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RSS Feed
茅山后裔全集 茅山后裔1传国玉玺 茅山后裔2兰亭集序 茅山后裔3将门虎子 茅山后裔4不死传说 收藏本站
 茅山后裔5建文迷踪 茅山后裔6太平邪云 茅山后裔7大道归元 鬼灵报告之清微驭邪录 茅山宗师 屌丝道士 茅山遗秘
 茅山道士之灵异笔记 茅山鬼道 茅山鬼道之尸道

第二十七章 八贼冢

大力金刚掌     发布时间:2013-05-02

  “说起这故事,也有些年头了,当年听我师父讲的,但那些后生们可没有张掌教你这么有耐心……我倒有心讲给他们,却没有一个有心思听的……”按晨光道长的话说,尤其是到了改革开放之后,年轻后生们已经很少对这些真不真假不假的传说野史感兴趣了,自己纵有一肚子的故事,却不知道跟谁说,“说是八仙,传世可查的只有七仙!至于另一仙是谁,也是我武当一大迷踪!今天你说起那个朱允炆,倒是让我想起了这个事!”

  严格意义上讲,武当派的教义更侧重于丹鼎,但教义归教义,个人的修为更多还是要看个人的悟性与偏好。武当祖师爷张三丰本就是个博采众派之长的人物,其弟子徒孙中也不乏符箓大家,包括后世与茅山马思甲真人联手摆精忠阵,捐躯于宜昌江畔的沈芳卓真人,以及因破“炼尸窑”而名噪南北的云凌子,都是武当门第中精通符箓阵局的杰出代表,这些人对符箓派法脉的修研,其实并不在一些符箓派系宗师级人物之下。

  大明开元之初,张三丰坐下共收有七个嫡传弟子,宋远桥,俞莲舟,俞岱岩,张松溪,张翠山,殷梨亨,莫声谷。在武侠小说《倚天屠龙记》中,此七人被称为武当七侠,混的可以说是一个比一个糗,功夫不怎么样还到处惹是生非,最后死的死残的残,除了被揍成高位截瘫的,就是因与邪教人士发生不正当男女关系而被全人类集体追杀的,总而言之张三丰这七个徒弟基本上就算白收了,然而事实却并非如此,在正史中,此七人虽说都有很高的武学修为,却并不像小说中写的那样天天走南闯北打打杀杀,相反的,按张三丰定下的规矩,习武之用只可限于强身健体,绝对不能用于实战杀戮,言外之意跟人打架可以,用板砖对拍那是你的自由,但万万不能用武术伤人,尤其是不能用从我这学去的武术伤人,否则就是破戒,佛教中所讲求的“慈悲”,在道教中被解释为“重生”,就是尊重生灵的意思,道教是所有宗教中唯一认为“活着是件好事”的宗教,崇倡尊重生命,不仅是自己的生命,更包括别人的生命,张三丰既为道学大家,自然也深谙此道,是绝对不允许弟子徒孙主动以武伤人的,所以说在正史中,武当七真也就是小说中所提到的“武当七侠”最大的修为在于参悟道法,而不是嗜武杀戮,就更别提去和邪教人士搞破鞋了。

  按晨光道长的叙述,张三丰本人博采众教之长,除了内丹武学之外,在符箓阵局方面亦有很高的造诣,在张三丰的一生中,完全自创也就是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阵法、局脉共计一百一十八个,这个数字甚至远远超过一些大名鼎鼎的符箓派宗师,以至于后世正一、茅山等符箓教派耳熟能详的阵法例如“追魂阵”、“鸣乐阵”、“坞堤阵”以及在藏地局脉中广有应用的“迁身局”、“百人局”、“入夜局”等等墓局,其实都是张三丰所创。

  在中华道术千百年的发展史中,自创阵法历来都被视为高手的标志,就好比当今的计算机行业一样,会攒电脑会打字的人满街都是,你要是会设计芯片、会编写内核级的程序代码,那才叫真高手,有介于此,一些沽名钓誉的伪宗师假专家也便应运而生,一天到晚以“创阵”为业,净是发明一些成本高效果差,不仅复杂且毫无实用价值的“面子阵局”,甚至说有些阵局一经发明以来几百年都没人用过。

