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地圖
|首 頁

新聞中心

News Center

集團動態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集團動態

征途私服

時間:2020-10-29 20:52:13
      ▌░ 【▌░ ▌░ 【▌░她認真地點頭,又想想起什麼般道:“你說的亞洲區總裁是陸姐姐吧?可是我聽說她最近不在海城啊,好像去了美國,姑姑生病了,跟憬珩哥哥一起去的。” ☃▤♨征途私服“【太太客氣了,您有什麼盡管說。” ▥☂☁◁◀ ◁◀畢竟她之前拒絕過他太多次,有些話說的也太堅決了。 ▄┲▣征途私服✚ ✚ ✚═ ✚季琳一臉感激地道:“謝謝譚小姐。” ✣—▄▅ ▅ ☀▅ ▅女孩兒聽著厲憬晗連話都說不出來就開始哭了,心下一沉。 ♭▇—他真會說話。 ♩あ◀】 】✣聶詩音清楚地記得那一刻,他連回答她的問題都沒有,沒有任何的解釋,直接抱住了一直想要親他吻他的慕槿。 ┻▄┻☇ ☇► ☇ ☇►雖然說被騙了這麼多年,可到底是在自己身邊待了這麼多年的母女,是應該會有點惻-隱之心的吧?! ⊱★★ ♨★她說完,瞪了一眼聶詩音之後跑出餐廳。 ►☢▄
      ◀━ “哦哦,好的,你抱吧,多久都可以。” ┳█⊙✥ ✥→ ✥ ✥→她笑:“哪配不上了?” ▀【☃作♬為商人,♩厲憬珩對數字有著天生的敏感,陸輕歌的十一位電話號碼,在他們第一次通話結束時,他掃了一眼就記住了。 ︻☼▩孟嬌立馬搭話:“說起這個,我也很好奇呢,你說你的業績做的那麼一般般,當時我一直想不通,怎麼就成了主管了?原來背景那麼強大啊═!” ┻▶⋚ ⋚ ▷⋚ ⋚teresa眉梢微挑,看著聶詩音,笑意和善:“其實我回來,主要還是給歌兒過個生日,至於工作上的這件事情,我打算全權交給歌兒處理,她喜歡誰就跟誰合作,你或者……厲氏,我都ok。” ☋┳☁不是┳說紫紫之前是自己的貼身保鏢嗎,連她都不認識霍淩宇,八成是個騙子! ❁┳◀聶詩→音抬眼,對上厲憬珩寡淡地看不出多餘情緒的眼睛,壓唇道:“多謝厲總提醒,但……我和江先生以及蕭公子的關係,還沒有到那樣的地步,既然沒有可以支撐他們幫我的交情,那我也是不會找的,而且我一貫堅☢信一個道理,求人不如求己。” Ю☇⋌ ⋌☂ ⋌ ⋌☂“別……那個……宴會上沒發生什麼事吧?” ┻☂♩☂ ⊰她很堅持:“別廢話了,給我擦幹淨。” ❣▌░⋚陸︻輕歌說這些話的時候,厲憬珩全程盯著她看,看得她有些毛骨悚然。 ♫┣★征途私服宋時皺▥眉,抬手把女孩兒拉到了自己身後,看向嚴傑,語氣不怎麼善意:“嚴董?” ❦╬┻◄ ┻陸輕歌,“……” ☊☢一“哼!▧” ⋛☠█江竹┻珊也不知道自己怎麼了,開口的第一句話就是:“壹號公館裏應該有專門的健身室,你今天去健身房⊙,是為了跟那個嚴淑兒一起嗎?” ♩一▇ 譚起☪雲自然而然地牽起了她的手,朝電梯口走去。 ☏▇▩“不┳狠一點,怎麼達到目的?” ✥◇☆話落┳,她就屁顛屁顛地走到沙發旁收拾了自己的東西,離開了。 ❁▒▩▄ ☣▄ ▄ ☣▄江承禦沒什麼意見,隻是瞥了他一眼,似笑非笑地問道:“是厲老要求的補請婚宴,還是憬珩你自己決定的?“ ぃ▄吃過▦飯之後,他們回了三人宿舍。 ▣═▇✦❉ ▷✦❉聶詩音要和江承禦退婚的消息已經傳遍了大半個月名流圈,電話那端的林總大概多多少少也聽到了一些。 ★✥━═ ★═這讓沒有出席溫茜生日宴會的嚴淑兒看到了。 ☭☆【
