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RSS Feed
茅山后裔全集 茅山后裔1传国玉玺 茅山后裔2兰亭集序 茅山后裔3将门虎子 茅山后裔4不死传说 收藏本站
 茅山后裔5建文迷踪 茅山后裔6太平邪云 茅山后裔7大道归元 鬼灵报告之清微驭邪录 茅山宗师 屌丝道士 茅山遗秘
 茅山道士之灵异笔记 茅山鬼道 茅山鬼道之尸道

第三十章 一尸两命

大力金刚掌     发布时间:2013-05-02

  有道是冤家路窄,就在张国忠准备辞别晨光道长,专程去打听关于这个“言尚道人”以及那个神秘的“寒骨洞”的时候,刚才那位和稀泥的年轻人竟然又出现在了不远处,正东张西望的往这边走,刚才跳脚骂街的那位大妈似乎没跟着。“哎!那位道长!”听语气,这个年轻人似乎并没什么敌意。

  “这位同志,我想您刚才可能是有些误会……”一看既然已经被发现了,张国忠只得又陪起了笑脸。

  “我知道是误会!”年轻人快步凑到了张国忠和晨光道长旁边,做贼似的蹲下身子,“道长,您刚才说的事,有什么化解的方法吗?”

  “厄……这个……”晨光道长一皱眉,“小伙子,这种事不是说化解就能化解的,你先说说怎么回事,我说的那个事,到底有没有?”

  “这个……”听晨光道长这么一说,年轻人立即就是一脸的为难,转头略带尴尬的看了看张国忠,似乎有些话不方便当着张国忠的面说。

  “嗯……这位是茅山的张掌教,茅山宗的嫡系正传弟子,小兄弟你有什么话但说无妨!”晨光道长指了指张国忠,“你的事,他应该比我更有办法!”

  “哦!原来是张掌教啊……幸会幸会,我叫孔飞……”年轻人尴尬一笑,“不瞒您说,确实跟这位道长说的一样,是一尸两命,但我也不想她死啊,也不是我害她,您发发慈悲救救我吧……”

  “什么一尸两命?您这到底是……?”说实在的,张国忠此时也是一头雾水,刚才自己出现的时候,这哥们旁边那位大妈已经和晨光道长打起来了,至于打架之前二人曾说过些什么,自己是一概不知。

  “您看不出来?”听张国忠这么一说,孔飞脸上立即就是一阵的狐疑,“您看我,难道就没什么特别?”

  “你?”张国忠定睛看了看,说实话,相面并不是张国忠的强项,此刻除了能看出这哥们印堂发黑势必要倒大霉之外,似乎没什么特别。“兄弟,你印堂发黑大难将至,但究竟会有什么大难,这要问你自己,并不是什么事都有办法化解的!”

  “厄……其实……”孔飞似乎斗争了一阵,终于开口,“这么说吧,有一个女人,怀孕了,大着肚子死了,这件事呢……多多少少跟我有点关系,您明白了吧?”

  “然后呢?”张国忠点了点头,说实话,张国忠这一辈子,爱好不多,打听花边新闻便是这不多的爱好中尤为重要的一条,此刻碰上这件事,看形势貌似要往不正当男女关系的方向发展,这种免费的花边新闻岂能放过?

  “然后就成现在这样啦!”孔飞一脸的苦大仇深,“现在人已经入土了,还专门找人挑的坟地,还请法师念的经,都是我花的钱,还要我怎么样嘛!”

  “念经?”张国忠一愣,“念的什么经?”说实话,按道术的理论,超度不同的死法有不同的经,淹死的病死的烧死的摔死的,各有各的经,倘若碰上个二把刀胡念一气,反而会适得其反。

  “唉呀,这都是先生安排的,我哪知道啊,先生说念就念呗,谁能想到会弄成现在这么个烂摊子?”孔飞一个劲的叹气。

  “烂摊子?什么烂摊子?”张国忠继续追问。

  “哎哟张掌教,您就别刨根问底了,反正大概情况也跟您说了,您告诉我怎么办就行了,钱不是问题!”

  “孔兄弟,我知道你有钱,但这不是钱不钱的事……”张国忠微微一笑,“您到法院打过官司吗?”

  “打过啊……”孔飞一脸的狐疑,“这件事跟打官司有啥关系?”

  “想让我告诉你怎做,首先你得先告诉我,你都做过什么!”张国忠道,“现在你就是在打官司,我就是你的律师,想打赢官司,就得把事情的前因后果一字不差的告诉律师,哪怕有犯法的地方都得告诉我,我才能告诉你下一步应该怎么做!”

  “这……”孔飞似乎有些犹豫,抬头看了看晨光道长,只见晨光道长也是一个劲的点头,“张掌教,我的事说来话长,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现在得赶紧回去,我们家那位还等着我呢,这样,您方便留个电话吗?”

