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RSS Feed
茅山后裔全集 茅山后裔1传国玉玺 茅山后裔2兰亭集序 茅山后裔3将门虎子 茅山后裔4不死传说 收藏本站
 茅山后裔5建文迷踪 茅山后裔6太平邪云 茅山后裔7大道归元 鬼灵报告之清微驭邪录 茅山宗师 屌丝道士 茅山遗秘
 茅山道士之灵异笔记 茅山鬼道 茅山鬼道之尸道

第十四章 字尸

大力金刚掌     发布时间:2013-05-02

漆黑之中,张毅城感觉自己似乎被人抱了起来,然后扑通一下就狠狠的摔在了地上,这一下差点没把骨头摔折了,好在摔这一下之后,拽自己脚脖子的感觉倒是没了。情急之下,张毅城也顾不得疼了,挣扎着伸手去拿洞口的手电,就在这工夫,忽然觉得一团东西从自己脑袋顶生呼的一下就飞出了小山洞。

“谁啊……?”张毅城擦了两下眼镜,赶忙追出了山洞,用手电往山坡上照,只见一团黑影正顺着山坡往下滚。

“坚持住!!”张毅城四处找了找,从地上捡了块顺手的石头追下了山坡。

山下,雾气比刚才更浓了,能见度已经降到了不足二十米,“人在哪呢!?”拿着石头,张毅城小心翼翼的边找边喊,要说也怪,就算被那东西弄死了,临死也得喊一声吧?但这山坳子里除了张毅城一个人的喊叫声外,什么声音都没有,连虫子叫都听不见,四处安静的让你窒息。

就在张毅城准备回到山坡上居高临下再看看的时候,忽然听见不远处的草坑中哗啦一声,仿佛是什么东西砸在里面了。“坚持住!!”张毅城咬破舌尖,扑的一口血喷在石头上,顺着声音跑了过去,不一会,发出声响的地方已经进入手电的光照范围了,只见两个人正扭打在一处,确切的说,是一个人正在单方面被打。

之所以说是被打,是因为压根就没有还手的余地,正对着张毅城的,是一个脏兮兮的后背,脑袋上的头发乱糟糟的全是土,就跟刚从地里钻出来的一样,此人半蹲半跪的骑在另一个人的身上,用两只膝盖顶着被骑者的胳膊。而其自己则正抡圆了胳膊狂揍下边这位。

看到这一幕,张毅城也是一愣,以前听父亲和大爷说过怨孽害人的方法,自己也见到过几次,至多的是用嘴咬或者用手插,还真没见过用“大铁炮*”生砸的,但奇怪归奇怪,此时此刻救命恩人被压在下面挨揍,自己哪还有时间思考?

“敢拽我脚……!?”张毅城快步蹿到打人者的背后,狠命抡起带着“童子眉”的石头照着这位的脑袋就上一下。要说这下可够狠的,只见打人的这位身子一震,扑通一声就歪倒了。

“这么简单?”张毅城愣在了当场,自己听张国忠和老刘头说过巴山的事,在自己印象里,山里的玩意应该很厉害才对,斩铁都不好使,最次也得用龙鳞,怎么这会让自己碰上。一块板砖就解决了?

就在张毅城一愣的工夫,刚才挨打的这位从地上噌的一声就蹿了起来,敏捷程度就如同猴子一般,还没等张毅城看清其到底什么样。便消失在了浓雾中。“哎……别跑啊……你谁啊!?”张毅城也傻了,看这位的速度不像是人啊……这到底……

蹲下身子,张毅城仔细的看了看挨砸的这位,只见其腰里栓了个麻袋,半鼓不鼓的。往下是一条脏兮兮的破裤子。裤腿挽着,再往下,一双旧了吧唧的绿色解放凉鞋……“这……”张毅城一下傻在了当场,原来被砸的不是别人,正是外出采药的大手刘……

