻,下意识冲着屋里一扣扳机,手中的火枪发出咔嚓一声,似乎并未开火,要说这自制火枪就这点不好:一旦着了水保准哑火。“啊……”一看火枪哑火了,宋拥军转过头撒丫子就跑,“站住!”距离窗户最近的张国忠抽出匕首翻窗户便追了出去,秦戈紧随其后也追出了窗户。

  “他娘的别都走啊……”下到一楼,老刘头也傻眼了,看了一眼地上躺着的王爱芸,老刘头猛的想起了院里那个神秘的花池子,“他娘的外边埋的是不是苏铁力?”想罢老刘头干脆跳窗户又绕到了前院,一看花池子里新挖出来的浅坑不禁也是一阵后怕,这个坑明显就是自己被凿晕了的时候宋拥军新挖的,尺寸刚好够埋自己,要不是张国忠及时赶到,自己没准已经躺里边了。

  “这是苏铁力?”蹲下身子,老刘头也注意到了浅坑里似乎有一只人手从土里露了出来,抓住“人手”用力往外一拽,老刘头不禁一愣,这只死人手虽说没像王爱芸那样涂着指甲油,从手掌大小看明明就是女人的手,“莫非王爱芸他娘已经挂了?”

  ……

  说起跑步,这可是曾经是张国忠的强项,特殊时期前后两腿各挂五公斤沙袋,跑个二十几公里都不用歇脚,但此时的身体状况比起特殊时期那会可是差远了去了,加之宋拥军比自己年轻十几岁,赛起跑来还真不是对手,刚出窗户的时候还能看见宋拥军的背影,没追多远就把人追丢了,秦戈就更不用说了,还没张国忠跑的快,没追几步竟然连张国忠都看不见了,无奈只能摸着黑开始往回走,感觉自己明明是原路返回,可走来走去竟然看见庄稼地了,“奇怪……”秦戈看了看四周,绝对不是来时的路,试着喊了喊张国忠的名字也毫无回应,就在这时候,只听庄稼地里一阵草响,一只狼狗大小的黄鼬嗖的一下蹿到了秦戈跟前,腾的一下前爪离地竟然站了起来,冲着秦戈“咕咕”的叫了几声,之后蹭的一下往村子方向蹿了出去,边跑边回头,似乎在提醒秦戈“跟上”。

  再说宋拥军,慌不择路的一阵狂跑之后,抬头一看也傻了,因为对村里的路也不是很熟,加上做贼心虚,跑来跑去竟然又绕回到了王爱芸家,不过绕回来归绕回来,身后的追兵却已经被甩没影了,一看王爱芸家窗户开着,这宋拥军上了窗台便翻进了屋子,一眼便看见了躺在地上人事不省的王爱芸。

  “臭婊子,敢出卖我……”宋拥军恶狠狠的盯着王爱芸,抬起腿铆了半天劲却没忍心踢。

  就在这时候,一个发着冷白色光芒的军用手电嗖的一声从窗户飞进了屋,不偏不倚正砸在了宋拥军的后脑勺上,要说这军用手电的分量比普通的民用手电可重了不止一个量级,砸人的威力绝不次于板砖,“啊……!”宋拥军只觉得眼冒金星,第一反应撒腿就跑,“住手!”秦戈手撑窗台翻身进屋,飞起一脚正踢在宋拥军小肚子上,只见这宋拥军连吭都没吭,有如泄了气的皮球般顺间瘫软在地,“自作自受!”要说秦戈捆人的本事也不是盖的,单膝顶住宋拥军的后背,解下皮带直接把宋拥军的手脚反身捆在了一块,因为害怕皮带捆的不结实,干脆掏出折刀把墙上的窗帘绳也割了下来,里三层外三层把宋拥军捆了个结实,跟个木乃伊差不多。

  直到这时候,秦戈才想起了旁边人事不省的王爱芸,便回身想将其弄醒,但这一回身,秦戈的下巴差点砸到脚面上,只见身后躺在地上抽搐外加吐白沫的并不是王爱芸,而是刚才还被自己用手电袭击的宋拥军,再回过头看让自己绑成了木乃伊的“宋拥军”,秦戈彻底崩溃了,这哪里是宋拥军啊,明明就是刚才还人事不省的王爱芸……

  这时候老刘头也听见动静了,放下手里的铁锨三步并作两步赶到了窗口,往屋里一看,站着的是秦戈,地上黑呼呼躺着两个人,也是一阵纳闷,他娘的不是追出去了么?怎么还在屋里?不过此时老刘头已经没心思琢磨其中细节了,“秦爷!快报警!快!他娘的这是个疯子,院里还埋着好几个人!”就这么会功夫,老刘头竟然从花池子里挖出了一男一女两具尸体,其中女尸似乎死了有一阵子了,而男尸似乎刚死时间不长。