  “这……”一说留电话,张国忠有点犹豫,按自己的打算,本来就是想听听八卦新闻,然后嘱咐嘱咐注意事项就结了,毕竟自己也没时间在这学雷锋。

  “张掌教,你就帮帮他吧,我和他着实是有缘,否则今天也不会专程下山来会他……”就在张国忠犹豫的时候,陈光道长忽然开口,说的张国忠也是一楞,“他的事,凭我的身子骨肯定是折腾不起了,今天既然你赶上了,也算是缘分,能不能看我的薄面,帮帮他?要不然这样,关于那个言尚道人和寒骨洞的事,包在我身上,你看如何?”

  张国忠是好面子的人,听陈光道长这么一说,也只能答应,留了电话之后,孔飞千恩万谢匆匆离去,张国忠也便随晨光道长到了复真观,当晚,晨光道长把自己对这个孔飞的看法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张国忠,原来晨光道长前不久卜得今日有有缘人上山,才下山去会,作为晨光道长本人,事先也不知道此人会是孔飞,不过既然卦中有缘,想必这孔飞或者前世、或者今生肯定与晨光道长本人或武当山有着密切的渊源,所以才会出面相助。

  以武当的相术分析,晨光道长认为这孔飞像是命犯“孡鬼*”,沾了一尸两命之怨,虽不至惨遭飞来横祸,但若不及时解决,倘若放任这“孡怨之气”在其身上长年累月的淤积,时日不多必有性命之危;但究这“孡鬼”因何而来、如何化解,就真得问问孔飞本人到底怎么回事,再具体情况具体分析了。就在晚饭后不久,张国忠便接到了孔飞的电话,两人相约第二天在十堰会面。

  第二天,张国忠坐最早的班车到了十堰,人民中路一间小饭馆内,孔飞似乎已经等了半天了。

  “张掌教,这件事说来话长……”饭桌前,孔飞给张国忠倒上酒,继而将一个纸包塞到了张国忠手里,不用想也知道是钱,看厚度应该有四五万,“这点小意思,您别嫌少!”

  “这个您拿回去……”张国忠一把推回了钱,“我和晨光道长是朋友,我给他帮忙,怎么能收您的钱呢?”

  “哎呀张掌教,您……”见张国忠不要钱,孔飞也是一脸的为难,干脆从手包里又拿出了两打约么两万块钱现金,与纸包一起又塞到了张国忠手里,看来是误会张国忠了,以为张国忠嫌钱少,“哎呀张掌教,您就当是善款,印经用,怎么样?”

  “您误会了……”张国忠一笑,“真用不着给钱,您告诉我整个事情的前因后果,我看看应该怎么帮您!”

  “这……”孔飞一脸的狐疑,“张大师,实话实说,我现在能凑的只有这些了,要不这样,这些算是定金,您开个价,等事成之后我在给您补上!”

  “孔兄弟,你真误会了,我真不要钱!晨光道长说您与武当有缘,所以才会下山寻你,他委托我来帮你,我是不会收您的钱的!”张国忠也崩溃了,这社会到底是怎么了?这人和人之间怎么连这点信任都没有呢?

  “既然这样,那我先谢谢您了,希望您也代我谢谢那位道长,改天一定登门拜谢!”一看张国忠似乎真的不要钱,孔飞也是一脸的如释重负,“唉,人这一辈子啊,真是他妈的一步错步步错……!”

  按孔飞的话说,自己人生的第一大噩梦,就是那个比自己大十四岁的妻子,也就是昨天和晨光道长跳脚骂街的大妈,此人名叫武洁,是一家连锁超市的老板娘,两人是在酒吧认识的。

  要说这孔飞的来头也不小,其父曾经是正局级的干部,从小过的就是吃喝不愁日子,在父亲的安排下,中专毕业之后,孔飞顺利的进入了一家事业单位上班,短短两年时间便混上了正科级的位子,本来还算是挺有前途,但没想到就在自己上班的第三年,老爹因为经济问题被双规了,这导致孔飞的仕途之路也受到了影响,刚刚提的科级没过多久便被单位找借口给撤了,一气之下,这孔飞干脆辞了工作,从家里拿了点钱开始做服装生意,但说实在的,做生意尤其是服装生意,要的是勤奋与眼力,对于这两点,孔飞是一样也不具备的,没多久便把家里仅存的十几万块钱赔了个精光,就在这时候,交往三年之久的女朋友也向孔飞提出了分手,事业和爱情的双重失意,让这孔飞开始整日借酒浇愁过起了破罐子破摔的日子。