  与这些人不同的是,张三丰发明阵局一来不宣扬,二来不刻意;每个阵局必定有其用意,也就是说,只有碰到既有阵局解决不了的问题时,张三丰才会费脑子发明新阵局,“八仙镇妖”中所用到的“八仙阵”,便是由此而来。

  相传大明洪武十三年(1380)年,襄阳府出了个有名的贪官,名曰赵金舟,之所以有名,并不是因为贪得多或贪得久,而是因为自太祖朱元璋发明“剥皮实草”这种反贪新政策实施以来,此人有幸成了湖北第一个享受此特殊待遇的人。

  朱元璋在位的三十年间,可以说是中国历史上持续时间最长、力度最大、态度最坚决的反贪高潮期,相传仅“胡惟庸”一案,因受牵连而遭诛杀连坐的人数竟然超过了三万人,而诸如“空印案”、“郭桓案”这种集团性质的贪污腐败案,连坐被杀的人竟达七八万之多,组建一支集团军都够了,贫寒出身的朱元璋自起事之前便对贪官污吏恨之入髓,如今皇权在握,岂不是得好好发泄一下?

  在明朝法典《大明律》之中,对贪官污吏的惩戒措施可以说是历朝历代之中最为严苛的,但朱元璋却仍嫌不过瘾,干脆亲自编写了法律效力高于《大明律》的《大诰》,其中规定贪污满六十两白银即须斩首,到了后来,这朱元璋干脆觉得光砍头还是太轻,对后来人起不到应有的震慑作用,也便别出心裁的发明了“剥皮实草”这种新潮的反贪方法,具体实施方式就是把贪官拉到每个府、州、县都设有的“皮场庙”剥皮,然后将人皮以稻草、石灰填充后放置于此人生前为官的公堂之上,说白了就是将贪官污吏做成“标本”,以供继任者瞻仰缅怀。

  而襄阳府这个赵金舟,便有幸成为了湖北“剥皮实草”第一人,当赵金舟的“标本”被摆在公堂之上以后,立即引来了大批的老百姓争相瞻仰,说实在的,这个赵金舟生前并没干过什么过分的事,有几件冤案审的也挺漂亮的,在老百姓之间名声还算说得过去,贪污也没贪多少,一千两而已,比起朝中那些动辄几十万上百万两的贪污案而言,的确连“小巫”都算不上,究其原因,完全是因为朝廷给的俸禄实在是太少了*,堂堂知府大员,当朝正五品,闺女出嫁连点像样的嫁妆都拿不出来,丢人啊,无奈之下也只能铤而走险小贪一笔,没想到正赶上朱元璋处斩胡惟庸,顺带手严打贪污腐败,也便在风口浪尖上被抓了个现行。

  当爹的因为自己的婚事被人做成了标本放在衙门里展览,当闺女的自然也活不下去了,在赵金舟被押到“皮场庙”剥皮的当天,赵金舟的闺女赵翠儿便在家中悬梁自尽,与其同时自尽的还有一个叫“小芸”的贴身丫鬟,此外,赵金舟的媳妇宋氏因为丈夫贪污而受到了牵连,被判杖责八十,回家后没扛几天也挂了,赵金舟的老母因受不了家破人亡的打击,在儿媳妇挨完板子的当夜便心肌梗死一命呜呼了,此外、赵府的账房、管事受到株连者一共三人,悉数都被处斩,说白了,对于这件案子,就连朱元璋本人也感觉有点过意不去,贪了一千两银子就被灭门了,谋反也不过如此啊,不过没办法,如此坚决的反贪行动,目的就是杀鸡给猴看,谁让你个二百五命苦正好赶上呢。

