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RSS Feed
茅山后裔全集 茅山后裔1传国玉玺 茅山后裔2兰亭集序 茅山后裔3将门虎子 茅山后裔4不死传说 收藏本站
 茅山后裔5建文迷踪 茅山后裔6太平邪云 茅山后裔7大道归元 鬼灵报告之清微驭邪录 茅山宗师 屌丝道士 茅山遗秘
 茅山道士之灵异笔记 茅山鬼道 茅山鬼道之尸道

第三十一章 养鱼池

大力金刚掌     发布时间:2013-05-02

  “现在这件事传的神乎其神,因为找不到其他的目击证人,公安局也只能暂时把这件案子定性为失足溺水,但是张大师,那养鱼池的水才到我腰深,连小孩都淹不死,大人怎么可能在那么浅的池子里淹死呢?而且是两口子一块淹死?”孔飞边摇头边叹气,“前不久有一阵子,我总是做恶梦,梦见刘倩抱着一个死孩子来找我,开始我还以为是一直做贼心虚自己平时总瞎想的原因,后来一连几天都在做这个梦,到银行一问才知道这件事,我一个朋友是警察,我打电话托他打听细节,才知道,刘倩死时已经怀孕了,很可能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否则她肯定会告诉我!”

  “对了,您给刘倩办丧事,曾经请过先生?”张国忠猛然间想起了昨天在武当山,这个孔飞曾经提过请先生的事。

  “哎,那个人啊……”孔飞一阵苦笑,“实话说,要不是因为那个人,我也不至于非去武当山烧香求仙!”

  “这话怎么说?”张国忠一愣,“被他骗了?”

  “不是!”孔飞摇摇头,“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好,那个人,死了!”

  “死了?”张国忠多少有点吃惊,“因为这个事死的?”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事,反正前不久还好好的,这件事之后没多久,再打电话就打不通了,最后他家里人接电话,说人已经不在了,当时我就觉得邪,没想到这种邪门事会摊到自己头上!而且不光他一个人,这件事算上刘倩和他老头子在内,前前后后一共死了四个人了,而且另外两个人多多少少都和这件事有点关系,我真的不知道会不会轮到我头上!”

  “算他们两口子死了四个人?”一听这话,张国忠眉头也皱了起来,隐约感觉事情似乎比预料的要复杂,“还有谁?”

  “李国立的一个牌友!好像叫陈力杰。”孔飞道,“李国立出事儿那天,他也在李家湾的赌局,牌桌上欠了李国立两万块钱,后来李国立死了,欠的钱黑不提白不提的也就算了,就在前两天,他也死了!”,孔飞的表情愈发神秘,“那个人早就有心脏病,还做过心脏搭桥手术,这次又是心脏病,送医院没抢救过来!如果没有他欠钱那档子事,这事也没什么,但后来我听说,那一桌子人,就他一个人欠李国立的钱,结果就他一个人死了……”

  “这个……你大可不必担心,我个人感觉,关于这个人的死,巧合的可能性大些……”对于这个莫名其妙蹦出来的陈力杰,张国忠一时也很难判断到底和李国立这件事有没有关系,只能暂时安慰一下这个孔飞,“从你的面相看只不过是沾了晦气,大不了走走霉运,死是肯定死不了的!”

  “要真能死,倒也痛快……”一听张国忠提到“死”字,孔飞嘴一抿,眼圈似乎有些发红,“有的时候,我倒恨不得死了得了,现在我过这日子和死人也差不多,不过我觉得对不起家里,对不起爸妈,我爸从一个电工做起,一直熬到局长,清廉了一辈子,临退休弄了个晚节不保,其实他这都是为了我,为了他退休之后,我能娶个漂亮媳妇,能过体面的日子,可是我呢,找了武洁这么个老妖精,气的我爸住了一个多月的院,如果再这么莫名其妙的死了,我真觉得对不起他们老两口……”说到这,孔飞似乎有点说不下去了,“哎,张大师,不好意思,说的有点多了……”

  就连张国忠都有点不大相信,这孔飞看外表似乎挺油滑的一个人,眼下第一次跟自己见面,竟然就能吐出这些“心声”。

  “我说过,你死不了的!”张国忠拍了拍孔飞的肩膀,“走,咱们先去看看那个养鱼池,之后你再带我去刘倩和她丈夫的坟地看看!”