摸了摸鼻子,还有气,但不论张毅城怎么推摇,这大手刘就是不醒,急的张毅城都快疯了,人家好心救自己,却被自己砸晕了,这阴山背后的连个人都没有,万一人死了,蹲监狱是小事,这份恩将仇报的内疚可是要背一辈子啊,况且听崔立严说过,此人好象还有一个瘫痪的母亲,怎么向老人家交代啊……

“刘叔叔……你快醒醒啊……”张毅城把手电放在了一边,把身上残留的烂衣服脱下来捂在了大手刘的伤口上,一个劲的按人中顺心口,折腾了少说二十分钟,只见大手刘浑身一颤,呼的一下坐了起来,下意识的用手捂了捂头上的伤口,一转头看见了张毅城。

“刘……”看见大手刘忽然醒了,张毅城还挺高兴,刚想说两句什么,便发现一只拳头已经抡到了自己的眼前……

迷糊中,张毅城只感觉两耳生风,就好象在游乐园坐转盘飞机一样,虽说还有点意识,想醒过来,但这两只眼怎么也睁不开,直到感觉有人用针扎自己……

睁开眼,张毅城第一个看见的是老刘头,旁边是崔立严和大手刘。

“你这个小兔崽子……人家好心救你你用石头砸人家……”老刘头嘿嘿一笑。

“不不……我不是故意的……我以为他们是一伙的……我不是故意要打他的……”大手刘傻忽忽的饿拼命解释,“小娃子,对不起,对不起,我真不是故意的……”

“没事没事……我还得谢谢您……要不是您把我从那洞里拽出来,我就不止是挨一拳头那么简单了……”张毅城从地上挣扎着爬了起来,“对了,刘叔叔你真厉害……我还是头一次看见人打鬼的……”

“鬼……?”大手刘两只眼睛瞪的圆圆的,“原来那个就是鬼?”

“到底怎么回事?”虽说听大手刘说了半天,但老刘头也没听明白他支支吾吾驴唇不对马嘴的到底想说什么,此刻倒挺想听明白人形容一下当时的的情况。

“我去找鹞子,迷路了……”张毅城把事情经过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听的老刘头和崔立严眉头直皱,“毅城啊,你可瞅准了,那东西到底是不是人?”老刘头也是不大相信,出道这么多年,就没听说过那东西能被活人压在身子底下用拳头砸的,“会不会是山里的土匪什么的你看错了?”

“这山里不可能有土匪……”崔立严搭话了,“解放前都没有,就别说现在了……”

“是啊,那个小山洞也就这么大……就算是土匪,也不可能跟耗子一样往那里钻啊……”张毅城用手比划着地洞的大小,“而且我用石头把刘叔叔砸倒以后,那东西嗖的一下就没影了,我都没看清他长什么样……人的动作怎么可能这么快?”

“我看清了!我看清了!”听到这,大手刘傻呵呵的笑了,“跟这娃子差不多,也光着身子,特别瘦……长的像……像……”大手刘傻忽忽的回忆,一眼瞅见了崔立严,“长的有点像他……”

崔立严听的脸都白了,但大手刘可不在乎,继续绘声绘色的形容,“但嘴再大但……眉毛比他浓……”听大手刘这意思,那东西长的好象比崔立严还强点……

正在这时,张国忠打着手电从外边进来了,一看儿子没事,心才放下。“你这是跟谁打架了?”虽说人没事,但张国忠也纳闷,这荒山野岭人迹罕至的,想挨顿打都不知道找谁,怎么这大半夜的还能让人打成五眼青?

“不是打架……!”老刘头把事情经过简要的说了一遍,张国忠一听立即对大手刘千恩万谢,从口袋拿出一打子钱要塞给大手刘。

“我不要钱……”大手刘一把推回了张国忠的钱。

“那……也得让我谢谢您啊……”张国忠道,“那您家里缺什么?”