  一千两白银,八条人命,外加一个标本,这便是赵金舟出名的原因,赵金舟案之后,整个湖北果然呈现出了一派清正廉明的全新气象,不少蠢蠢欲动或是已经有所贪贿的官员一律是醍醐灌顶大彻大悟,义无反顾的踏上了回头是岸的廉政之路,这也算是赵同志当官以来对于社会的最大贡献吧。

  因为家人悉数死尽,又没有亲戚愿意出头为这个被展览的哥们料理后事,赵家一家八口的尸首便被府衙的官差悉数埋在了襄阳城外一处名为“龙虎岗”的乱葬岗,八口薄皮棺材埋一个坑,为了图省事也没立坟头,最后还专门插了个“八贼冢”的木牌以警后人。

  ————————————茅山后裔注解————————————

请大家加入茅山道术的学习讨论QQ群:149754231   为了更多人分享快乐,请点网页左上角的分享按钮,把精彩大力金刚掌的神作《茅山后裔》分享给大家。   一下内容为文章涉及的知识点相关阅读 有兴趣的朋友可以了解一下

     注解一、 四旧:即“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的统称。

  注解二、明朝官员的俸禄

     大明洪武年间,正五品官,岁禄只有192石,仅相当于唐代同职官员俸禄的20%-30%。朱元璋起事之前曾当过三年的乞丐,比起严苛的作风,其抠门程度在历史上也是出了名的,即便是当朝一品大员,全年的俸禄也仅为1044石,折成现银也就300两左右,仅与清朝乾隆时期“知州”的收入水平相当。点此返回茅山后裔5 建文迷踪目录

      注解三、 《大明律》
   《大明律》 是《大明律集解附例》的简称。它是中国法制史上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法典。它草创于金戈铁马的战争时期,完成于重典治国的洪武年代。这部大法不仅继承了明代以前中国古代法律文献的历史优点,是中国古代法律编纂的历史总结,而且下启清代乃至近代中国立法活动的发展,为中国近现代的法制建设提供了一些宝贵的借鉴。

《大明律》 – 简介

《大明律》《大明律》

《大明律》明代综合性法典, 草创于金戈铁马的战争时期,完成于重典治国的洪武年代。这部大法不仅继承了明代以前中国古代法律文献的历史优点,是中国古代法律编纂的历史总结,而且下启清代乃至近代中国立法活动的发展,为中国近现代的法制建设提供了一些宝贵的借鉴。《大明律》适应形势的发展,变通了体例,调整了刑名,肯定了明初人身地位的变化,注重了经济立法,在体例上表现了各部门法的相对独立性,并扩大了民法的范围,同时在“礼”与“法”的结合方面呈现出新的特点。

《大明律》共分30卷,有《名例律》一卷冠于篇首,包括五刑(笞、杖、徒、流、死)、十恶(谋反、谋大逆、谋叛、恶逆、不道、大不敬、不孝、不睦、不义、内乱)、八议(议亲、议故、议功、议贤、议能、议贵、议宾),以及〈吏律〉二卷、〈户律〉七卷、〈礼律〉二卷、〈兵律〉五卷、〈刑律〉十一卷、〈工律〉二卷,共460条。这种以六部分作六律总目的编排方式,是承《元典章》而来的,与《唐律》面目已不尽相同,在内容上也较《唐律》有许多变更。又增加了“奸党”一条,这是前代所没有的。在量刑上大抵是罪轻者更为减轻,罪重者更为加重。前者主要指地主阶级内部的诉讼,后者主要指对谋反、大逆等民变的严厉措施。不准“奸党”“交结近侍官员”,“上言大臣德政”等,反映了明朝初年朱元璋防止臣下揽权、交结党援的集权思想。《大明律》可以说是朱元璋本人“劳心焦思﹐虑患防微近二十载”的治国经验总结。洪武十八年还颁行《大诰》﹐次年又颁《大诰续编》﹑《三编》﹐二十一年又颁赐《大诰武臣》﹐可见朱元璋本人对律法之重视程度。