  五年前,孔飞和一群狐朋狗友在酒吧喝酒时认识了武洁,那时的武洁还没发福,打扮打扮也还算是风韵犹存,借着酒劲,孔飞和武洁眉来眼去便勾搭上了,两人交往期间,这武洁对孔飞的照顾简直就是无微不至,出手也极为大方,有一次孔飞过生日,这武洁竟然买了一辆奥迪小轿车送给孔飞当礼物,感动之余,这孔飞也只好“以身相许”以作报答了。对于二人的婚事,孔飞的家里自然是强烈反对的,尤其是孔飞的父亲,虽说已经下马了,但毕竟也是正局级出身,在十堰大小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得知自己的宝贝儿子、老孔家三代单传一根独苗要跟一个大其十四五岁的“阿姨”结婚,当时就气住院了,即便如此,孔飞还是义无反顾的跟武洁领了结婚证。

  “也怪我当时年轻,一辆破车就找不着北了,还以为自己捡了大便宜,直到结了婚,我才发现不对劲,那娘们儿简直就是个疯子啊!”孔飞一皱眉,“她离过婚,结婚以前我倒是听她说过,但她很少跟我提起她的前夫,起初我觉得这也是人之常情,后来我被她折磨的不行了,才开始跟外人打听她前夫的事,这才知道,她前夫是离家出走的!消失了五六年,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有时我甚至怀疑……”

  “怀疑什么?”张国忠一皱眉。

  “怀疑那个男人是不是已经被她弄死了……”孔飞摇了摇头,“那个女人是疯子,精神不正常,好的时候对我无微不至,但只要一言不合,就动刀砍我!”

  “啊?”张国忠一口酒差点喷到桌子上,“她?砍你?真砍?”

  “嗯!”孔飞点了点头,“我要是拿着菜刀,顶多是比划两下而已,她要是拿着菜刀,真敢砍!你看,这就是她用刀砍的,缝了三十多针!”说罢,孔飞干脆解开了扣子,只见一条大伤疤像蜈蚣一样趴在孔飞的前胸,从胸脯一直蔓延到肚脐眼。

  “那你还不跟她离婚?”张国忠一愣,都砍成这样了,还有必要在一起过日子吗?

  “唉!张大师你有所不知啊……”孔飞摇头,“跟她结婚,就是找了个狗皮膏药,那个女的不是我想象的那么简单,认识她之后我才知道她和**上的人也有来往,她的占有欲太强了,平时她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我得不到的东西,谁也别想得到!’我甚至怀疑他的前夫,就是因为想跟她离婚所以……”说罢,孔飞用手做了个“抹脖子”的姿势,“况且我已经没有退路了,为了跟她结婚,我和家里也闹翻了,现在我一无所有,没钱,没房,没工作,如果现在跟她离婚,我怎办?”

  “所以,你就有了婚外情?”张国忠微微一笑,听的孔飞浑身一哆嗦,“张大师,您真是神仙啊!您是……算出来的!?”

  “这……我猜的!”张国忠一笑,“怀孕死的,是你的情人?”

  “嘘!”听张国忠这么一说,孔飞赶忙做了个“嘘”的手势,下意识的看了看周围,“说实话,我也不知道她到底怎么死的!但我觉得有蹊跷!”

  “这话怎么说?”张国忠一皱眉,“你怀疑武洁?”

  “不!不可能是她!”孔飞道,“这件事她应该不知道,如果她知道,先死的肯定是我!”

  和武洁结婚后,孔飞在武洁的公司当起了主管财务的副总经理,专门管账,这说明武洁对这个孔飞还是很信任的,但信任并不代表感情,结婚两年之后,孔飞结识了一个叫刘倩的银行出纳,和自己一样,这刘倩虽然已婚,却也是个家庭暴力的受害者,同命相连的悲惨经历让二人很快确立了暖昧关系,因为两人都是有家室的人,且家里那口子都是凶神恶煞,所以二人在秘密交往的同时十分注重保密工作,以至于平时连个电话都没打过,秘密幽会一直是孔飞借着到银行办业务的机会,偷偷写小纸条夹在单据里递给刘倩约定幽会地点,搞的就如同解放战争时期特务接头一样,为了和刘倩秘密约会,这孔飞甚至偷偷租下了自己爹妈家隔壁的一套房子,隔三差五便以回家看父母的名义在这套房子里与刘倩幽会,对于孔飞三天两头的“探亲”,武洁也曾有过怀疑,曾偷偷跟踪过几次,结果发现孔飞确实进了自己家的楼栋且一呆就是半天,也便信了。

  “她丈夫以前是开台球厅的,后来不干了,天天和人家赌钱,晚上玩,白天睡,刘倩这个工作,休息日不固定,只要她不是六日休息,我们就去我租的房子!”说到这,只见这孔飞满脸的唏嘘,似乎对这段风流日子很是留恋。

  “刘倩既然有丈夫,为什么办丧事要你掏钱?”听到这,张国忠似乎有点纳闷,有道是一日夫妻百日恩,再混蛋的丈夫,替媳妇收尸的事总得管吧?总不能放任自己媳妇在太平间躺着不闻不问吧?