大手刘也倒实在,张国忠这么一问,还真琢磨起来了,但琢磨了半天也没想到家里缺什么,“我裤子破了,你把裤子给我吧……”大手刘看了看张国忠身上穿的裤子不错,把自己的裤子脱下来就要换。

“没问题……”一看这大手刘说风就是雨,张国忠汗也下来了,大手刘身上这条裤子刚才打架打的裆都开了,难不成让自己穿着开裆裤回县城?

绿着脸穿上大手刘的开裆裤,张国忠开始详细询问刚才的事,“刘老弟,你说你看清那东西长的什么样了?”张国忠紧了紧皮带,还不错,腰围倒是挺合适。

“对……”大手刘来到崔立严跟前,又要拿崔立严当模特,吓的崔立严赶紧站起来了,“我出去方便一下,你们先聊……”

一看模特走了,大手刘又开始形容那东西身上的特征,“那个人身上花花绿绿的……我在兰州见过……我娘说身上写字的都不是好人,所以我在山里看见就打……!”

张国忠听着脑袋都大了,这大手刘说的想必是那些纹身的流氓,流氓大半夜的跑山里来干嘛?

“看的清写的什么字么?”老刘头也是听了个莫名其妙。

“我不认得……但我记得啥样!”说罢大手刘找了块石头在地上画了起来,写了一大堆,张国忠和老刘头看的眼珠子都瞪出来了,这大手刘写的全是殄文,一笔一划竟然丝毫不差。

“记性真不错……”张国忠都惊呆了,当年上学时背“荷塘月色”,全是认识的字,没一个下午根本背不下来,这大手刘就趁跟那东西打架这么会功夫,竟然把自己压根就不认识的殄文记得如此一丝不差……

仔细看了看地上的殄文,虽说都认识,但却驴唇不对马嘴,大部分是一些标明方位与五行的信息,也好象是咒文,但究竟是什么咒还真没见过。

“师兄……你觉得……廖氏夫妇身上的,会不会是这些字?”张国忠道。

“不好说……”老刘头此刻也捡起了一块石头,在地上画了两个人形,“刘兄弟,你看,这是人的前胸,这是后背……你还记得这些字都写在什么位置么?”

看了看地上的人形,大手刘皱着眉头想了想,而后一一指出了各段殄文在人身上的位置。蹲在人形旁边,老刘头和张国忠大眼瞪小眼的琢磨了半天,也不知所以。“对了毅城,你说的那个小山洞在哪?”张国忠问道。

“我要是知道在哪就不叫迷路了…”张毅城一怂肩。

 “我知道,我带你们去!”大手刘紧了紧腰里的麻绳就要出发。

 “刘老弟…天亮再说…天亮再说…”老刘头赶忙一把拉住了大手刘。这时候崔立严从外边进来了,一看见崔立严,大手刘立即把带人去小山洞的事忘了,两步蹿上前一把抓住了崔立严的手腕子,速度之快简直比真正的“千魂魈”还夸张,“那个鬼长的像他!”崔立严还没来得及反应,大手刘已经“先下嘴为强”了,“但嘴再大点…眉毛比他浓…”刚才的话一句没差又是一遍。崔立严也认了,为了躲这事,专程跑到洞外吹了半个钟头的山风,这一劫竟然还是没躲过去…

———————————————————————————————————————

注解*:

大铁炮:既拳头。

请大家加入茅山道术的学习讨论QQ群:149754231   为了更多人分享快乐,请点网页左上角的分享按钮,把精彩大力金刚掌的神作《茅山后裔》分享给大家。

下一篇:
点此回到茅山后裔首页
上一篇:

第十四章 字尸有 2条评论
  1. 皇阿玛 说:-2013-10-15-

    大手刘好可爱

  2. 茅山后裔刻画人物惟妙惟肖 说:-2014-09-04-

    确实是啊,大力金刚掌的茅山后裔刻画人物惟妙惟肖 非常生动啊 赞一个

发表评论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