  “这个……”一听要去养鱼池和坟地,孔飞立即就是一脸的愁苦,“张大师,不瞒您说,我真是去不了啊,我这次是以办业务的名义出来的,回去太晚,跟那个老巫婆不好交代啊……要不这样,我找一个朋友带您去,咱们保持电话联系!”说话间,孔飞掏出了手机,

  不出半个小时,只见一辆朱红色桑塔纳停在了饭店门口,一个瘦高个男人晃晃悠悠的进了屋,经孔飞介绍,此人叫杨舟,是自己上中专时的拜把子兄弟,是除了自己爹妈之外,唯一知道自己和刘倩那点子风流事的外人,包括后来为刘倩办后事,孔飞也是暗地里委托这个杨舟出面办的,象征性的寒暄了几句之后,孔飞匆匆告辞,杨舟则带着张国忠驱车直奔李家湾的那个养鱼池。

  李家湾是一个典型的半山地小镇,站在养鱼池的边上能看见远处一个半高不高的小山峰,按杨舟的介绍,那个小山峰是娘娘山,养鱼池里的水就是从那里引过来的。

  站在池子旁边,张国忠仔细环视了一下四周的环境,只见这养鱼池的规模比当初想象的要小许多,大概有个一两千平米的样子,池子旁边有一条土路,顺着路不远处是一片稀稀拉拉的瓦房,可能是因为前不久出事的缘故,养鱼池的四周竖起了不少禁止下水的警示标牌,水边看池子的窝棚此时也已是人去“棚”空,在养鱼池的外围并没有什么影响阴阳的特殊的地势,虽说养鱼池本身聚阴,但池子边上的土路是有一些坡度直通镇外公路的,在茅山道术的风水理论中,“道路”具有良好的通阴导阳的作用,养鱼池边上略带斜坡的土路虽说不怎么宽,但已经足够泄掉池中所聚的阴气了,所以说这个养鱼池虽说置于半山之中,但单纯从风水角度上讲绝对不会形成聚阴之所,更不会藏污纳垢,因为此处的阴阳是活的,就如同水池水沟的道理,只有死水才容易滋生细菌,活水并不存在这类问题。

  “这池子里以前淹死过人么?”拿着罗盘,张国忠绕着养鱼池边走边问。

  “据我所知,刘倩她们两口子应该是头一份!”杨舟皱跟在张国忠身后皱眉道,“张大师,说实话,这个池子最深的地方,也就到我腰,连我家里养的金丝熊都淹不死,谁能想到能一下子就淹死两口大活人?现在这事在当地传的神乎其神的,说什么池子里有鬼,这两口子都是让小鬼拽下去当替身的!”

  “这个池子不可能有鬼……”收起罗盘,张国忠重新目测了一下土路与养鱼池的间隙,“对了,杨老弟,你说这水是从娘娘山那边引过来的,怎么个引法?”

  “这个……应该是挖沟吧,这我就不知道了。”

  “挖沟?”张国忠看了看四周,根本就不像挖过沟的,说实话,张国忠也是在农村混了大半辈子的人,引水这种事放在农村,通常是用抽水机解决而不是挖沟,因为挖沟引水可不简简单单是挖条沟那么简单,沟底和四周都要砌石料做防渗,否则水引不到地方就得在沟里渗没了,一般情况下,至少是乡镇一级的引水灌溉工程才会专门挖沟,否则单就一条水沟的成本就够挖两三个养鱼池的,但如果这养鱼池里的水真如自己所想,是用抽水机抽过来的,管道岂不是要弄几公里长?想到这,张国忠抬起头看了看不远处的娘娘山,“莫非有什么深井?”

  就在这时候,一辆农用三轮车冒着一股黑烟由远而近,开车的是个小老头,车上还坐着个年轻人,看穿戴挺时髦的,像是城里人。

  “这位大哥!”张国忠伸手拦车,“跟您打听个事!”“啥?”开车的小老头一个劲的打量张国忠。

  “您知不知道这池子里的水是哪来的?”张国忠满脸堆笑的递上一根烟。“这个啊?从那边引过来的!”小老头指了指不远处娘娘山的方向。

  “是,我知道是从那边引过来的,您知道是怎么引的么?是挖沟引的还是用抽水机抽的?”“你问这个干吗?”小老头一片腿从农用三轮上跳了下来,掏出打火机点上了烟,一双小绿豆眼一个劲的打量张国忠。点此返回茅山后裔第5部 建文迷踪目录:http://www.maoshanhouyi.cc/diwubu

下一篇:
点此回到茅山后裔首页
上一篇:

发表评论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