在刑法上,《大明律》渊源于《唐律》,以笞、杖、徒、流、死为五刑,即所谓正刑,其他如律例内的杂犯、斩、绞、迁徙、充军、枷号、刺字、论赎、凌迟、枭首、戮尸等,有的承自前代,有的为明代所创。所谓廷杖就是朱元璋开始实行的,其他大明律未规定的酷法滥刑也层出不穷。至于锦衣卫的诏狱杀人最惨,为害最烈。其后又有东厂、西厂、内厂相继设立,酷刑峻法,愈演愈烈,直到明亡。 [1]

《大明律》 – 制定过程

(图)李善长李善长

制定过程吴元年(1367)十月﹐朱元璋命左丞相李善长﹑御史中丞刘基等议定律令。十二月﹐编成《律令》四百三十条﹐其中律二百八十五条﹐令一百四十五条。同时又颁《律令直解》﹐以训释《律令》文意。洪武六年十一月﹐明太祖朱元璋命刑部尚书刘惟谦等以《律令》为基础﹐详定大明律。次年二月修成﹐颁行天下。其篇目仿《唐律》分为《卫禁》﹑《斗讼》﹑《诈伪》﹑《杂律》﹑《捕亡》﹑《断狱》﹑《名例》等十二篇。三十卷﹐六百零六条。二十二年又对此作较大的修改﹐以《名例律》冠於篇首﹐按六部职掌分为吏﹑户﹑礼﹑兵﹑刑﹑工六律﹐共三十卷﹐四百六十条﹐传统的法律体例结构至此面目为之大变。三十年五月重新颁布﹐同时规定废除其他榜文和禁例﹐决狱以此为准。由於朱元璋严禁嗣君“变乱成法”﹐此次重颁《大明律》後﹐终明之世未再修订。有变通之处﹐则发布诏令或制定条例﹐辅律而行。弘治十三年(1500)制定《问刑条例》二百七十九条。嘉靖二十九年(1550)重修﹐增内三百七十六条﹔万历十三年(1585)又重修﹐增内三百八十二条。此後律﹑例并行。

《大明律》 – 基本内容

(图)《大明律》《大明律》

基本内容包括﹕

《名例律》一卷﹐四十七条﹐是全律的纲领。名例是刑名和法例的简称。它规定了对不同等级﹑不同犯罪行为论罪判刑的基本原则。其中“五刑”条规定刑有五种﹐即笞﹐杖﹑徒﹑流﹑死﹔在“六律”的具体条款中又有凌迟处死﹑边远充军﹑迁徙﹑刺字等刑罚﹔“十恶”条规定了谋反﹑谋大逆﹑谋叛﹑恶逆﹑不道﹑大不敬﹑不孝﹑不睦﹑不义﹑内乱等十种所谓“常赦所不原”的重罪﹐集中地表明了明律维护封建统治和纲常名教的阶级实质。

“八议”即议亲(皇亲国戚)﹑议故(皇帝故旧)﹑议功﹑议贤﹑议能﹑议勤﹑议贵(爵一品及文武官三品以上﹐散官二品以上者)﹑议宾(承先代之後为国宾者)﹐确定了皇族﹑贵戚﹑官绅的法律特权。这八种人犯罪﹐法司皆不许擅自鞫问﹐须实封奏闻﹐取自上裁。但《明律》“八议”中文武官员的特权与前代比较有所下降。

 

《大明律》之名例

刑名和法例的简称,类似近代刑法的总则,为以下吏﹑户﹑礼﹑兵﹑刑﹑工六律的总纲,共 1卷47条,包括五刑﹑十恶﹑八议﹑自首﹑共同犯﹑并合论罪等。在死刑中有许多处把唐律中的 “绞” 改为“斩”,对“十恶”大罪范围的规定,也较唐律有所扩大。还创设了比“流”刑重的“充军”刑。 

 

《大明律》之吏律

《吏律》有关官吏公务的法规,包括《职制》﹑《公式》二卷﹐三十三条。主要规定文武官吏应该遵循的职司法规及公务职责。其中“大臣专擅选官”﹑“文官封公侯”﹑“交结朋党紊乱朝政”﹑“交结近侍官员”﹑“擅为更改变乱成法”等死罪条款为明律所特有﹐反映出明代君权及封建专制的中央集权日趋犟化的歷史特点。