  “刘先生!这里没有信号……”此时的秦戈屁都凉了,也懒得管那个宋拥军了,解开了王爱芸身上绑着的腰带和窗帘绳便把王爱芸抱到了旁边的写字台上,把着手腕子一号脉,只感觉脉若游丝,比濒死的病人强不了多少……

  就在这时,张国忠也气喘吁吁的回到了窗户底下,一进屋就愣在了当场,只见刚才还跑的比兔子都快的宋拥军此刻正直挺挺的躺在地上,哆里哆嗦的吐白沫,凭张国忠的经验,人要是出现这种症状只有两种可能,一是被什么生化武器袭击过,二就是刚刚被畜生或恶鬼冲过身。

  “秦先生!这……?”

  “张掌教……”秦戈有生以来第一次说话发颤,“刚才……”

  “怎么了?”张国忠走到写字台前,看了看人事不省的王爱芸,似乎和刚才没什么区别。

  “张掌教!刚才我在村里迷了路,是一只大黄鼬把我带回来的……”秦戈把刚才看见黄鼬以及自己误踢王爱芸的经过说一遍,“我看得清清楚楚,踢的明明就是宋拥军!但现在受伤的确是王爱芸!”

  “黄鼬!?”张国忠恍然大悟,用手一捏王爱芸的手腕子,怀孕的“滑脉”脉象早已踪影皆无,“咱们中了那个黄鼠狼子的圈套了!那个煞星,根本不是宋拥军,而是王爱芸肚子里的孩子!你刚才那一脚,把她踢流产了!”

  “可是……为什么?”秦戈皱着眉也号了号王爱芸的脉搏,从脉象上看,流产似乎已成定局,别说是孕妇,自己刚才那一脚就算踢在正常人身上,少说也是个内出血,“为什么这一切要让我来完成!?”

  “不知道……!”张国忠眉头紧皱,伸出胳膊看了看表,已经十五分钟多了,估计李东已经报过警了。

  差不多又过了十几分钟,警车和救护车同期而至,刺耳的警笛也引出了不少看热闹的村民,按村民的辨认,王爱芸家花池子里埋的两个死人分别是王爱芸的母亲罗燕芬与下坝村民张云刚,其中张云刚就是虎子的父亲。

  事情的原委是显而易见的,按李东的分析,自从在普文杀死苏铁力之后,做贼心虚的宋拥军跟随王爱芸到了老家福建并藏匿在下坝王爱芸家中,前不久王爱芸被警方带走了解情况,警察的出现加大了宋拥军的心理压力,很可能就是这种草木皆兵的心理压力,导致其精神崩溃,自王爱芸返回下坝时起便狐疑其已经出卖了自己,从而残忍的杀死了王爱芸的母亲罗燕芬并想将王爱芸也一并杀死,只不过碍于二人一直以来的不正当关系而尚未动手,期间张云刚为给儿子筹集学费,曾想铤而走险潜入王爱芸家行窃,怎想也被宋拥军杀害。

  让张国忠意想不到的是,面对父亲的遗体,虎子并没表现出想象中的声嘶力竭,只是默默的站在不远处抿着嘴一动不动,任凭眼泪从眼眶里唰唰的往外流,却始终没哭出声来。

  “小伙子……”办案民警低下身子摸了摸虎子的脑袋,“你知道你妈妈在哪吗?”

  虎子摇头。

  “那你有亲戚吗?”虎子继续摇头。

  “民警同志……”正在警察问虎子话的时候,老刘头拍了拍民警的肩膀,“我想跟你打听一下,我要收养这个孩子的话,得办啥手续……?  作为当事人,张国忠、老刘头和秦戈被带回公安局询问,等解释清楚情况已经是第二天早晨了,从公安局出来后,三人雇了辆出租车又杀回了下坝,一进村便直杀刘瘸子家,只见刘瘸子家院外,高级轿车和“心诚”的求卦者又聚了一大片,但这刘瘸子家大门紧闭,似乎仍旧没有开卦。“这是怎么回事?”张国忠一愣,伸手一推门竟然没上闩。

  “哎?兄弟,咱得讲究先来后到啊……”看张国忠要推门进院,旁边一个看报纸的大肚男赶忙上前说理。

  就在张国忠跟这位大肚男扯皮的时候,李东从里面拉开了院门,“张掌教,你们可算回来了!出大事了!”“啊?大事?什么大事?”张国忠一愣,赶忙推门进院。

  “黄仙!”李东压低了声音,“黄仙死掉了啦!”

”点此返回茅山后裔5 建文迷踪目录

下一篇:
点此回到茅山后裔首页
上一篇:

发表评论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