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RSS Feed
茅山后裔全集 茅山后裔1传国玉玺 茅山后裔2兰亭集序 茅山后裔3将门虎子 茅山后裔4不死传说 收藏本站
 茅山后裔5建文迷踪 茅山后裔6太平邪云 茅山后裔7大道归元 鬼灵报告之清微驭邪录 茅山宗师 屌丝道士 茅山遗秘
 茅山道士之灵异笔记 茅山鬼道 茅山鬼道之尸道

第二十九章 老爷子身份

大力金刚掌     发布时间:2013-05-02

张毅城跟在大手刘和艾尔讯的后面走进暗门,虽说也被门口一动不动的“铁锁尸”吓了一跳,但门框两边对称的奇怪图案却引起了张毅城的注意,“爸…!这个图案,我认得!”

“你认得什么!?”张国忠一皱眉。

“门口这个图案…”张毅城皱着眉头拼命的回忆,冷不丁感觉浑身一哆嗦“对!没错!就是这个!”

“怎么了?”看孩子语气有点怪,张国忠便站起身也来到了门口,只见张毅城正在一个劲的端详貌似能镇住“铁锁尸”的图案。

“爸!”张毅城把张国忠拽到了旁边小声嘀咕了一阵,听的张国忠也是头皮发麻,“老爷子?你柳叔叔怎么没跟我提过这么个人?”

“也没跟我说!关于老爷子这个名字,我是事发一年以后,才听蒙蒙说的!”张毅城诡异道,“当初柳叔叔办的那个文物案里,就有过这种东西,一左一右两边对称,有个死人,被这东西镇了一下午,晚上竟然在停尸房活过来了…”张毅城把当年亮子复活的事与李双全家的兔子不能还魂结果冲了李双全妻子身子的事跟张国忠说了一遍,“后来我听蒙蒙说,这个宅子的主谋好像叫老爷子,一直没抓住!听被抓住那些同伙的供述,这种奇怪的东西好像就是那个老爷子从某个秦朝的墓里头学的!”(见外篇将门虎子)

“秦墓!?”张国忠一阵纳闷,抬头看了看这间密室四周墙壁上的刻纹,“莫非是从这里!?”

“不对,好像从陕西地某个地方,当时那个墓里应该有两个尿盆。被那个老爷子挖走了一个!那个尿盆上就刻着这种东西!”张毅城表情诡并,丝毫不像是在说笑,而张国忠却听糊涂了。什么尿盆不尿盆的?“毅城,这件事,你还知道多少!?当时柳叔叔说没说那是秦国谁的墓!?”张国忠此时也挺郁闷地。心说柳东升这个人就有这么个毛病,什么事就爱藏着掖着,若非不到万不得已,保密工作做得那叫一个好!这么重要的线索为什么来之前不说明白…?

“这我就不知道了…”张毅城一摊手,“我哪想得到那天还能碰上啊?不过按后来他手下那帮人供述的,好像这个人作案是为了找什么东西…”

“国忠!”此时老刘头已经解开了“字尸”身上地铁链子,此时此刻,这个刚才还是活蹦乱跳的玩意似乎越来越弱,趴在地上己轻不能动了,“你来看者这行子…”

听见老刘头一喊,张国忠赶忙走到了“字尸”的跟前,只见这玩意虽说已经没有铁链子捆着了,但仍旧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不知道是被大手刘打的,还是这房间墙壁上的古怪刻纹有某种作用。

“身上刻的东西什么意思…?”张国忠低下头,开始仔细的观察这个“字尸”,只见其后背上有一道白刷刷的大口子,明显就是刚才被自己砍过的那位。而其身上的“字”,大体上跟大手刘回忆的差不多,基本上可以确定是殄文,但却不全认识。

“莫非外头留诗的人……是毅城嘴里的老爷子…?”站起身,张国忠一个劲的琢磨,“戴金双…老爷子…青龙赤血阵……茅山术…”瞬时,张国忠恍然大悟,“师兄!我知道戴金双是谁了!”

“嗯?”听张国忠这么一说,老刘头也是一愣。“怎么回事?他是谁?”

“戴金双,很可能就是茅山五子里的老四戴真云!”张国忠把柳东升几年前办地那个文物案以及自己前不久在泰山被袭击,本来对方完全有把握杀死自已,但发现自己腰里的掌教玉佩后却忽然离开的事(见外篇将门虎子)当着几个人的面说了一遍,虽说秦戈和孙亭有点不大明白,但老刘头却听得将信将疑,“国忠啊,摆铁竹阵留断句诗地人要真是老四,他为啥杀廖家两口子?况且咱们茅山教有祖训不让动墓葬,他要是还在乎掌教玉佩,为啥违背祖训去当盗墓头子啊?这年头修自行车都能糊口,他为啥干那些损阴德的事,还杀了那多人?”

“人可能总是会变的吧…”老刘头这么一问,张国忠也是有点不所以,“既然王四照能变成叛徒卖国弑兄,那戴真云恐怕也能为了钱铤而走险!”

“那也不对啊…”老刘头始终不肯相信,“这个老爷子和戴金双,要真都是老四戴真云的话,本事肯定在你我之上!既然他能去英国,那肯定更能去香港!连咱俩都能在老廖头那蒙个几千万过来,凭他的本事,随便怎么玩玩,千八百万也没问题啊!在大陆一边被通缉还一边去山东作案,犯不上啊!”