  “这件事,蹊跷就蹊跷在这!”孔飞一抿嘴,“她和她丈夫,前后脚淹死在同一个地方!”

  “怎么说?”张国忠一楞,“谁前谁后?”

  “她丈夫赌钱有时不在市里,赌大的,上了万的,基本都去李家湾一带!”

  刘倩的丈夫叫李国立,据孔飞所知,刘倩是个孤儿,当初嫁给李国立的时候一没工作二没钱,结婚买房等等一系列的钱都是李国立家出的,这也直接导致了刘倩在老李家基本上没什么地位,就算受了欺负也没人帮忙出头,最开始,李国立的爹妈还能时不时劝劝儿子帮刘倩说两句好话,但后来二老病故,这李国立便更是拿刘倩不当人了。当初李国立的父亲生前在一家银行上班,临退休前行里有一个招工的名额,正好这刘倩是学财会专业的,便借着机会把儿媳妇安排到了银行上班,这下李国立更有理了,以至于后来这刘倩每月挣的钱除了自己留点车费饭费之外,其余都要交给李国立,而李国立处理钱的唯一途径就是赌博。

  说起赌博,这李国立也不是傻赌,而是串通了几个老赌棍三天两头的插圈设套出老千骗凯子,真碰上大头的,一晚上骗个几万十几万也很正常,赌局大小不同,聚赌的地方也会有所变化,一旦钓到现金过万的大头,为了安全起见,赌局肯定得设在郊区,也就是传说中的李家湾,在市区聚赌,一旦被街坊四邻举报被公安局端了,蹲监狱是小事,桌上这成千上万的现金,可就都支援国家建设了。

  “李国立去李家湾,至少要两天不回家,本来我能和刘倩呆一天的,但偏赶上她家有一个什么住房手续必须当天办,而且要李国立的身份证原件,李国立的身份证一直是带在身上的,所以刘倩只能请假去李家湾找李国立,结果……”孔飞摇了摇头叹了口气,“直到法医验尸,我才知道刘倩已经怀孕了,连孩子究竟是谁的都不知道……”

  按孔飞的话说,李家湾就在娘娘山底下,镇子边上新修了个养鱼池,最深的地方也就一米多点,根本就淹不死人,可刘倩却偏偏淹死在了那里,尸体是几个在池子边上玩的小孩发现的,结果等民警到达现场之后,又在池子里找到了李国立的尸体且身上携带有大量现金,后来经过法医尸检,李国立体表无任何伤痕,体内也没有发现毒素,肺部有大量积水,与刘倩一样,基本可以断定是溺水身亡,之后,民警又对养鱼池周边进行了一番勘察,并没发现池子周边有打斗或挣扎的痕迹,结合李国立身上的现金,便排除了以谋财害命为动机的他杀可能。

  与此同时,派出所还传唤了之前攒局聚赌的村民王久亮,据王久亮交代,李国立死的那天曾经说要回十堰去办什么住房手续,后来在众人的怂恿下便也没回去,但傍晚擦黑的时候说是肚子疼要上厕所,结果就再也没回来,当时王久亮还亲自出去找了一圈,也没看见人,后来大伙都以为他回十堰办手续去了,也就没再找,而其妻子刘倩则从头到尾都没到过王久亮家,按王久亮交代的李国立失踪时间结合刘倩从单位请假的时间推算,刘倩溺水的时间应该先于李国立,也就是说,很有可能刘倩到了李家湾啥都没干就先李国立一步直接淹死在养鱼池里了。事后,办案民警确实在养鱼池附近发现了一处较为“新鲜”的大便,且周围并没发现手纸,从大便旁边的脚印深度与尺寸判断,确实就是李国立留下的,据此,民警推测,王久亮应该没有说谎,事实的真相有可能是李国立因为出门着急而没有带厕纸,所以便想到养鱼池边洗屁股,结果不慎落水,因突然呛水导致休克,从而溺水身亡,乍一看也勉强成立,但推测毕竟只是推测,况且这种说法虽说能解释李国立的死因,却解释不了刘倩为何也在池中溺亡,难不成两口子都没带纸?

  —————————————茅山后裔注解—————————————

  注解*:

  命犯“孡鬼”:通常情况下,道术之中所谓的“命犯”某某事物,并不是说那东西冲了受害者的身子,或某某东西附在其身上或周围,而是受害者沾染了某些不改沾染的气息或犯了某些忌讳。“孡”读音“tāi”,同“胎”。

下一篇:
点此回到茅山后裔首页
上一篇:

发表评论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