 

《大明律》之户律

《户律》分为《户役》﹑《田宅》﹑《婚姻》﹑《仓库》﹑《课程》﹑《钱债》﹑《市廛》七卷﹐共九十五条。此律是人口﹑户籍﹑宗族﹑田土﹑赋税﹑徭役﹑婚姻﹑钞法﹑库藏﹑盐法﹑茶法﹑矾法﹑商税﹑外贸﹑借贷﹑市场等有关社会经济﹑人身关系及婚姻民事内容的立法。调整经济关系的内容大为增加﹐《课程》﹑《钱债》﹑《市廛》专篇﹐反映出明代封建经济和商品货币关系的进一步发展。在土地制度﹑赋役制度﹑人身依附关系﹑宗法关系等方面也有时代特点。不限制私人土地拥有量﹐但严禁“欺隐田粮”﹔允许土地买卖﹐但规定典卖田宅必须税契﹑过割﹐并严禁正常土地买卖之外的土地兼併。有关钱粮等事明律科罪较唐律重﹐但“脱漏户口”﹑“商嫡子违法”﹑“别籍异财”﹑“居丧嫁娶”﹑“良贱为婚”等科罪却较轻。另外﹐还规定庶民不准蓄奴﹐田主不得随意役使佃客抬轿﹑佃户对田主只行“以少事长”(即以弟事兄)之礼。

 

《大明律》之礼律

关于违反礼制的刑罚规定。《礼律》分《祭祀》﹑《仪制》二卷﹐二十六条。此律是对祭祀天地﹑宗庙﹑社稷﹑山川及君臣﹑父子﹑夫妇之间各种礼仪的法律规定。律中除“留难朝见官员”﹑“阻挡上书陈言”﹑“假降邪神惑众”等直接侵犯皇权的行为外﹐对其馀“亏礼废节”行为(有的尚属“十恶”)的科罪大都较轻﹐“合和御药误不依本方”﹑“造御膳犯食禁”﹑“御幸舟船误不坚固”等﹐尽管属“十恶”范围﹐但仅定杖罪。“闻父母及夫之丧匿不举哀”﹐亦属“十恶”﹐仅为徒罪。

《大明律》之兵律

由唐律各篇有关兵事的条款合并而成,共5卷75条。规定宫卫(宫廷警卫)﹑军政(调发官军﹑指挥作战﹑军需﹑军器)﹑关津(关津管理﹑警卫)﹑厩牧(官有马牛的牧养及管理)和邮驿(递送公文)等。《兵律》分《宫卫》﹑《军政》﹑《关津》﹑《厩牧》﹑《邮驿》五卷﹐共七十五条﹐此律是有关军戎兵事的立法。对军人犯法科罪较重﹐除在《名例律》中增立“军官有犯”﹑“军官军人犯罪免徒流”等律条外﹐復设此专篇。

《大明律》之刑律

关于各篇以外的刑事犯罪的处罚以及诉讼﹑捕亡﹑断狱原则及制度的规定。共11卷(盗贼﹑人命﹑斗殴﹑骂詈﹑诉讼﹑受赃﹑诈伪﹑犯奸﹑杂犯﹑捕亡﹑断狱)171条。各篇基本上是沿袭唐律的有关规定﹐但有关“盗贼”方面的条款﹐量刑大多较唐律为重。 