“难道你忘了梁小兰?”张国忠恍然大悟,“我看廖少爷拍的那堆照片上,这两个人好像卿卿我我的,莫非他们两个有奸情?他拼命挣钱是想讨梁小兰高兴?”

“你等等让我算算…”听张国忠这么一说,老刘头掰着手指头算了起来,“一五一十十五二十…不对啊国忠,梁小兰都六十多了,按乾元观给的那个师徒合影上的面相看,戴金双要真是戴真云,到现在也应该七十多了,你说他们两个…还能干那事吗?”

“应该没问题!”孙亭虽说听了个不明不白,但此刻碰上黄昏恋的问题倒来了精神,“最近美国有一种新药叫Viagna,听说能让70多岁的人勃起!”

“Viagna?”老刘头一愣,好像有点高兴,“管那个的?怎么卖…?”

此时站在旁边的秦戈实在是听不下去了,十分故意的咳嗽了一声,张国忠也才反应过来,当着孩子的面,一帮大人研究什么呢这是…

“爸!我说你们太能跑题了吧…?”张毅城脸都白了,“我刚才说的明明白白,那个老爷子的同伙供述,他盗墓好像有目的,好像是找么东西,你们怎么搞地‘黄昏恋’上去了?”

“目的?盗墓能有什么目的?”张国忠一皱眉。看了看门口镇住“铁锁尸”的奇怪图案,“莫非是为了这个?”

“我觉得咱们应该在这挖一下…!”秦戈始终坚持自已的观点,“张掌教,我听说‘赤硝’这种物质在茅山术里有特珠的用途,这里无故放了这么多的赤硝,还有一块石碑,难道你不觉得怪?”

“这…”秦戈这么一说,张国忠忽然想起了当年李村那个埋“赵乐”的“火炽局”,按理说,赤硝不论在哪朝哪代,都是非常昂贵的矿物质,价格曾一度超过黄金,赵乐的墓葬虽说事关后晋宝藏、但朱棣埋他时也仅仅是用土混合赤硝,而并非全用赤硝。比起明朝,秦朝的生产力应该落后很多,而这个密室里却弄了这么多的赤硝,莫非也是为了埋什么东西?或者说,赤硝在素朝并不昂贵?

“我挖挖看…”这时孙亭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了一把折叠铲,二话不说开始挖了起来,没挖几下,便挖到了一块硬东西。大概又挖了十几分钟,把周围的赤硝清理干净后,只见一块一米见方的青石板从厚厚的赤硝层下渐渐的露了出来。

“果然有问题!?”把折叠铲放在了一边,孙亭刚想伸手掀石板,却被张国忠一把拦住了。“用赤硝盖着…底下应该有东西…”

“莫非…写诗的人是从这里升天的?”秦戈好像还惦记着升天的事,“你们看,按张掌教的分析,掘墓三尺,本无意升天,有道自然离…升天在掘墓后边…”

“秦先生…纵使我道门有升天之术,也不可能在这里…,留诗者想必也知道这点…”张国忠对秦戈的“升天情结”也无奈了,“按我分析,很可能他们先前并不知道这些赤硝下面埋藏的秘密,之所以他们挖过这里的赤硝,也只不过是为了摆‘青龙赤血阵’而已!整个磔池的水脉都是相通的,而水源便是咱们进来时那个‘天门’处的泉眼!摆‘青龙赤血阵’水流必须流通,既然他们进来时把天门的‘泉眼’堵上了,那么到这里发现有赤硝可以摆阵后,肯定会冒险回去再把那个泉眼打开,那首诗很可能是他们冒险回去打开泉眼的时候留的!”

“那为什么咱们进来的时候泉眼还是堵着的?”秦戈似乎对这种解释不太相信。

“这…很可能青龙赤血阵不能完全治住这些怨孽!”张国忠道,“水主阴!但混合了赤硝的水就深属阳了!倘若泉眼不堵上,继续源源不断地向磔池内的水脉中注入新鲜泉水的话,青龙赤血阵的效果可能会很快消失,所以在青龙赤血阵摆完以后,需要再次堵上泉眼,以延长青龙赤血阵的效果!”

“那咱们摆一个青龙赤血阵,岂不是也能平安出去?”秦戈问道。

“不好说…”道理都讲明白了,张国忠的眉头反而也皱起来了。

“为什么?”秦戈不解。

“就像你分析的‘待到赤血洗清渠,水畔有红泥,掘墓三尺,本无意升天,有道自然离’…赤血在前,掘墓在后,升天最后,如果这个石板下面真的有什么秘道的话,他们摆完‘青龙赤血阵’后,应该下去过…”

听张国忠说完,众人不约而同的端详起了赤硝下面的这块石板,虽说不知道究竟有多厚,但光凭面积而言分量想必不轻。

“国忠,要不,咱也摆个青龙赤血阵?”老刘头虽说嘴上在和张国忠说话,但眼睛却一直盯着石板。

“是啊张掌教,如果那样能逃出去的话,我觉得咱们也可以试试…”秦戈也开始添油加醋。

此返回茅山后裔之不死传说 目录:http://www.maoshanhouyi.cc/disibu

下一篇:
点此回到茅山后裔首页
上一篇:

发表评论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