      >> ┈ 她孤零零的,從來不知道歸屬感是什麼東西。 ❧▣☁ ☁☭ ☁ ☁☭厲若思下意識地否認:“沒有,誰跟你說我想你了?!” ⊱$ぃ▶☋ 陸輕歌抿唇,不說話。 ☪▨-► 女人☃嗓音低了下去,手指向坐在沙發上男人,咬唇:“…☁…他。” ━═於☣是把電話達到了溫茜的手機上,告訴了她蕭展請假的事情。 【£>> ┈征途私服┳♪ ┳♪她紅唇停在那裏,整個人都不動了,唯有眸光閃了一下,似乎透著幾分……後悔和心疼。 ☢→☆話☭音落下之後,她緊接著開口了:“我一向很有禮貌的,但教育我的人沒告訴我禮貌這種東西需▀要在你這種人麵前體現。” —❀❃ ═❃ ❃ ═❃“江竹珊,你高中的時候是早戀,早戀懂麼?還指望那家夥來家裏吃飯?問出這樣的問題,我看你不是失憶,是徹底蠢了!” ◈┻【┳ ═┳ ┳ ═┳回過神之後,女孩兒看清楚了手機屏幕上蹦出的來電顯示——哥哥。 ═一✥✣ ✣✄“……” ⋛⊹【☀ ☀但❂這一次,實在是所有的誤會都擠到了一起,也許是上天在考驗他們吧,矛盾鬧了這麼長的時間。 ⊙☄⊹▥ 一 ▄江承禦,“……” ▇┲陸輕〓歌“啪”地一聲把收拾好的餐盤重新放回了餐桌,瞪著男人反問:“和我說句話就是浪費你的時間了?那你怎麼不娶個啞巴進門?” ✲✪☣┻ 【┻聽完他的話後,袁豐愣住,不禁想他們家總裁這是要幹什麼? ✚═✲═ ═ ═ ☜═“嗯。” ✲❈◇⊹┻ 戀愛是什麼感覺,他們以後會和什麼樣的人戀愛,這些事情,日後會有答案的。 ◘♫厲憬珩聽見┣蘇悅提蘇鬱,臉色就陰沉的不行,他聲音裏帶著慍怒:“蘇悅,我記得不止一次地提醒過你,如▄果是蘇鬱,她不會做出那麼愚蠢的事情。” ♫❈ ❈ ぃ❈ ❈那天厲憬珩說了明天見之後,就再也沒出現了。 -┳┳☆ ◀☆ ☆ ◀☆她看見厲憬珩在沙發旁站著,自然而然地走過去挽住了男人的手臂:“阿珩哥哥,中午陪我一起吃飯吧。☂” ▨☞▆☢ 可是傳入耳中的時候,卻以最快速度掀起了驚濤駭浪。 ┻☋☏——今天發新書,白天才能審核出來估計,晚安啦。—— ☂❈═
      “你怕☎誰?” ★あ☎…… ◁ 一⊹█あ 三十═分鍾左右,保時捷停在了陸宅。 ▄❈✣❈ ▦ ❈男人低頭看著懷中女人安然恬靜的模樣,心底溢出絲絲柔軟。 ⋌❁【┻ 收回☂思緒,女孩兒在她對麵坐下:“可是他又沒有跟過來,機會我想給也給不了啊。” 一┱-父▄女相認,場麵一度煽情。 ❁☣★☂♭ 淩晨十二點,一個頗具影響力的八卦微博大號爆料了蘇鬱懷孕,孩子被其生父秦銘弄流產的事實,爆料的帖子上,還貼了幾張清晰度不是很高的照片,像是從監控錄像裏截下來的照片。 ▒☋▶๑ ๑♬ ๑ ๑♬可她太累了,直接倒在床上昏睡了過去。 ☁◀:▄ █ ▄江竹珊把自己的手從他掌心抽了出來:“你……騙我?” ⊹♨︻£溫茜笑起來:“好巧啊,那你在哪呢?