《刑律》分为《贼盗》﹑《人命》﹑《斗殴》﹑《骂詈》﹑《诉讼》﹑《受赃》﹑《诈伪》﹑《犯姦》﹑《杂犯》﹑《捕亡》﹑《断狱》十一卷﹐共一百七十一条。规定了对刑事犯罪的论罪定刑及诉讼﹑追捕﹑审判的原则﹐是全律的重点。其中对“谋反”﹑“大逆”﹑“造妖书妖言”﹑“犟盗”﹑“官吏受赃”以及“犟姦”等论罪均较重。如“谋反大逆”罪﹐唐律规定本人处斩﹐父子年十六以上者绞﹔明律规定本人“凌迟处死”﹐祖父﹑父子﹑孙﹑兄弟及同居之人﹐不分异姓及伯叔父兄弟之子﹐不限籍之同异﹐年十六上皆斩﹔“犟盗”罪得财者不分首从皆斩﹔“官吏受赃”罪﹐明之死罪起点比唐低得多﹐此举意在加重制裁直接触犯封建统治的犯罪﹐与此同时﹐对“子孙违犯教令”﹑“子孙告发祖父母父母”﹑“和奸”以及僱工人殴﹑骂﹑奸﹑告家主等间接危害封建名教的罪罚则有所减轻。

 

《大明律》之工律

分《营造》与《河防》两卷,共13条。《营造》是关于非法营造﹑虚费工力采取木石而不堪用﹑造作不依法﹑冒领物料﹑以私料令官局代造缎匹﹑造作过限期﹑官吏不按规定在官房办公等方面的刑罚规定。《河防》是关于盗决河防﹑不修河防及修而失时﹑侵占街道及修理桥梁道路等方面的刑罚规定。[2]

《大明律》 – 主要特点

《大明律》是中国封建社会後期的典型法典﹐具有鲜明的时代特色。它虽然以《唐律》为蓝本﹐但在形式和内容上都有发展。在形式上﹐结构更为合理﹐文字更为简明﹔在内容上﹐经济﹑军事﹑行政﹑诉讼方面的立法更为充实﹔在定罪判刑上﹐体现了“世轻世重”﹐“轻其轻罪﹐重其重罪”的原则﹐“事关典礼及风俗教化等事﹐定罪较轻﹔贼盗及有关帑项钱粮等事﹐定罪较重”。其律文结构和量刑原则对《大清律》有较大影响。

朱元璋非常重视法律的制定。《大明律》是其一生中“劳心焦思﹐虑患防微近二十载”的经验总结﹐是他经过反復修改﹐“凡七誊稿”﹐字斟句酌的“不刊之典”。他视其为维护朱明皇朝长治久安的法宝。为把《大明律》贯彻到社会的各个方面﹐朱元璋还汇集官民“犯罪”事例来解释律条。洪武十八年颁行《大诰》﹐次年又颁《大诰续编》﹑《三编》﹐二十一年又颁赐《大诰武臣》﹐令全国官吏军民诵习。其目的是通过律令的教育和宣传﹐使广大人民服从封建统治。

《大明律》 – 对外影响

对日本、朝鲜的影响

唐朝以来,便与中国进行密切交流的日本,对《大明律》十分的重视。日本正德时代,积极购求有关《大明律》的书籍。江户时代的享保时期是研究《大明律》最为积极的时期,如高濑忠敦编著的《明律例释义》十四卷等。日本也由此将《大明律》的理论思想引入本国的法典中。如明治初期的诉讼制度,即反映了《大明律》的有关内容,譬如“听讼回避”、“亲属相为容隐”条的规定,与《大明律》基本相同。正如日本学者宇田尚在《日本文化与儒之影响》中所说的那样:“通观德川时代三百年之法规,抽出其全体之道德要素厥为儒教。”

(图)朝鲜太祖李成桂像朝鲜太祖李成桂像

与日本相比,《大明律》对朝鲜的影响的影响则更为明显。公元14世纪,朝鲜王朝建立,太祖李成桂在即位的诏书中称:“自今京外刑决官,凡公私罪犯必核《大明律》,追夺宣敕者及谢贴该资产没官者,乃没家产;其附过还职,收赎解任等事,一依律文科断。勿蹈前弊,街衢革去。”《朝鲜经国典》也强调:“今我殿下德敦乎仁,礼得其序,可谓德为治之本矣。其议刑断狱以辅其治者,一以《大明律》为据。”说明此时《大明律》已经成为朝鲜有效的现行法律。之后朝鲜又以洪武二十二年、三十年的《大明律》为蓝本,译成《大明律直解》。朝鲜的法典受《大明律》及《明会典》的影响,可以说是“明律介入朝鲜法,支配着朝鲜人”(《东洋法史》)。