我們見個麵我介紹我姐姐給你認識啊,我們長得一模一樣,你看見了一定會覺得很神奇。” ❧══-┣ -┣她和往常一♫樣忽略了她這個嫂嫂,盯著譚起雲道:“哥,以前是我錯了……” ☼$✄♭ ✄♭什麼?! ♪┻♪ ♪❧ ♪ ♪❧譚起雲似乎是覺得讓她一直胡思亂想不太好,萬一什╬麼時候他一個不注意她真摔倒了▌░怎麼辦,所以盯著女孩兒落下了兩個字:“很早。” ▦❃ ❃✄宋時明顯已經沒有什麼耐心了。 ━┳一 ▄┳ ⊰ ┳他沒說話。 【◁☆“那嚴═小姐應該挺恨我的,搶了你喜歡多年的男人。” ☋▤♭♪═ 宋寒的聲音適時響了起來:“哥,我能去宋家別墅陪爸媽過個年嗎?” ❁✦❉▄這┳【 ∝不就是變著法說她不好伺候嗎?! 【☀▆離婚♨了…… ☀—☼❈ 哈▷?! ¤~.~═❃ ❃ -❃ ❃兩姐妹的早餐還沒有吃完的時候,別墅的門鈴◇響了。 ⋌╬
      女人✿話音剛落,空氣裏突然響起一陣手機鈴聲。 ◇◈~.~—→ 但人生麼,偏偏總是充滿變數。 ︻【═宋時對▣她的反應毫不意外。 【❈】☂】 宋果搖頭,不緊不慢地道:“沒啊,隨口一問,你要是不喜歡化妝的女生,就可以去喜歡其他人了,因為我以後想化妝的時候還是會繼續化妝的。” ▀☣▄┻ ┻“【我推的。”那個男生站了出來,另一個女生有些意外地看了他一眼。 〓Ю$▌░ ▌░ ▄▌░ ▌░而後,才一臉懵逼地開口問他:“你這話什◁麼意思?” ☁☪征途私服❦▄ 想到這裏,溫茜的下巴和膝蓋拉開了距離,她看向了房間門口處,想起昨晚男人的那句他淩晨兩點飛米蘭的飛機。 ☃▇♨⊰ ~.~ ⊰“好了我知道了,你快打電話呀,我要評評理。” あ☜▧】✄☆┻✲の車窗外偶爾有風吹過,路邊的霓虹燈閃耀著。 ๑❀♬✲⋌ 而慕澤眼裏的情緒就更加複雜了。 ✥❀>> ┈◇ ◇◘ ◇ ◇◘蘇鬱皺眉,沒有開口說同意。 £-一征途私服あ ☎ あ陸輕歌在曲解他! §~.~☀═ ═“【一見鍾情。”話落,傅羽薇緊接著到:“聽起來可笑又俗氣,但卻是是這樣,別人說一見鍾情鍾的往往是臉,我也不否認,他很英俊,氣質不凡,站在人群中,一眼就能脫穎而出,我喜歡這樣優秀的男人,沒什麼好掩飾的。”: ═┳┳ ┻┳屬於男人的聲音很快在空氣中響了起來:“剛才和溫茜吵得時候不是挺能說,現在怎麼不吭聲了?” ❃▨:❈ ❈ ┳❈ ❈蕭展輕笑,盯著她的臉故意說道┻:“你啊,就是太聰明了,女生太過聰明就顯得不可愛了。”✣ ✿❧ ❂他一臉嫌棄,直接放下餐具起身離開了餐廳。 ︻◎一▄☠ 顧恒扭頭看了她一眼:“認真起來,怕嚇跑你。” ▄▇☋▄♬ 她覺得自己好像是聽到了一個很可笑的笑話一般,冷聲道:“江總,你想的太多了。我現在看你實在是沒什麼碰的欲一望,別說吻了,連咬你都沒有一點衝動。” ✲⋚═✦❉ -✦❉“再次提醒你。” ☞一 ▄▷ 陸輕┳歌想了下,回了過去。 ☆❣┣
      ❦ 陸╬輕歌笑了下:“看吧,你生氣了?” ▤—▇☪ ☪◘她這是,準備扔下他,┳自己一個人去厲宅?! ☇❁♫ ♫她❣說的理所當然,她沒有回答他的問題。 ⊹✥▇ ▇ ▇ —▇厲憬珩嘴角是溫和的笑意,攔著陸輕歌的肩膀走到沙發出坐下,耐心地跟她分析:“不是,是我作為一個追求你的男人,心甘情願幫你而已,如果我沒插手這件事,你也會有其他的方式達到自己的目的,隻是時間問題。就像對我來說,你跟我複婚隻是時間問題,中間用什麼樣的方式可以決定這個時間的長短,但不管怎樣,結果都一樣。” ✄▄▶Ю▶ Ю▶他挑眉:“怎麼,你擔心靳子衍?” ☁✲☪┻ ⊹┻話音落下,他低頭俯視著身邊要矮他一些女孩兒,薄唇張合落下兩個字:“想你。” ▤┳︻︻ ︻ ︻︻ ︻發過去之後,她等了好一會兒都沒有回複。 ▇の☊他可以▄拿捏準這一點,但是拿捏不準如果江承禦別有用心,那作為他的親生妹妹,江竹珊是會站在他這一邊,還是江承禦那一邊。 ★—☂江竹¤珊看向上官露:“你還想幹什麼?” ♩►あ¤ ¤ ¤═ ¤女人輕嗤,抬眸對上他的視線,甚至還微微挑了眉:“江總,你腿都廢了還想耍流氓?” ═☣☁┳順便,抱著她的手臂☁也鬆了。 ♪▄女⊙孩兒看著他,原本迷糊的意識好像瞬間清醒了幾分:“你……你幹什麼?” ▇あ〓═§ 隻是—— ☁┲-❁ ☂二樓那間她曾經睡過一晚的臥室,燈亮了。 ◈═█▦ ▦═厲若楠卻雲淡風輕地再次開口:“喜歡一個人,是想要和她發生肢體接觸的,我想牽你的手,很正常。” ☣❧┳┳【╬ ∝ ┳【╬ ∝ ┳【╬ ∝ ┳【╬ ∝宋時親了下她的紅唇,寵溺地道:“嗯,你沒有,至於我麼,身嬌體軟的太太在床上躺著,我舍不得不回來。” の-♨◇ ◇兩▇個人又聊了一些,但是已經是和顧恒無關的話題了。 ┻▆✲▶ ▶ ❁▶ ▶溫茜一臉毫無防備的笑容:“如果可以,我當然是不想操心那麼多事情了,但是就像你說的,這是我們應該做的事情,所以我也會做好的。” ❁一⊱她咬唇☪,不說話。 ━】一┳ ▄ “說來話長,這些事情太█複雜,你不適合知道。” ⋌☀▧ 她作一勢就要去捏男人的臉,可是還沒碰到手就被截住了,他拉著她的手貼在自己臉上:“男人的臉,不比女孩兒的,你捏不出什麼名堂。” ¤┻▇
      ☆ ☆ ☆┳ ☆“Ю我結婚了啊,結✥婚了除了丈夫是不能喜歡別人的。” ┱◎ 這━時候,玄關處傳來一陣聲響,江竹珊瞬間繃緊了神經,倏地一下站了起來,抬腳出了餐廳,站在門口朝玄關處看去,看見宋時正在換鞋,她主動開口道:“老公,你下班了?” 【▶▄【 【 【 ❣【宋時抬手握住女孩兒的肩頭,將她抱在自己懷裏,對上蕭碩的視線:“你,以後離她-遠點。” ◀▨═ ═ ═ ☣═下一秒,她瞬間從床上坐了起來:“譚起雲,你跟我之間的事情為什麼總要牽扯沈斯年,他哪裏對不起你了?” ☠▥═征途私服: 溫茜煞有介事地點了點頭:“答應啊,不過吃過飯之後可以再看個電影嗎?” ▄▌░┳♪ ⊹♪他摸著女孩兒的臉蛋,聲音裏透著可見一斑的溫柔:“我告訴他我們打算要孩子,爭奪奶奶手裏的股份。” ︻▅】 】 】 ⊹】這無非就是鬼迷心竅的前奏。 ▄☇>> ┈┲ ◀►▶Ю❃⋌ 這無聲之中似乎是代表著她和聶詩音之間有趕不到的差距,她永遠不可能成為聶詩音那樣的女人。 ▌░☢┳✲ ✲ ⊙✲ ✲生氣了嗎? ▄☄あЮ 陸輕歌,“……” ►☞Ю┳ 江竹▩珊覺得,這大概算是她失憶之後最瘋狂的一次了。 ◈⋌⊱❁§ ❁§總裁辦的員工很恭敬地跟宋時【和江竹珊打招呼,叫的都是:“宋總,宋太太。” ◁✿┲ ┲江▤承禦有恃無恐:“你如果生氣,中午不帶你跟於卉一起吃飯。” ⊙☂┳⋛ ❦⋛厲憬珩的眼底似乎因了她這一句話掠過一絲星光。 o┲☜☁ ☁“⊰怎麼不拒絕?” ✤【▒▩▒ ▩▒但這件事,無可厚非地傳到了還在美國的江承禦耳中。 ☊═▨宋果═又發過去一條消息。 ☎【︻她也不⊙需要他因為自己放棄這麼好的機會,所以女人淡淡道:“一樣沒意思。” 一▤❂▄ ✤▄ ▄ ✤▄她這個哥哥,真的是寵她寵的沒有下限。 ¤☜】◈ ❁◈“好。” ☪█๑