《大明律》对朝鲜有很深的影响,但朝鲜也不是简单的拿来。在许多方面,朝鲜仍从本国国情、民俗出发,对《大明律》有进行改动和创新,所谓“国时俗事势或轻之或重之,或别立新条者多”。这说明朝鲜时代的立法者,在参考《大明律》的同时,又注意如何使之本土化。如在对“干民犯义”罪的处罚上,极端重视礼义的朝鲜便舍弃《大明律》而依唐律论断,因为此罪明律定为“杖一百,徒三年”,而唐律则或流或绞,表现了朝鲜严格奉行违礼从重的原则。

由《大明律》对日本和朝鲜的影响,确证了《大明律》重要的历史地位。可以说,《大明律》是当时东方世界先进法文化的代表,在世界法制史上,《大明律》不失为一部独具特色而又居于当时世界法制前列的重要法典。[3]

《大明律》 – 意义

(图)大明律大明律

明代比较重视法制的建设与实践,其中历经三次大规模修订的《大明律》就是其中最重要的成果。

中国明代以前法律的发展,由专门刑律到诸法合体,由法家独专的只重刑罚到儒法结合的“刑礼并重”。而《大明律》的问世,则势头为之一变,开始博采历代各家之长,来个历史性总结,把中国古代法典编纂推向历史的最高峰。首先,《大明律》既继承了《法经》、《秦律》“法贵简当”、严刑峻法的思想,又把汉迄唐刑礼并重的儒法结合发挥得淋漓尽致。

先秦以降的法典从只重刑律到兼及民法、经济法、行政法以及诉讼程序法,而《大明律》则根据当时的社会发展状况,周到地做到了刑事、民事、经济立法、行政立法兼容并收,实体法与程序法并重。

《大明律》在篇目与条款上,大胆吸收古代法律的精华而加以改造之,其中“条例”、“职制”、“贼盗”、“诈伪”、“捕亡”、“断狱”六篇直取《唐律》,且篇名不改,析《唐律》“户婚”为“户役”、“田宅”、“婚姻”;而“市厘”、“关津”篇名取自《北周律》;“祭祀”系合《北周律》之“祀享”和《元通制》之“祭令”;“杂犯”系取自《元通制》;“宫卫”略同于晋、北周之“卫宫”;“厩牧”、“仓库”系析《开皇律》中的“厩库”为二;“受赃”来源于魏晋的“请赇律”;“邮驿”取于魏之“邮驿令”;分《唐律》之“斗讼”为“斗殴”、“诉讼”两篇;而“公式”、“课程”、“钱债”、“仪制”、“军政”、“人命”、“骂詈”、“犯奸”、“营造”、“河防”十篇则是《大明律》所独创。至于“三覆奏”、“五覆奏”程序、律为正条,慎其变化思想则取意于《唐律》,而体例上的六部成律则是效法《唐六典》及《元典章》。综上所述,我们可以看出,明代开国君臣们在刀光剑影的战争期间就着手制订法律,进入和平年代以后,更是集中大批人力、物力进行修律工作,历时数十载,反复推敲,三易其稿,使《大明律》不仅吸纳了中国历代的法律优秀成果,同时因时制宜,恰当地包容了元末明初各种规章制度的可取之处,把有明一代的基本法典精制成我国封建社会的一部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法律巨著。这不仅表明了明代专制统治者对法制工作的高度重视,同时也体现了中国古代文明在明代的飞速发展。

《大明律》在我国古代法典编纂史上具有革故鼎新的意义。它不仅继承了明代以前的中国古代法律制定的优良传统,也是中国明代以前各个朝代法典文献编纂的历史总结,而且还开启了清代乃至近代中国立法活动的发展。

《大明律》在明代实施的过程中,虽然也不断受到“朕言即法”的干扰,但这些干扰始终未能影响它的正统法典的地位。

下一篇:
点此回到茅山后裔首页
上一篇:

发表评论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