      ☋ “☋路上慢點。” ┲❀✲一 一是¤在叫她嗎? ❀★═☀ ☀她▇挑一逗般舔了下他的手指:“喜歡。” ☁◘☆┱ ✲ ┱聶詩音撇撇嘴,唇齒之間溢出不怎麼滿意的歎息聲。 ☇Ю┻☀ “沒有,這是我的條件,你如果不答應,那就繼續冷戰吧。” →◈✥◀☆ ◀☆收回思緒,聶詩音看著江承禦,挽唇道:“我想一想吧,我想明白了再告訴你。” ┻═▷の ☋兩個人還在玄關處站在,門都沒有關上。 ┳【 ∝✦❉♭☠£╬☂【♩ ♩┳ ♩ ♩┳“你確定你不是為了讓我和她離婚在糊弄我?” ☄▇︻☄ ☄ ☄♨ ☄他麵無表情地道:“對,喜歡看你不¤滿想反抗卻無能為力,到最後隻能乖乖聽話的毛病。】” ┳他把█那隻遞出去的煙收回,然後去摸火機,準備點燃的時候,腦海裏突然浮現出厲憬晗的話—— ❂一◀征途私服┱ ┱┳不知道男人是覺得咖啡苦還是怎麼,搖了搖頭。 ◁╬の【【 “好的。” ═✿☇┻ ┻女¤孩兒一臉不喜,瞪了他一眼:“你管那麼多幹什麼,我自己會回家,不需要人接送。” 】═✦❉✪ —✪ ✪ —✪她這話一出,男人笑出了聲。 ━┣♩☀ 大概是因為那個禮物,江竹珊心底對他的怨氣消散了不少,沒有拒絕他的親近,靠在男人胸口,溫和地道:“老公晚安。” ❀━一 ▄征途私服他═皺起了眉,但臉色還算平和:“說實話我不了解他這個人,但是如果是你說,他應該會信,畢竟你是唯一的見證人。” ◈▇✥▇ 他大概可以判斷出兩個人是有了口角之爭。 ◄✪✤★ ┳ ★下午三點的時候,女孩兒接到了一個陌生來電。 一—▌░一⋚ 頭發紮成了一個簡單隨意的馬尾,額前是類似偏分的劉海,看起來約莫二十七八歲的樣子,長相算是氣質出眾的,隻不過跟她比,差了那麼一點點。 ┱>> ┈❦♩ 而厲☀憬珩的聲音也響了起來,他柔和地眉眼盯著身邊的女人▥,沉穩的嗓音響起:“teresa,希望您盡快好起來,親眼看看這往後餘生的日子裏……我是不是會好好對歌兒。” ┳▣♪ 男︻人長身玉立,站在床邊,雙手放在西褲的口袋裏,盯著她的眸光深不見底。 ═【▇☃❂ ☃❂他緩緩抬起一隻手,想去摸一摸麵前這個女人的臉,感受一下曾經那個乖巧柔順的厲太太。 ┳♨▆Ю “嗯。” ♭┻✲❧ ❧她,“……” ♭╬>> ┈▄▩ 她不死心,眼看著優秀可愛的弟媳又成為別人家女朋友的趨勢,這個不爭氣的弟弟還是一副要死不活的態度,急死她了。 ═❧┻男人✄的動作夾雜著幾分怒意,吻著她的時候很用力,甚至他☣覺得用力還不夠,慢慢演變成了撕咬啃噬—— o☃【 【の溫茜還沒說話,蕭展就轉了身,那身影跟來辦公室的時候完全不一樣。 ♫⊹〓⊹ ⊹☄蕭展懷裏的姑娘還配合地掙紮了一下,外加輕哼一聲以示不滿。 ▒❧£▩ ☆▩他和厲憬晗雖然已經坐下了,但兩個人的手還拉在一起,聽見譚露的話,也沒有抬頭看她,隻是淡聲問道:“你想聽我說什麼?” ☀~.~▩
關閉
關閉